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rianus

神秘人,會寫詩。

討論向:Matters應該以怎樣的態度來對待親中國大陸官方的用戶?

標題我寫的是討論向,因爲我希望這是一個可以不用顧忌某些見鬼的政治正確來認真思考的問題。

先介紹一下我本人,普通文字工作者,日常不關心政治。

我先説我的觀點,很多人可能要駡我或者開始冷嘲熱諷了,請便,如果你覺得那些對掩蓋你空空如也沒有思考功能的大腦有用的話。

我的觀點是,Matters應該審查親中國大陸官方的發言,給予有嫌疑的用戶IP封禁禁止瀏覽。我知道有一些人要開始假惺惺地說言論自由啊,理性思考啊,或者一些被我説中了的人要開始陰陽怪氣地復讀什麽”這就是你們的自由民主“啦,我和你們不同,我不會未經論證和思考地故意發表一些充滿偏見的言論。

我承認言論自由和思想自由不應該有界限,(人身侮辱除外),但是你們真的覺得實際上來説做得到嗎?難道靠那些對啓蒙理性的直覺熱愛,就能維護起來一個自由發言的環境了嗎?

其一,公平原則。

很簡單,寬容親體制聲音,對大陸出身,簡體字反體制用戶是不公平的。

1.平臺問題。大陸主要的社交平臺我想大家基本能夠舉出,如微博,知乎,百度貼吧,等等。可以分爲服務器架設在墻内和墻外,墻内毫無疑問不會給予反體制派言論自由。於此對等,墻外的品蔥也不會給予體制派言論自由,推特,YouTube之類則是中立,但嚴格來説他們不是一個”中文社群“。概算下來,絕大多數平臺上,反體制派都不擁有言論自由。

2.容忍問題。反體制派有些容忍支持體制派活動,(如matters),有些不寬容(如品蔥),有些各自結成小型社區井水不犯河水(如推特,電報)。但體制派通常不會允許反體制派活動,他們總是充滿戰鬥意志,四處打擊國家的敵人,用辱駡(如李毅吧),舉報挂人(如微博),留下大量無營養的復讀機廢話(如知乎)來試圖讓別人閉嘴。體制派通常不願意和意見相左的人和平理性地溝通,有較大破壞社區言論自由秩序的可能

3.安全問題。我希望大家不要一種活在互聯網烏托邦的感覺,讓我還以爲你已經實現了大腦上傳雲端,一個很實際的問題就是體制派熱愛使用舉報武器,并且真的能給被舉報人造成巨大損失。相反,反體制派對體制派沒有任何現實危害。matters上人在大陸的用戶不算少,結合matters不分區的平臺特性,挖過往發言不算困難。請問難道以後在matters上發言,也不得不自我審查嗎?有些人可能要説了,哦,你不要透露個人信息。你倒是告訴我在這樣一個生活文藝平臺上怎麽絲毫不透露個人信息?比如我是一個做巴克特里亞考古的博士生,恐怕全球都沒幾個大陸出身的這個方向的博士生吧?細心一查立刻得到真實身份。

其二,質量問題。

1.不會好好説話,要麽滿口污言穢語,要麽抱團出現出言不遜有礙觀瞻。例如在用戶@张仪 關於强制哀悼的不滿的文章下方以及用戶@GtrouChi 關於武漢人體驗的文章,懶得截圖複製一下,

这个苕逼卵子说的莫斯东西,乱七八糟,冒得一叠武汉话的语气。倒呛是机器人翻译的中文。怕不是个水货吧。

這位作者後來解釋自己想測試樓主是不是真的武漢人,我想了想可能他的大腦只能理解生殖器導致他無法説出別的熟悉的東西吧。

作为一个援助武汉医生的儿子,我希望你全家死光

2.理解能力欠缺,成群出現發大量意義雷同的和本文聯係不緊密回覆,如:

看看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这次疫情是怎么做的,讲究民主自由,不要命了吗?中国可能做的不够好,但在应对这次疫情,最起码完胜了。

首先感谢武汉人的牺牲。

然后我想反问你,美国够自由民主了吧?美国还有全世界最强的情报机构,科研能力。以你的假设来说,美国应该能很轻易地控制住疫情吧?结果呢?

到了今天你还没有意识到,是病毒太强大而不是是否民主的问题吗?

同意你的体制说

西方体制也要改

每天几千几百的死人这种体制不改等什么

如果因为湖北政府,武汉政府耽误的时间就算体质问题,不知道怎么评价欧美政府的体制问题。

其實可以找到很多反思西方體制的西方人的文章,相信matters也歡迎這類討論。一個有趣的現象是發佈這些評論的賬號有特定幾個發了太多,我在此不@,大家有興趣看一下。

三,其他的話。

誠然,素質低下和親中國政府沒有因果關係。反體制派的網友中,恕我直言,素質低下的也不在少數。我之所以特意提出這一點,主要是它和第一點結合起來會很有破壞力,換句話説,如果第一點不成立,那麽第二點沒什麽問題。

一些人可能要喊冤了,我沒有舉報過別人,也沒有污言穢語,是好人用戶。那麽我想問,別人憑什麽有義務分辨你是不是會舉報人,出口成髒的極端體制派?當然也許有人要來反駁我反體制派中也有素行不良,不寬容的人,難道反體制派也全是恐怖分子,我的答覆還是,首先,是一種普遍現象嗎?其次,可以避開成爲暴力行爲受害者嗎?很顯然,中國人舉報異見者已經十分普遍,個人靠努力也難以避免(我都不知道我寫這篇文章安不安全)。

關於言論自由和思想自由。最理想的狀態來説,人固然擁有信奉一切的自由,哪怕信奉isis的教義,也是個人自由。但我們也必須意識到,相當多的意識形態是無法和這套天真自由主義共存的,猶如宗教自由應當准許阿布伯克爾巴格達迪及其同夥的一切傳教活動,但毫無疑問這套東西是反宗教自由,並將最終摧毀它的。俗稱的“五毛”也是一例。所以如果有誰說“這就是你們的民主自由?”我將回答,“是的,我們必須以此把你們這些試圖摧毀自由的人擋在外面,否則我們連重重包圍下最後的一點自由也要失去了。在陳秋實,方斌,李澤華,劉曉波,王怡,王丹......等人得到他們應有的自由之前,你們不配要求自由。”

四,你該怎麽辦

要麽明確和舉報狂魔們割席并且學會好好説話,好好討論,否則您還是回知乎比較合適。體制派在墻内有他們的自由,反體制派在墻外有他們的自由,互不干涉。關於舉報這一點,matters有一些吃過舉報的用戶,例如陳純老師,他們會比我更有發言權。

我不是你想的什麽恨國黨,謝絕欽點。如果指出親體制派的一些不妥行爲以及給matters提一些考慮用戶安全和討論氛圍的建議就算恨國,那我倒是很好奇matters共和國是什麽時候建立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