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essa

一個堅持寫作的人。

媒體人的執著與敏銳嗅覺:讀《週刊文春 總編輯的工作術》

發布於

在文字仍然充滿魅力的時代,情報雜誌如何定位自己。

媒體人的執著是什麼?是在日積月累的工作經驗裡自我總結成一套方法、看待事情的態度,和總是對特定小細節在意的人,對媒體產業仍然嚮往的學生,大概也是覺得這種執著很迷人吧。

從發想選題、企劃的考量,平時建立人脈打好關係的原則,到組織團隊怎麼為回應爭議、產業困境做出聰明的決斷,《週刊文春 總編輯的工作術:當大家都說往右時,你敢向左走嗎?》是我最近讀了內心十分激動的書,倒不是因為第一次見到這些思考而感到驚奇震撼的那種,是很感動的,也捨不得一口氣讀完的心情。所以明明翻書很快的我,這本書經常是讀了幾頁又忍不住停下來蓋上,邊走路邊細細咀嚼其中的想法。

我一向很欣賞日本作者淺白扼要的表達方式,就像接近深夜的居酒屋,坐在你旁邊和你喝酒閒聊的朋友,在玩笑話的抱怨裡,不經意的表達出他對這份工作仍存在的堅持,一兩句話就過去,卻會深刻的留在你腦海,在某一天忽然又想起。而確實,創造性的工作,是因為在特定限制裡探索、突破、挖深細節,才能彰顯出表達的潛在張力。

對媒體記者、編輯是如此,對寫文案、行銷企劃,甚至可能所有需要與人打交道的工作都是如此,意義普通、循規蹈矩的內容,是很容易被識破的。當主題走在符合預期的路線,大家競爭的就只剩下拼誰的力道猛,於是就有了Clickbait(標題殺人、以騙點擊為目標的標題黨),但《週刊文春》總編輯新谷學認為在衡量比較「有趣」與「熱賣」,最好先選擇「有趣」,是引發人好奇、想知道更多真相的「有趣」,因此可以自問「社會大眾心中,究竟還有多少想知道的『?』」。

這是媒體的選題思維。如果說報導或寫出重大議題評論能夠帶來什麼成就感的話,我想就是釐清了事件的複雜性,並以有魅力的陳述方式,讓更多人有機會一起搞懂它。

《週刊文春 總編輯的工作術》也扭轉了我對週刊雜誌的偏見,以前我以為做這類獨家情報、踢爆內幕的刊物,所做的報導不過是為了滿足讀者的獵奇,披著關注公眾利益的外皮,卻對受訪者無所不用其極的打擾,只為取得關鍵情報,到底揭露藝人、政治人物的醜聞可以帶來什麼?很難不給人反感。不過並不是每家雜誌都是這樣,新谷學在這本書一再強調的還是建立信任感,他相信使人願意鬆口的信賴關係才能獲得真正的情報,而這需要投入長時間有耐性的培養,觀察與分辨對方尤其在意的人或事物,找出恰當應對的切入點。

在呼應話題性與滿足「知的權利」之間,週刊雜誌的分寸沒拿捏好,就與取笑別人八卦為樂無異。很妙的是即便如此,新谷學還是能從爭議重重中抽取中有趣的本質,究竟為什麼一定要寫某個人?他說:「對政治家也好,藝人明星也罷,不是覺得他們『可恨』、『缺德』,或抱持著想『教訓』、『阻止』他們的心態,而是要抱著『人類真是有趣啊』的想法。」由此拉開距離感,從不同角度去描寫這人到底有何不為人知的一面。

受限於時間——雖然也很像藉口,大部分採訪沒辦法花上更多時間去仔細琢磨,是我心裡一直有的遺憾,但這些談話經驗帶給我的視野與思考方式是我無比珍惜的,這種珍惜其實也被新谷學在書裡其中一篇小結成一句話:「我由衷認為,我們透過所見的人,能不斷磨練自己。」

新谷學在分享這些工作上的觀察與反思時,也不忘提及曾啟發自己的前輩,和當年與他們動人的故事。應是每每遭遇寫作瓶頸的我,經常誇飾以為再也無法把內容寫好的焦慮,冷眼而孤獨的爬梳事件進展時,依然重要的慰藉吧。


新谷學對下好標題的想法是「是否能成為茶餘飯後閒聊的話題」,
也是我喜歡的標題類型呢!!


延伸閱讀:
注意力戰爭:讓人想立即點下去的就是好標題嗎?未必。

一時衝動就點下去看的讀者,使我心情複雜。medium.com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