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麗菜湯

黃啟灝,雙魚座,生於 1979 年華樸交錯的喬治市。而立之年後始患輕微臉部抽動障礙,未影響談笑風生。中國廈門生活 8 年後離職返鄉,任職檳城表演藝術中心 (penangpac) 經理 6 年。曾出版半本庇能福建話詩集《過說》。2016 年 7 月中旬,終於如願展開旅韓生涯。

機會

發布於

我教英文的對象也未必都是媽媽。有一對在韓江中學國際班上課的兄妹,跟我補習華文。

真正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個人極其排斥簡化字。我近年來竭力推廣檳城福建話,某種程度上,我相當抗拒一切與教導普通話相關的事物。

要我用簡體字教華語,是全天下最痛苦的事情。痛,不欲生。

但是我要來韓國,只要是韓國人,我都不會放過任何可以穿針引線的機會。所以,我必須犧牲這個原則。要完成更重要的目標,我必須學會遷就和妥協。因為,我沒有幾個十年可以再耗。

兄妹的媽媽宋大姐是房產經紀,一直都是。從韓國搬過來陪讀之後,她繼續為需要置產、租賃的韓國人提供服務。她勸諭我要小心交韓國朋友。壞人太多,騙子太多。叫我把那個單身公寓的名字報上,讓她運用自己在業界的人脈核實一下吧!

我把大叔的名片遞過去。一看,姓「慶」啊?這個太少見,背景很容易就查得出來。她研究了一下,點頭了。

我向劇場的兩個有如再生父母的老闆辭職。他們沉默了,嘆了一口氣。我在去年終的員工檢討中已經坦白表明,我希望 2016 年是我留在表演藝術中心的最後一年。我會用盡任何正當的方法,爭取到韓國。

沒有工作?那我就把積蓄都搬出來,當學生。只要踏入這個國家,可以負擔一年的開支,我就可以繼續尋找機會。我常說自己心境老,很多東西都幾乎沒有動力了。如果這是上天給我的最後一個機會,再放棄這次的決心,乾脆撞牆死掉算了。

我知道韓國不會輕易讓一個外國人進來就業。我有想過不然去教英文,但我的護照是馬來西亞的,官方語言不是英語,不符合標準。那不然就真的用簡體字教華語吧,我會想辦法讓自己活得快樂,來彌補心靈上的委屈。但韓國只允許中國人教中文,我一出生就不及格。

好吧,我去教馬來語!抱歉,我沒有這個能力。想想作為馬來西亞人,我們常覺得自己很多方面佔優勢,其實兩頭不到岸。

面試過關了,我依然有疑慮。工作證還沒簽下來之前,我不可以輕舉妄動。要是通報天下之後韓國政府拒簽,我還能做人嗎?不行,這個面子問題太重要了!在護照沒有貼上簽證之前,只有至親的友人知道我要再次離鄉背井這件事。

錄取以後,我面不改色地過了兩個禮拜,突然李大姐問我,不是沒有學位嗎?家裡負債,我 19 歲出來工作,單獨生活。非典的時候我去了廈門,住了八年。後來我想在死之前為檳城做點甚麼,回來加入建設劇場的工作。

我不怕出醜,不怕苦活,甚至還想過不然在 7-Eleven 或 Starbucks 工作一段時間體驗一下,不至於白活了。但是,我的確是沒有任何學位的。

大韓民國 E7 特定活動簽證條件之一,申請人必須具備學士或碩士學位,或具備與職位相關之若干年同等經驗。

我的心,冷了四份之三截。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