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w

I read poems

何處是吾家: 渴求回家的情感可以這樣寫

發布於

005 讀詩 特朗斯特羅默〈回家〉

特朗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ömer,1931–2015),瑞典詩人,於2011年獲頒諾貝爾文學獎。評選機構瑞典學院給他的授獎詞是這麼說的:「因為他以密集、透明的圖像為我們提供進入現實的新途徑」。評委之一的謝爾.埃斯普馬克(Kjell Espmark)在典禮致辭時說,這些精彩的意象鑲嵌在特朗斯特羅默通透的人生體驗當中。

這首〈回家〉,只有短短四行,卻仍然深刻而精準地表達出離家者對(回)家的渴求與思念。這一個不在家中的人,並不是在外流浪飄泊的浪人;詩中的「我」看來是一個因事出外公幹的人。他可能在鄉村的旅館中,而家則在城郊。在一個平凡的夜晚,「我」致電回家,關心家人今日過得如何?又或安慰著夫妻子女牽掛的心。

交談應答從話筒「流出」,繚繞且閃爍在兩地之間,可能是在說夜裡的星星,也可能是「我」因思念而生的過多的淚光。在陌生旅館的床上,缺少熟識的氣味和慣用的位置,是你和我都經歷過的失眠經驗。精彩的是下一行的比喻:野外定向賽跑者本已可象徵尋找方位的焦慮者,但這樣的劑量顯然不足以透顯那份思念;於是「我」化為穿越錯綜森林而心跳加快的賽跑者手上的羅盤上的指針。

指針多數會跳動不止,看得人心氣急,恰似思家人的焦躁如焚。我想授獎詞上說的透明,便是這個精確巧妙意思。

20 Sept 2015

特朗斯特羅默著,萬之譯:《早晨與入口》(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13年)

托馬斯.特朗斯特羅默 回家

電話交談在夜間流出並在鄉村上和城郊內閃爍。
此後我在旅館的床上輾轉反側無法安眠。
我就像穿越森林心臟狂跳的越野定向賽跑者
 攜帶的羅盤上的指針。

選自《真相之阻礙》(1978)

Write me a letter: apoeminthelife@gmail.com

Like and follow: www.facebook.com/apoeminthelife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