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德

www.GentleMedicine.info

「上呼吸道感染疫潮」與停課

發布於

為甚麼政府因為上呼吸道感染 (aka 傷風) ,要全港停課?

為甚麼孩子生病,很多不能上課 ?

兩個問題,兩個主體,但拉闊鏡頭,也許是同一件事。

平常孩子「生病不能上學」的最大原因,就是心底裡不想上學,嚴重地不想上學,覺得上學校是無聊事、戇居事,也有害怕考試測試,又或者,會有被同學欺凌,被老師欺凌。於是,靈魂製造了「疾病」作為藉口,請病假不上學。

大規模的不能上學/ 不願上學,就不只是個人事件,是集體事件。由身心靈醫學、教育社會學的角度看,我會說是制度性的欺凌,institutional abuse。

現今孩子不能上學,但絕大部份沒有重病,即是沒有想死欲望,沒有對生命放棄,只是新生代的靈魂對學校制度的抗議,目的在喚醒父母、政府、世界,我們要擺脫掉舊制度,教育要換個方向。

近一星期,我的診所裡多了些小病人。其中一位,很有代表性,我們叫她 A 小朋友,七歲,病了幾天,喉癢,食慾不振, 睏倦,小便時有些痛,尿頻,看過西醫,疑為尿道炎,服用退燒藥於是已退燒, 已請假三四天。在我面前時,我再問她有甚麼不適,她說,睏倦,輕微鼻塞,耳仔塞著,耳仔裡還有壓力感。 我問這位媽媽,她最近的學習情況,媽媽說,學校停課 (網課)近半年,這個月來,為追回學業,稍為多了補習,準備下月的考試.........

考試、補習、耳仔有壓力。

我的詮譯:外面給她的聲音,很有壓力。同時,採用傳統順勢療法分析,按具體症狀總體處方順勢療劑,她服用後五分鐘,喉癢、耳塞、精神都顯著改善,但此非本文題旨,細節不贅。

由此代表個案,推而廣之,學童不能上學作為一件「集體事件」,一方面是為參與其中的學生(藉著微恙之名)而疏解了個人的壓力,同時也是集體對制度的抗爭,或和平起義。

近一年來,聽說不同的另類學校都變得非常受歡迎,查詢者眾。這大概是香港人都知道的原因。現代西方教育的功能,本來是知識傳遞、文化培育、獨立思考、社群生活等,每個功能都在丟喪,傳遞的不再是多元、客觀的知識,培育的不再是理性、邏輯、文明,思考不再可以獨立,社群不再可以互相信任,今日香港的學校變成極危險的「處所」。

也許,我們也可以同情地理解,衛生官員、教育官員,學校停課的事件中,他們也只是扮演人類文明進化劇中的布偶。靈魂的層次,所有學生、教育工作者、公共衛生官員,都是在合力瓦解舊制度。

這也二零二零年的歷史意義。

大家都發現,沒學校,父母要生要死,但返學扮讀書,卻不知所為何事。

送中條例,提出來時,大家很驚;打了一年,條例死了,但多少人也已被送中死了都不得而知。法律、憲制,成為雞肋,議會有險可守,是笑話,是meme圖。

選舉,香港人沒有份,於是投射去美國的總統選舉;
新聞自由,香港的媒體被紅色怪獸侵蝕吞噬,也想投射到美國的大媒體、臉書、推特;
然後發現,美國總統選舉的作弊,跟第三、四世界國家不遑多樣;
美國的大報,都偏袒個別候選人及某些利益集團而醜態盡露,
曾經號稱don't be evil 的Google,佯裝 fact-check 的 Facebook,
也華麗變身為big brother, 甚至而晉級成慌言生產者,
刻下的美國總統選舉的法律訴訟將會沒完沒了,
人類對民主選舉的制度失去開始懷疑;
隨時對民主制度背後的honour system 也崩盤。

教育、醫療、民主、選舉、自由、媒體,
現代社會的幾個主要支柱,
都一一崩塌。

你還在問,
孩子不上學怎麼辦?
傷風流鼻水怎麼好?

時代的革命,是教育、醫學、政治、文化、媒體,
每一個舊制度,都必先會倒塌,然後才會有革新。

大家當然不想流血,
而現在,
就是孩子在發聲了!

而現在,就是孩子在發聲了!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