靴子冰棒
靴子冰棒

創作即是我的生命之源,前陣子,想嘗試對我來說新鮮的平台,在matters之外,加入medium和方格子,但我在那之後壓力很大,無法繼續創作,我有點不明白我為何需要這樣做,還反複的猶豫。 但現在,我只想簡單的持續創作,所以我想再次取消我medium和方格子的帳號,簡單就好,暫時用matters就好。 我喜歡這個平台,溫暖而自由。

鏟雪工柯斯特

紛飛的白雪積的到處都是,綻放的雪花,落了滿地。

房內牆上的鐘擺規律的滴答滴答的晃來晃去,柯基柯斯特看著外面的雪又看了看牆上的鐘,睡眼惺忪的蜷縮在被窩裡,只露出他那毛茸茸的瀟灑臉龐跟大耳朵。

他專心地盯著鐘上的秒針倒數著,心想著只要時間到我就準備開始起床,正當他從10數到2.9時,窗上的玻璃被一群棕色的小麻雀,碰-的撞了一下。

柯斯特睜大了雙眼豎起耳朵,迅速的把頭塞到棉被裡,他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晃了晃腦袋,翻了翻白眼又嘆了嘆口氣,想著睡意怎麼不見了,然後緩緩的從被窩裡鑽出來,走向衣櫃,在毛衣外在套上了一件黑色的厚外套,套上了雪鞋跟手套外加一把鏟子。

當他踏上屋外新逝城的積雪的那一刻,他顫抖著把毛茸茸的尾巴也給縮了起來,厭惡的看著街道上滿是積雪的雕像,但雪花依然毫不在意的的擁抱且附著在他臉上的毛,柯斯特開始努力鏟著街道上的雪,一遍遍的鏟起了雪,讓街道上的交通可以順利通行。

他拿著鏟子拖著滿身的積雪,回到屋內升起了火,疲憊的躺在火爐面前,看向天花板,才想起自己忘了換電燈泡,難怪老是絕得怪陰暗的,柯斯特拖著沉重的步伐拿了把木椅,踮了踮腳尖,努力的把手往上伸。

當他好不容易把燈泡轉好時,燈泡閃爍了一下,地板上出現了一個黑洞,柯斯特還來不及反應,便大叫了一聲就掉下去了。

一片巨大向日葵的花瓣落在柯斯特的身上,壓的他喘步過氣,他努力的用他的爪子扒著地板,用力且緩緩地爬了出來,看了看四周,他睜著雙眼,下巴不自覺的掉了下來,四周都是一種名為橘色毛球草的歐草,所建造的歐草屋,且屋頂上都長著巨大的向日葵,陽光灑落在散落的黃色花瓣上顯得耀眼。

柯斯特疑惑了,看見湖邊一個熟悉的毛茸茸尾巴,那擺動的頻率跟那毛色,好熟悉,他飛速的奔向湖邊,抓住那穿著花裙且相貌嬌美且拿著蔬果籃的女子。

少女甩開了柯斯特的手生氣的說:「你是誰!!」。

柯斯特訝異的看著少女那白皙又清澈的爽眼,呆住了好一會才吞吞吐吐地說道:「這是哪裡,我...我不知我怎麼來到這裡」,少女露出疑惑的表情才放聲大笑並說道:「你怎麼這麼奇怪,從來沒見過像你這樣的,會不知道自己怎麼來的」,少女在了解柯斯特來到這的緣由後,決定先帶柯斯特回她家坐一會。

一路上兩人有聲有笑,看見了這城市的市民都在各個地方練習一種站立在巨大陀螺之上的術法,有的動物們會馬上就轉到頭暈,有的則輕而易舉的轉動後進而運用陀螺飛行,雖然柯斯特很是好奇,但對這還不熟悉,就這樣跟著少女一路回到家。

橘色的歐草屋,巨大的向日葵,近看真的很高很壯觀,少女熱情的邀請柯斯特進到了屋內,並請他品嘗一種藍色的飲料,柯斯特喝了一口,嘴裡馬上吐出藍色的氣泡,氣泡停留在柯斯特面前後,便瞬間啵-的散出一個香甜的氣味,從他的鼻尖進入到他的胃裡。

柯斯特閉著眼深吸了一口氣味,從椅子上站起,像丟了魂似的被氣味給吸引了過去,當氣味逐漸消失了,柯斯特才發現自己被少女給拉住,少女微笑地說:「忘了告訴你,這卡姆是一種聞到會被它的味道給牽走的飲料,我不知道,這也同樣的讓你上癮」,柯斯特害羞又興奮的張大著眼說:「好棒!」,他深吸了一口氣又屏住氣才說:「真的好好喝喔!」。

少女見柯斯特如此的喜歡也甚是開心,便接續的幫柯斯特調配新奇的飲料,此時,柯斯特望向了牆上的鐘,但怎麼看都像自己家裡的鐘,一模一樣的缺角,一模一樣的汙點,柯斯特滿是疑惑的想著:「這到底是哪裡?」。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