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essa

消息愈雜亂 愈要沈穩找答案 更多文章 👉 https://medium.com/@laichialing

畢業以後就不想做媒體了

我是一個即將延畢的大四生,被問很多人問過要繼續讀碩士嗎?我都說不了。

被問以後打算要做什麼?我也沒想法,經常笑說只要不是媒體業就行。

很多人對我的認識源於「貌似實驗室」創辦人,從採訪計畫到現在辦新媒體、行銷主題的活動,不過我的記者工作經驗很大部分其實是在網路媒體 Mata Taiwan 培養的,最初一兩年特約寫手,去年八個月專職編輯兼專案助理。這家立志做華文原住民文化議題媒體第一站,創辦人兼編輯也並非媒體出身,而是用商業思維做媒體(目前就只有他主要經營而已,真是不可思議)。目標很簡單,就是面向「非原民族群」盡可能透過不同嘗試促進跨文化交流,初期是用鄉民口吻在臉書粉專分享原民文化小知識,很受歡迎,到後來原先小眾的爭議性新聞(像狩獵權利、傳統領域等等),Mata Taiwan 不只是協助論述構框、擴大發聲的角色,更積極成為資訊彙整懶人包、引領公共對話的平台,而這同時也讓媒體必然承擔一種風險,「帶議題風向」是否該反映部落族人的特定立場?(當部落菁英的立場相互矛盾時該選擇怎麼切入?)這不好回答,我就不在這邊深入討論XD 但曾有篇傳播研究探討Mata Taiwan的運作模式,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哈

我想說的是,這些經驗確實帶給我不少衝擊,不只是文化上的,好像更多是在討論這樣的媒體究竟該怎麼存活下來?我和編輯爭論過多次,常常以我們立場不同作結,為了更了解媒體經營和商業模式的探討,很妙,去年初我決定買一年份的電商課程來補充學習觀念和實戰經驗的討論。為了更熟悉商業提案,上個月則是報名了一家廣告公司的策略分析課。這些都已經是今日的媒體人也被期望要有的技能了嗎?我不知道,但從跟編輯一起工作的經驗來看,我覺得自己需要補足這些。

我很感謝這機會,刺激我思考「人類學」教室以外真實在發生的問題,也讓我再次回到教室時,看待論述的眼光已經和以前截然不同了,我實在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可能我還需要梳理一些困惑,讀更多書、累積更多經驗才能好好想清楚吧。媒體思維帶給我寶貴的能力,但畢業以後就不想做媒體了。

何必讀碩士?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