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漢文

關注政治,亦關心花草

中國的極端民族主義情緒正借疫情升溫

發布於

伏爾泰曾說:「人人手持心中的聖旗,滿面紅光地走向罪惡。」,在當前的中國,這面聖旗便是「民族主義」。

社會危機跟極端民族主義情緒總是相伴而行,納粹時期是這樣,疫情期間亦是如此。危險的感覺,總會促使人抱團取暖,這無可厚非,但是如果在自己奮力往船上爬的同時,一腳踢走其他同樣落水的人,這是很可悲的行為。

不知你有沒有發現,「辱華」一詞正在成為近年中國互聯網出現最頻繁的輿論字眼,不管你在國內還是國外,不論妳是個體還是媒體或是公司組織,只要說了中國的「不好」或者官方不愛聽的話,那你就難逃「辱華」的罪名。

幾家擅長「帶節奏」的黨媒,很快就會製造出群情激憤的輿論場,指責、攻擊、謾罵之聲紛至沓來,不給你辯解機會,聽不進你的任何道歉,容不得你有任何迴旋餘地。「辱華」的帽子扣在你頭上,不要也得要。

當然民族主義情緒一直以來都是政府維持政權穩定或政治安全的手段之一,民眾槍口一致對外時,不僅內聚力會增強,而且也可提供一個「相對安全」的壓力洩洪口。

政治諷刺漫畫

但民族主義一旦變成「極端民族主義」,各種歧視就會出現,往往會造成嚴重的後果,正因如此「極端民族主義」也為國際社會所不容。

可是疫情期間,在中文互聯網,只要你稍為留意你就可以發現國內網民的極端民族主義情緒異常高漲,「外國人永居條例通過後國將不國」、「呼籲斷航,別讓任何人進來」、「方方日記賣國求榮」、「質疑中國的疫情數據是居心叵測」「不喜歡中國別戴中國產的口罩」⋯⋯這類話語每天都能看到,我們好像一味的排外,而從不反觀自身。好像「黨和國家」的榮譽大過一切,遠在言論自由之上。

近期廣州地區很多非裔群體被房東驅趕,無處可去的新聞很多,但新聞下面的評論往往讓人感到生理不適!

一條有關廣州非裔群體露宿街頭的新聞
此條新聞下面的評論
此條新聞下面的評論

我們每天吵鬧著這個人辱華,那個人歧視中國人,可為什麼從來不看看自己的言行,反思下自己呢?

「極端民族主義」是醜陋的,可是它裹挾的話語權力正借著疫情迅速擴大,如果我們視而不見,勢必會被捲入這場風暴之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