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9 篇作品累積創作 58771 

色情泛滥和柏拉图的牡蛎

Syrianus

柏拉图在他的《斐德若》中说我们被囚禁在身体中,就像牡蛎在壳里。但是这个比喻似乎仍然不够大胆,尽管特别是在近年,这样的比喻尤其受到一些自称保守派的人的谴责,我不知道原因,似乎他们认为这种激进的身心二元论促进了不道德,危害了正统信仰——先不说这个,如果让我描述这种情况...

論重估自由

Syrianus

促使我寫這篇文章的,是我對日本某大學學生要求成立宿舍自治會為中心,以新左翼組織為主要人員的一系列鬥爭的觀察,並且我把其失敗的不可忽視的一部分原因歸結於「自由」這一概念在被不假思索地使用中消滅了自身,在開始議論前,以下一段是我寫在自己朋友圈的一個概要: 「對你日的左翼大學生沒什麼好感。

論日本的教會左翼人士的和平憲法擁護立場

Syrianus

耶穌說:「但如今有錢囊的可以帶著,有口袋的也可以帶著,沒有刀的要賣衣服買刀。(路加福音 22:36)耶穌對他說:「收刀入鞘吧!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馬太福音 26:52)

論一部分中國人對烏克蘭的敵意下地位意圖(a.k.a.對人的一個惡意揣測)

Syrianus

「你不可殺戮:由於謀殺,劍被帶到了世上。」—Onkelos的托拉亞蘭語註釋,申命記20:13

随感,波菲利在公元302年

Syrianus

"The god himself will set me free, whene’er I list." -The Bacchantes, Euripides

『願榮光歸香港』拉丁文翻譯

Syrianus

自己從英譯譯了一個拉丁文版,一方面算是練習,一方面覺得這類題材自然而然和拉丁/希臘文有契合度。

救贖作爲價值中立的實證主義人類科學,對基督徒和異教徒中的某種流行意見的思考

Syrianus

。我所要反對的是這樣的看法,它認爲你應該恰到好處地視死如歸——恰到好處,意思就是不會讓你真的需要實踐這種想法。它建議你把關於死亡的事情當成一種無害的脫敏治療,以有利於保持心靈寧靜,與自己和解,塑造良好的人際關係,等等,你可以想象一下愛比克泰德的現代讀者對自己背誦書中愛比克泰德對想象出來的暴君說拿掉他的頭而不是他的鬍子的句子。

【小説】共和國衛士

Syrianus

簡單地概括來説,這就是一個瘋逼大戰日子人的故事,當然是一個虛構故事,人物故事背景全是虛構。應該已經有讀者注意到“帝國“這一稱謂,目前現實世界已經沒有帝國這一存在了。我相信不會有哪怕知識再短淺的讀者認爲這是現代世界的任何一個國家。但是我也不希望人們粗鄙地去解讀它;本來,我恐怕也能...

(這是一篇小説)硬盤

Syrianus

可能會很長(大約一萬字),很無聊。可能看起來像是一篇政治小説,但我并非想要表達什麽政治諷喻,亦非對時事心懷憤恨蓄意陰陽怪氣。只不過我試圖將一件事挑明,那就是魔怔的人會以一種當下的方式去魔怔,但這并不代表這種魔怔就不是所謂“純净的魔怔”。另外也某種程度上作爲一個寫作練習,平心而論并...

一些非虛構&半虛構隨筆片段

Syrianus

人們總是很難在人生被徹底改變的當時,意識到自己已經永遠不會踏上某條道路。三島由紀夫還是初中生的時候,憧憬著等到從有不能留長髮的機掰校則的學校畢業之後,就要留一頭長髮。後來情況一年年坏下去,法西斯自取滅亡,三島成了名滿天下的作家,又戲劇性地自殺身亡,只是後來他再沒有以板寸之外的髮型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