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0 篇作品累積創作 22324 
Syrianus

一些非虛構&半虛構隨筆片段

人們總是很難在人生被徹底改變的當時,意識到自己已經永遠不會踏上某條道路。三島由紀夫還是初中生的時候,憧憬著等到從有不能留長髮的機掰校則的學校畢業之後,就要留一頭長髮。後來情況一年年坏下去,法西斯自取滅亡,三島成了名滿...

Syrianus

爲什麽我”討厭“俳句兼論“廢青”與文學以及文學者應當早死

我一直很奇怪一個問題,某同性戀文學網站因某粉絲的舉報遭到關停,在微博和知乎引起軒然大波,那些高喊“創作自由”,“我以爲文學能越過一切隔閡”的文學少年文學少女們,他們真的認可嗎?不錯,文學能越過種族與時光的隔閡,數千年前...

7
Syrianus

訴狀:用戶陳勝辱駡本人被封鎖后,化身噴神駡霸繼續開貼騷擾

前幾天,我發了一篇文章,提到matters社區中部分用戶滿口污言穢語的問題 其中一段話是這樣寫的其中有這樣兩個舉例,我本想這樣複製粘貼可能容易引起誤解,所以這樣説了一句 “懶得截圖複製一下” 然後這位用戶@陈胜 ,給...

Syrianus

目的的消亡和現代民主制度的危機

圖片阿富汗斯坦的鄉村女性前往鄉村票站投票后展示爲了按指紋兒塗黑的手指,其實和文章沒太大關係就是突然想到 我知道肯定有人要太長不看然後評論一些我已經談很清楚的問題,所以我現在先來一個太長不看版: 1.我反對認爲中國在危害現...

Syrianus

討論向:Matters應該以怎樣的態度來對待親中國大陸官方的用戶?

標題我寫的是討論向,因爲我希望這是一個可以不用顧忌某些見鬼的政治正確來認真思考的問題。先介紹一下我本人,普通文字工作者,日常不關心政治。我先説我的觀點,很多人可能要駡我或者開始冷嘲熱諷了,請便,如果你覺得那些對掩蓋你空空如也沒有思考功能的大腦有用的話。

Syrianus

如果夢中真正刺下那一刀的話,現實中的我大概也會死

以前拍的一張照片,類似夢中的那種感覺....... 這是2019年6月7日手機備忘錄中的文章,剛好看到這個活動,就來參加了。又做了那個一直做的夢。夢裡我守衛某個地方最後失敗被抓住(至此為止每次內容不一定相同),之後被帶到某一個長官面前處死。

Syrianus

新概念參賽文存檔-我曾夢想在十六歲時死去

個人很喜歡的一首 少年氣的歌,文章不怎麽樣,但我真的要推薦這首歌 我知道寫的很差........那年我十六,參加新概念作文大賽(忘了具體多少屆),作品是這篇。時間過去這麽久,我想也應該設法儲存下這段有點令人尷尬的回憶。非要我説什麽的話,就是前段時間寫下的一段話吧: 淺...

Syrianus

高一舊文存檔:共青團之戀(百合注意)

我知道寫的不怎麽樣。那時候我還是個死高中生,能寫什麽好東西。不過就是回頭看看,驚覺那時候文筆還真是細膩,我恐怕再也不會用那種調寫小説了。因此,想要把它保存下來留作紀念。沒有完結,大概還記得結局是怎樣,但沒有寫完,也沒有精神再續寫。

Syrianus

「社區活動|十年」一個虔信者丟失的十年

一個虔信者丟失的十年 我曾幻想在三年前死去 海水混濁,晚風驚起陣陣 蚊蠓的過路 隨身聽唱著相思河畔,檯燈 夾在床頭,吸滿落塵 九歲的風景滿是纖維,譬如 小學食堂,苦澀的紅燒白蘿蔔 在一個傍晚,從飯盒縫滴滴浸下 血液的,熱的乾臭 珍貴的成為笑談,懦弱存活至今 只有背向廣播操大...

Syrianus

我的貧乏中學生時代與書籍之光

出國前夕,不知出於什麽心態,清點了一邊家中藏書,一一拍照,大概正好三百出頭本書,就是我千瘡百孔的中學時代所有的讀書回憶。我與書相逢,想來十分戲劇性,非要説的話,大約是我本來就上網很早,自然從各種信息渠道知道了書名后找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