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德

www.GentleMedicine.info

心事

這幾日,好多香港人 好有心 好關心 心臟健康,我又去溫下書,睇下心臟/ 血管病係甚麼一回事。「血壓」之形成,有血液與血管壁,血液是生命的流動、力量,血管壁是其載體、約束、限制。高血壓者,既自我約束 (血管狹窄、收縮),血液又 (相對)猛力衝擊;低血壓者,放棄約束,缺乏生命和突破的動力。

這幾日,好多香港人 好有心 好關心 心臟健康,我又去溫下書,睇下心臟/ 血管病係甚麼一回事。

高血壓與低血壓。「血壓」之形成,有血液與血管壁,血液是生命的流動、力量,血管壁是其載體、約束、限制。高血壓者,既自我約束 (血管狹窄、收縮),血液又 (相對)猛力衝擊;低血壓者,放棄約束,缺乏生命和突破的動力。

低血壓,最終可能會昏迷、失去知覺,結果迴避了衝突和所有挑戰,自身的「虛弱」成了托辭。有趣的,暫時紓解低血壓的方法,是適當活動,給予心臟有點工夫去做, 沐浴、皮膚乾擦 (dry skin brushing)、緩步跑、游泳、冷熱水浴等。

高血壓,暫時緩解的方法,讓其接觸觸動的內在情緒 (或憤怒、或狂喜),將其引發疏導。否則,結果就可能爆血管爆破,在心臟,心肌梗塞;在腦,腦中風,都是對生命重重一擊,即使不死亡,作用,都是上蒼的當頭捧喝。

心肌梗塞者,感到心翳、血管「塞」著時用的「舌底丸」,大家知道,那其實竟是炸通血管的小炸藥嗎?

當然,只有不再感覺、硬起來、冷下去的心臟,才會爆破。太堅硬的心肌,才有可能會栓塞。柔軟、溫暖的血管,流暢的血管,皆沒有破裂的餘地,

正常的心臟和心跳,沒有儀器,沒有自己或醫師親切用心的把脈,不會察覺,是生命很自然的事。心臟有事,會心翳、心悸、心律不齊、跳得太快,心臟的主人一定會知道。世間卻有個病,叫心臟病焦慮症 (cardioneurosis),相信自己有心臟病,強要醫生做這個那個診斷,廿四小時戴著智能手表去監測,此「病」逼使「心」的主人時刻聆聽「心」的狀況,不要做太多太少,誠惶誠惶地活著,深怕看少兩眼,心臟會遠他而去。

所有心臟的疾病者,都可以撫心自問:

一,我的頭腦和我的心臟,我的理智和我的感覺,是否作和諧?

二,我有否給予自己的真心 足夠的空間,有否信任讓其表達?

三,我有否全心地活,抑或只用了半個心?

四,我的生活,是否願意完全讓生命韻律所引動,還是想用規矩、嚴謹的外物所控制 (e.g. 心臟起膊器) ?

五,生命有足夠火藥去燃燒嗎?

六,我有聆聽自己的心嗎?

.

.

(讀書小筆記,演譯自"The Healing Power of Illness" by Thorwald Dethlefsen & Rudiger Dahlke. 中譯:《疾病的希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