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3771 

機會

高麗菜湯

我教英文的對象也未必都是媽媽。有一對在韓江中學國際班上課的兄妹,跟我補習華文。真正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個人極其排斥簡化字。我近年來竭力推廣檳城福建話,某種程度上,我相當抗拒一切與教導普通話相關的事物。要我用簡體字教華語,是全天下最痛苦的事情。

貴人

高麗菜湯

李大姐的好朋友盧先生是公司的總裁,履歷是通過李大姐轉送過去的。盧先生用英文給我寫了電郵,想約個時間通過視頻見面。李大姐立馬來了短信,說還沒有透露過我會韓文這件事,不如趁回覆的時候多摘點印象分。畢竟沒有實地生活過,我的韓文略顯生硬。但在企業生活中,商務用語恰恰是端肅規矩、井然有序的。

韓國夢

高麗菜湯

我在大約 18 年前第一份有繳公積金的工作中認識了人生第一個韓國人。當時的檳城沒有甚麼韓國人,沒有甚麼韓國餐廳,沒有甚麼韓國電視劇,更沒有甚麼人學習韓文。生活平淡寂寞的楊大哥曾經說過這樣一番話: Koreans don’t simply like a person.

三友靈犀

高麗菜湯

我相信有鬼神,相信有前世今生、因果輪迴。我相信一切與時空交錯、外星文明有關的事物。儘管我不去教堂做禮拜,但凡遇到難題會直呼上帝之名,是不虔誠的基督信徒。我相信有挪亞方舟,也同時相信有嫦娥奔月,有奈何橋、孟婆湯、黃泉路。我有三個互不相識的朋友,我們幾乎都不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