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w

I read poems

朦朧詩人北島一首不那麼朦朧的詩

發布於

007 讀詩〈紅帆船〉

北島早期的詩作在1980年代初被稱為「朦朧詩」,他和顧城、舒婷、楊煉、江河等人則被叫做「朦朧詩人」。當時的評論者指他們的詩大量運用晦澀或新奇意象,不知所云,脫離現實。

這首〈紅帆船〉寫於1979–1983年間。其實並不艱澀,而且相當工整可讀。首二行透露出詩人當前的困境:「殘垣斷壁」狀寫了具體場所,第二行雖然沒有問號,實質就是一問句 — — 往後的路要怎麼走? — — 渲染出破敗、茫然的情緒。緊接二行看似累贅,既然寫明了滑進眼睛的只是路燈,又何必多加一句「不是晨星」。

然而就是這筆重覆,刻劃出一種絕望的情感,以為是亮著的燈,原來可能只是反光的淚。「顫抖的楓葉」作為一個意象語用得相當出色,楓葉並不指涉任何季節,但「顫抖的」則可以令人聯想到秋,是將要落下的枯葉。鳥不棲降,火光熊熊的又只是黃昏,延續著衰頹的氣氛。

第二節一連拋出兩個如果,暗示一種期待。陸地無法棲身,天空又遙不可及,不如向海。這般殘缺的現實也無須轟轟烈烈地獻身,詩人只求「靜靜地航行」。最後二行的長髮和手臂,似是回應著詩題的帆船。以肉身遠渡去期待未知,也可能根本無處可逃,只能繼續沉淪。

如果了解北島及其時代背景,此詩當然可以有文化或政治上的解讀。但若然看做一首情詩,也無礙詩意展開。

5 Nov 2015

北島:《守夜 — — 詩歌自選集1972–2008》(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09年)

北島 紅帆船

到處都是殘垣斷壁
路,怎麼從腳下延伸
滑進瞳孔裏的一盞盞路燈
滾出來,並不是晨星
我不想安慰你
在顫抖的楓葉上
寫滿關於春天的謊言
來自熱帶的太陽鳥
並沒有落在我們的樹上
而背後的森林之火
不過是塵土飛揚的黃昏

如果大地早已冰封
就讓我們面對著暖流
走向海
如果礁石是我們未來的形象
就讓我們面對著海
走向落日
不,渴望燃燒
就是渴望化為灰燼
而我們只求靜靜地航行
你有飄散的長髮
我有手臂,筆直地舉起

Write me a letter: apoeminthelife@gmail.com

Follow and Like: www.facebook.com/apoeminthelife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