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 Annie Lam

心理輔導及治療師

解夢的力量比催眠更強大

發布於
透過催眠,我們無法得知一些我們應該知道、但不知道要知道的事情,但夢卻可以。

昨天與一位個案會面,她說自己對催眠很有感覺,但對夢認識很少。她覺得,催眠的力量很強大,而夢,解不解好像沒甚麼分別。

我說:「假如你沒體驗過催眠,你不會感受到它強大的力量;想想,假如之前沒有做催眠治療,你的人生會否很不一樣?」

個案是一個癌症康復者,當年做子宮切除手術後陷入焦慮及抑鬱,曾有自殺念頭。催眠治療令到人生徹底改寫,由痛苦不堪,變成今天面對世界級疫情仍天天做瑜珈、靜心,最重要的是,對自己的人生意義擁有堅定不移的信念。

有很多朋友,對潛意識認識甚淺,也認為不懂得潛意識對人生沒甚麼大影響。但當經歷及受益過,便對催眠、潛意識轉化趨之若鶩。

解夢也是一樣。

解夢和催眠的分別

催眠的過程中,接受催眠者意識是清醒的。即使進行創傷或情緒轉化,由於我們意識得到,而且由意識輔助去轉化,因此意識具有不小的影響力。然而,夢境卻是由潛意識自發而生,當中除非是清明夢(或清醒夢),否則意識的影響力極度微弱,甚至近乎零。

當然,睡前或日間我們的所思所想,能夠影響到夢的內容。但事實上,具體一點說,其實是因為我們的潛意識被影響了,因此夢才會出現變化。

透過催眠,我們能從潛意識提取渴望知道的訊息,例如:為甚麼會患上抑鬱?覺得自己沒有價值的原因是甚麼?為何無法去愛一個人?很多極重要的資訊都能從催眠中得知根本並作出有效轉化,亦因此,在心理治療上的速度和效用會快很多。

然而,透過催眠,我們卻無法得知一些我們應該知道、但不知道要知道的事情,但夢卻可以。簡單來說,我有一位個案總是流淚,而且眼淚的份量誇張得很,她是一個真誠又善良的女孩,除了長期病患,人生沒有很大的創傷。催眠無法得知她為何如此,但透過夢,而且是個案的夢告訴她,要記得把夢寫下來告訴我,我才發現,原來她一直有「說出口的話和心裏真正的感受並不一樣」,有些朋友會用「口不對心」,但我不會這樣說。因為「口不對心」往往是人們知道自己口中說的和心想的不一樣,而且有能力控制。然而,個案卻是「她不知道為何說出口的話和心想的不一樣」,就像是身體自己在說話。

因為夢告訴我,我才知道。但這些狀況,無論透過催眠或任何至少我所認識的心理治療方法中,也無法知曉。(此案例收錄在《你不知道的,夢都知道》一書中)

當你不知道你在說謊,你整個身體、表情、態度都是真誠的。因此,我們無法從一個意識上不知道自己在說謊的人身上找出說謊的根源。但潛意識卻知道,你的夢,都知道。

在心理治療中,治療師很多時都是透過口頭發問方能得知個案的背景、個性、所思所想。但終究我們不是案主身體或內心的那條蟲,很多隱藏的部分,當事人自己也沒有在意或知道的部分,可能是治療的關鍵。

由於夢是潛意識自發產生的東西,因此夢就具有極重要的參考價值。在我自身的經驗中,甚至乎治療師能與個案的夢境產生互動的作用,而做對治療有幫助的夢。

當我們能夠理解夢的含義,就能夠掌握到影響現在的過去,以及影響將來的脈絡。當然,也就能轉化負面的節點(創傷或負面情緒)、建立新的節點(正面信念及情緒)。而當解夢和催眠融合使用,效果更是相得益彰。

(更多夢的知識,請參閱《夢境心理學》一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