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MoonTheatre

关注艺术与创意体验 创作即呼吸,创意即空气 公众号:月球剧场

同途EP02 | 186位老人用一场展览讲述社交孤立:“我们仍在这里”

当你只有三枚硬币,你会选择投在哪里:房租,通勤,医疗,娱乐还是饮食?  

20岁的你会如何选择?

如果是85岁呢?

“我们仍在这里”展出设计的投币箱

不久之前,我在圣克鲁斯艺术与历史博物馆(Santa Cruz Museum of Art and History,简称MAH)遇到了一场从老龄化的角度讲述社交孤立(Social Isolation)的展出:我们仍在这里(We're Still Here)。这场展出由当地186位老人和社区的提倡者共同策划和举办,他们通过互动展品、情景再现和故事分享的方式,传达了圣克鲁斯老年人在个人和社会层面的共同焦虑。

  • 老龄化社会下的社交孤立

与“孤独感”和我们在疫情中所经历的“社交隔离”(Social Distancing)不同,社交孤立指的是与社会之间完全甚至近乎失去联系的状态,不仅仅在心理上会产生孤独,更多是强调被动失去在社会关系和与人的联系。社交孤立会发生在各个年龄段,促成的原因可以包括疾病、家庭危机等。这其中,衰老导致的社交孤立则更加棘手——老人不仅会因为个人健康而面临多种不便,也更容易受家庭结构变化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在社会层面,政策、医疗和公共设施等——比如对驾照持有者的年龄上限和视力的限制——也会成为社交孤立的诱因。

现在,圣克鲁斯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15.5%左右,这里并不是全美老龄化最严重的地区,却是全美前三的房租负担最重的地方。坐落在寸土寸金又高税收的加州,圣克鲁斯的经济和旅游业并不如周边城市。相当一部分老年人出生于上世纪”婴儿潮(Baby Boomer)“时期,在这里居住已久,甚至只会说西班牙语,他们既缺乏资源移居到低房价的地方,也在医疗和房贷上经受着巨大压力。其中一些人饱受慢性疾病、丧偶的折磨,更因为身体状况的日益恶化而失去了驾照和自由行动的能力。在2017年圣克鲁斯老年人理事会的调查中,每三个老人中就有一位觉得自己在经历着社交孤立,在2011年,这个数字是五分之一。

通过经济政策落实和福利保障是可以缓解老年人的生活问题,但并不是所有地区都能马上得到解决方案。自下而上社会活动和合理的社区构建也必不可少——所以这次展出也是关注在从“小家”和“邻里”的层面传达老年人的社交孤立问题,通过首先引起老年人身边社交网络的关注,再向社会传达这一群体性问题。

所以几年前开始,MAH开启了C3(The Creative Community Committee,创意社区委员会)项目,致力于建立由社会问题驱动的展览(Issue-driven Installation)这次展出也由C3发起,与当地的老年人、提倡者和艺术家合作。整整7个月的时间,他们为这次展出特别设计了关于展现孤独与孤立的展品,想要把老年人生活中的不便与对此可能陌生的观者建立切身的联系,并且做出能够让观者再传达的内容。

  • 体验,感受,分享

展览的最开始,互动性展品再现了老年人生活状态:你可以戴上镜片模糊的眼镜感受老年人的视力衰退问题;看到挂在墙上的车钥匙和无法通过的体检测试想象失去驾照的感觉;让转盘决定自己的老年生活应该做什么,了解生活中的不确定性;又或者提出一些我们不曾注意的问题:你最近一次被抚摸是什么时候?

戴上模糊的眼睛,会发现连最大的字都难以看清
驾照持有者的定期检查表,失去驾照的老人如何才能自如行动呢?
众多的限制因素,给老人的生活方式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
想象一下你上一次被抚摸是什么时候?人们对于触感的需求并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消失

展览的第二个部分是富有情感元素的场景还原,通过简陋的木质柜子和零散摆放的物品,再现老年人眼中的房间。在这里,架子摇摇欲坠,所见最多的是慢性病药品、老照片,和充满回忆的老物件。因为行动不便以及需求和兴趣爱好的减少,日常的生活也渐渐变得缓慢和艰难。又因为逐渐缺少与人的联系,像厨房、卧室这样的本应充满温暖和亲密的空间,也因此变得苍白。

左图展现了”脑中的房间“零散拜访的物品,再现了老年人与社会和日常脱节的物质;右图是厨房,当晚餐曾象征着团聚,一个人的厨房更加带来了孤独。
卧室曾代表着亲密,但对于独具老人,更是肚子入睡时的焦虑。

展出的第三部分是来自本地老年人自己的真实故事——关于选择、失去、离开家乡的故事。

就如开头的硬币问题,将有限的钱分配在哪里是多数老人面临的选择。他们很多人领着固定工资,加上日益变差的健康状况需要更多医疗开销,日常生活中靠着退休金已经过得拮据,所以在健康保障和社交之间必须得做出妥协。在人生的后半程,因为焦虑着如何支付各种各样的账单,去设想一个”美好的结局“对很多人来说都变成了奢望。

左侧大图讲述了Denise和她丈夫的故事,他们靠着退休金勉强度日,但是他们也不知道是否能继续负担逐渐增长的医疗开销

然而这一些选择却又受行动能力限制。因为视力下降失去了驾照,双腿行动不便会让家附近的超市都变得遥远。无法移动便无法进行社交,很多人也因此搬到了完全陌生的敬老院环境。这让选择更加狭窄也更加艰难,也相应带来了身份认知问题——失去了自己熟悉的环境,无法与外界连接,因此而产生的焦虑和抑郁也是常有的问题。

86岁的Ruth因为视力下降失去了驾照,所以她搬进了养老院以获得找过。然而日常的疼痛、视力问题和记忆力衰退让走出房间都变得艰难。
  • 社会问题的传达和再传达

体验、再现与分享可以构建出一个有效传达,然而为了更加有力地引起社会对问题的关注,再传达是必不可少的。在这次展出中,C3设计了45张行动卡,记录了比如“开车带老人去超市” “捐赠IPOD提供更多的娱乐方式” ”带着你的宠物去拜访一位老人“和“为只会西班牙语的老人做英语翻译”等等可以为老人做的小事,让观者可以带走和分享,把社会孤立问题日转化成了为可以简单付诸实践的小事。

在呼吁人们对于社会问题的关注度上,网络传播的文字与视频是常见的形式,然而在美国却有很多是通过不同的公益组织、理事会、商会以展览的形式传达。2017年,我在华盛顿自然科学博物馆也遇到由美国房产协会主策划的关于美国房价和住宅问题的展览。这样的形式虽然广度有限,但是有独特的互动性和叙事性,更重要的是让深陷问题中心和想要帮助解决问题的组织得到了切实的参与。就像这次的”我们仍在这里“展览,聚集了当地人的力量,让他们主动分享出自己故事的同时,也再一次找到了自己的社区,解决社交孤立问题不仅仅是一时热点,更成为了C3和支持社区的长期项目。


相关资料:

更多行动卡项目:这5件你没想到的事可以帮助圣克鲁斯的老人:https://santacruzmah.org/blog/5-unexpected-actions-you-can-take-to-help-seniors-in-santa-cruz

展出背后的故事:我们如何让186位老人设计了属于自己的展览https://santacruzmah.org/blog/how-we-transformed-186-lonely-seniors-advocates-into-exhibition-designers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