黃偉德

www.GentleMedicine.info

Pandemic of the Unvaccinated, or Pandemic of the Vaccines?

發布於


Source: https://www.cbc.ca/news/world/us-covid19-trends-cdc-delta-1.6105503

Pandemic of the Unvaccinated, or Pandemic of the Vaccines?

近日的幾個鬼故事,姑且聞之,不必相信。

  • 某先生的肌肉偷吃毒苗後,性功能下降、常草草了事,性情暴躁,太太在行房後也感到有莫名的情緒低落傳了過去。
  • 某年輕女生,平常為運動健將,毒苗後的月經異常,顏色偏瘀,整個盤腔附近肌肉常感抽緊。
  •  某醫生在接觸毒苗後遺病者,深入交談後,也感受其心脈輪之不順暢,醫生自己也感到能量大降,要花了大半天去處理。
  • 也有朋友說,招待剛接受毒苗友人來訪後,自己感到烏雲濃罩。
  • 各大網上討論區,都滿是「沒有直接關係的接種反應」

我不知道這類情況,有多普遍,但幾乎每天看到,毒苗的包裝盒沒印出的,很肯定有很多 off label "uses"。這些,大概也沒有量化、客觀量度之標準。

重點是,其實任認真的臨床工作者都會發現:毒苗影響,不只在身體層面,也在心靈、精神層面;毒苗影響,可以非物質地傳播,不需要很親密接觸;毒苗影響,是可以處理的。我不會建議任何人為防疫的緣故去接種毒苗,如果為工作、生活、外遊緣故要選擇毒苗,以下是個人的不科學的應對方法:

一,金光金字塔: 每日出街前,觀想結界,將任何毒苗 屏障在個人的金光金字塔之外 (甚至是看蓋毒苗能量 遇金光而消散) ,自己願意時,可以看見、感知毒苗的存在,但絕不容許自己受其干擾身體、精神、靈魂。正常狀況下,只無視毒苗的能量。

二,個人及同道的觀察:當下的毒苗所呈現了的信息 (干擾),是「放棄堅持」、「死神來了,死亡近了」、「人失去了神聖 (holiness)」、「心 (心臟或心脈輪) 栓塞,失去對生命的真感知」、「喪失意志」。如有看到親朋中遇到這種能量,可詢問其毒苗史,並採用任何你懂的方法,將些「外來能量」清洗掉,「我釋放走所有不屬於我的東西」。當然,會出現狀況的人,很可能本身早已隱藏「死亡的意願」 (death drive) -- 此需另文再談。

三,武肺病毒 本身是廢的,倒是毋需理會,洗手、酒精、口罩都也沒必要迷信。所以,前述的金光金字塔也無需特別觀想去阻擋它。

四,如果,你心量強大的,可為自己立願:我願意跟舞廢病毒交手,反正不會動我分毫,然後我會製造出抗體,共享真抗體,共享真免疫。

五,基本點:自己多接觸大地,多見太陽光,多海水浴。嚴重狀況的,可用其他方法做個別處理,順勢療法、古中醫學、脈輪能量清洗,但都應該要個別individualized treatment,沒有單一療劑適合所有人。

美國高級醫官說 pandemic of the unvaccinated;友儕間看到的,卻是 pandemic of the vaccines / vaccinate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