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香港人割席

安南
回覆
吳郭義@wudunyi

葉劉不可信,不是因為她是建制,是因為她思想脫節,作出可笑的言行。有些人,思想太慢,脱節,跟不上節奏,抓錯重點。

白鷗號是日本政府過往用於天災時給災民的臨時居所,但以往用過不代表適合,船隻不是合適的隔離地點。現在狀似沒有問題,只是因為剛好沒有帶病毒的人在船上。

而且隔離本來已經對被隔離者做成心理壓力,在船上隔離14 日,與社區距離更遠,造成的被離棄感及壓力更大。

日本防疫措施有問題,用郵輪作隔離更大問題。但真的懶得逐步逐步解釋一些簡單的道理了,本來以為要等到下星期才有類似報道,比想像中早了,趁工作空檔過來補貼一下。完。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science-51485041

安南
回覆
吳郭義@wudunyi

分割、扭曲原文,然後選擇式回應,這樣的討論沒有意思繼續。


廣東話在廣東快要被滅不是新聞,外來人口佔半,早在10 年前廣東省人甚至要上街頭示威保衛。然後那種政府不下命令,民間不應插手的那種思維,哈。我想省點時間跟蔥油們交流比較有得著。


你說參考香港立法會議員,一看,哈哈哈!原來是葉劉淑儀- 一個在區選中全軍覆沒的黨魁,中央都不鳥的下台官員,跟蔣麗芸同層次的"娛樂者"。


果然是人以群分。


最後,補回當初就很想說的:

割蓆的前題,是要本來就在同一張蓆上。不在的話,割甚麼呢?

安南
回覆
吳郭義@wudunyi

謝謝你的回覆。

簡略回應你有回應的幾點。

確實長期住在香港肯定或多或少會一點粵語。但是這樣的粵語我相信一定會被認出來,會被發現母語並不是粵語。店家的聲明其實指的是母語而非使用語言。

店家寫的是,不招待要以普通話點餐的人。說店家是要拒絕以普通話為母語的人,好像是你附加上去的詮釋?

店家只是小商戶,只能夠以自己能力以內的方式去排除高危的人士,因為政府已經沒有把關。事實上他們其後也加了要求,不戴口罩也不招待。

武漢肺炎的主要傳播者是有過在武漢旅行經歷的人而並非是內地人。店家最合適的做法應該是拒絕有過武漢甚至湖北旅遊經歷的人而不是把疫病和語言做連接。

很多人對政權的要求可以很低,對無權的人士卻要求高得很。 店家何來權力查看旅遊證件?即使顧客同意,又如何能憑旅遊證件看到他曾否到過武漢或疫區?證件根本沒有印記。 事實上,查證件比起要求用廣東話/英語點餐,更顯歧視和排斥。


我這裡有一個13年的數據(很抱歉沒有找到更新的)
至於十大「個人遊」旅客來源城市方面,在2013年 首六個月首三位是深圳、廣州及東莞,分別佔「個人遊」旅 客48.8%、16.3%及4.7%,人次為616萬、206萬及60萬。
也就是說有將近70%的遊客都是廣東人,而這些人是可以熟練使用粵語的。這種防30%而不防70%的政策很難說有什麼效果。如果做一個簡單算數,把中國感染者的數字翻10倍,也就30萬人。好好計算一下一個感染者進入一家香港小店的概率(記得排除重災區的廣東),看看這個概率有多小。你就會發現這樣的做法是過激且沒有實質上防疫效果的。特別是在廣東變成疫區的情況下。

你的算法是不成立的,所以不可能排除廣東。這幾天,廣東已經由第四名升到全中國第二個最多確診的地方,而在此之前,我們已經可以預見很快會傳到廣東,而只要疫情廣東一擴散,香港必然受災。

算法不成立的原因,是因為你所提到的個人遊數字,一般是以證件POI,即是簽發地作統計,隨了早年已經有大量外省人南遷到廣東,內地以普通話為教學語言,校內不可以說本身的家鄉語言,否則會受罰,所以不少小孩回家都只肯說普通話。很多人根本已經不用廣東話或家鄉話為日常交流語言,而是普通話。所以即使是來自廣東省,尤其是深圳、東莞的遊客,都是說普通話的。全部來自廣東的人都可以熟練地使用廣東話只是你根據印象而得出來的臆測。而且以上提到的,還沒包括以非個人遊的其他簽注到港的內地旅客。探親簽注甚至可以留港3個月,會光顧小店的機會比遊客還要多。

題外話,到今天,不要說來自廣東的旅客,即使是拿單程證來香港,但不懂廣東話的人,都大有人在,有些甚至是已經住滿7年的人。這個牽涉其他更深層的"新香港人"矛盾,在此也不贅述。

還有,店家拒絕普通話點餐是1月28日開始的,那時候,香港連湖北人入境都還沒開始管制。聚餐場所是最容易傳染的地方,不提早自救,要坐以待斃嗎?


我不太理解你第二段的邏輯。你似乎是在說,香港人歧視內地人是因為內地人一些不良行為造成的。對這樣的邏輯我持完全否定態度,因為一個或某幾個人的行為不能代表一個群體。就像我們不會因為有同性戀惡意傳播愛滋病就把同性戀當作傳染源,就像我們不會因為一個警察在身上貼了反送中的標籤就認同所有警察一樣,這樣的想法,這樣的以偏概全就是歧視和刻板印象的主要來源。

對,說清楚一點- 現在情況是,不顧衛生的人,會不受歡迎;而大陸人有很多不顧衛生,所以不受歡迎。 (歧視一詞本身有其定義,包括因其種族等,得不到公平待遇,國藉及其他因素不構成歧視,在此不討論到那麼遠,就姑且繼續用。)

的確不應因為一小撮人的不良行為,而"歧視"全部人,因為幾個人不能代表全個團體。但不要忘記,大陸14 億人的一小撮,數量來說已經很大,不是你所說的幾個人,而是香港社區(尤其是去年六月之前) 連續很多年,每天都會遇到的情景。

會講究衛生重公德的大陸人人數是零嗎? 我可以說不是。微博上也有武漢人說自己乖乖留在家,不再外出。可是這些人都留家了,那其他地方遇到的,又是那一類人呢?

當然理性來看,以偏概全的做法是不理想也不應該,因為英美日或其他國家都有不講衛生的人,可是數量和比例跟中國都有著很大的差異,所以大家即使遇到個別不注重衛生的人,會覺得是個別人士而不是覺得他們整個國家都是這樣。


香港人可以反抗,也可以有情緒。但是要找準發洩的對象。像你們的醫護罷工就是很好的施壓方法。但是向普通話使用者發洩算什麼?他們並不能改變林鄭的決定,也不能命令黑警欺壓香港人。他們的處境其實比你們還要糟糕。

在面對傳染病時,我們"歧視"的是不注重衛生的人或習慣,會導致傳染風險增加的人。今天即使是一個香港人在街上吐痰,也是會被指正和不受歡迎的。不歡迎那些不願意顧衛生的人,就是要讓他們知道,要改變不良習慣,跟你說的愛滋病/同性戀例子有根本性不同。

有很小很小部分的"普通話人"的確是很慘,跑到牆外看了這個世界,醒了,卻沒力改變。 可是我們看到的,是大部分的"普通話人",明知而且同意那種操控,然後在香港人水深火熱之時,嘲笑香港人的,說恨不得香港年青人多死幾個的,真的比比皆是。今天香港店家只是不招待說"普通話人"而已,就說成是發洩在普通人身上? 高級餐廳也說明不招待穿拖鞋跟短褲的人,那算是歧視嗎?中資公司炒掉在FB 上寫支持示威者的post,又是甚麼呢?不說資方,對等一點,說普通人,在外國讀書的內地留學生,不停威嚇,甚至毆打支持香港運動的學生(而且不一定是香港人),那又是甚麼呢?從一開始是誰難為誰?

歷史說明了,以德報怨就是不能應用在某些人身上,否則只會讓你焦頭爛額。

話說回頭,今天看見內地有學者以實名信爭取言論自由,香港人還是佩服的。我們都有看過內地人早前反抗的影片,那種力度跟效率更是我們學不來的。有一天或許有一些"普通話人"會換個跑道,那也是樂見的。


如果說台灣防疫作戰有點扯遠了。這裡簡單回覆。隔離並不需要負壓病房,只要有一個單獨的,有安保措施的地方就可以了。所以我支持以最快的速度將台商接回並全部隔離十四天。如果實在擔心,可以租一條郵輪作為隔離場所,保證不會有人偷跑。

沒扯遠,只是我不想回太長,沒詳細寫。我想說的是,針扎痛了沒,說的話會有不同。香港人差點被送中,市民被警暴,有些人還是不覺得有問題。有一天,被警暴了,站著也被打,然後他發現警察瘋了,比其他人站得更前反抗。

今天,大陸人因為疫症,李文亮之死,被針扎痛了,微博上一埋說要言論自由,然後還說終於明白港青這幾個月做的事。或許你還沒被扎痛,所以還可以站在道德高地批評香港人這樣就是"歧視"大陸人。

今天台灣防疫戰最大的敵人,是中共代理人。撤橋名單,sop全部走鐘- 臨時放進有病徵的人到飛機,沒做防護措施。200多人困在一個飛機,就成了交叉感染的毒氣倉。

沒錯隔離不需負壓病房,但沒跟sop做好防護,結果200 多人裡,有一部分在飛機感染,就變成要進了。 即使這次沒事,也不過是幸運,幸運可不是必然的。

郵輪隔離?室內密閉空間有機會增加傳染,現在說病毒會有aerosol transmission,雖然通常在特定醫療程序才會出現,但在有蒸氣及氣流配合下,經去水系統也可傳播,就如2003沙士香港的淘大花園一樣,經浴室抽風和渠道傳到其他樓層。不要說郵輪,就算是酒店也未必合適。

看到最後,只想起一句網民的留言,幸好當選的是小英。

安南

因為過去7 個多月被抓被打被消失的,不是你身邊的人,只是你隔著屏幕看的故事。我不完全支持他們的行為,但是可以理解他們的憤怒和只能使他們能做的。如果說自己是手足,而且是長期住香港的,完全不懂懂廣東話或是英文的可能性本來就很低。而在武漢肺炎主要傳播者是內地人或到過大陸的情況下,他們只是選了最方便的方法去劃分,何況他是一家茶餐廳,本來就是求快不是慢慢吃的地方。

你說光榮歧視內地人,可是肺炎之下,他們派口罩卻以老人優先(眾所周知老人家是藍營為多) ,也沒政治立場審查,其他黃店也有同樣情況。在藍色政黨如工聯會在忙著送口罩回大陸時,這些黃店卻是實實在在不分黃藍地幫香港市民,即使因為口罩不夠分發/賣給在場藍營老人,他們被圍罵,他們仍然繼續出錢出力去找口罩。而且本來在肺炎陰影下,拒絕內地人,是基於衛生原因多於政治立場,實際上還有店家要量體温才可以進去。說到衛生問佢,你有想像過唸到研究所的人,還會隨地吐痰嗎?你有想像過,內地大學生會拿宿舍裡公用的電鍋洗自己的內衣褲嗎?我們都有遇過這樣的內地生,更不要說其他內地遊客了。

當紅色資本控制言論自由的時候,有些香港人也不過用自己的方法去保存一點點選擇和保障自己健康。有用嗎?不一定。可是還有甚麼可以做呢?

面對一班對你的手足傷亡落井下石,幸災樂禍的人,在他們經歷自己的惡所帶來的果時,難道就不能有情緒嗎?何況在香港,婉惜李文亮的人還多的是,甚至有人想幫他辦追悼活動。

同時我也理解你的割蓆,因為針從未真正扎進你的肉。如果看台灣防疫戰,台胞回台的路,被中共代理人從平路推到山區了,你又有何感想呢?還是覺得陸配台商反正都要回來,坐第一班機也沒問題?

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的意義,在香港跟在台灣確有不同,那是大部分香港人都能依場景自動調整的。如果台灣找到新的旗去代表台灣,香港示威現場將不會再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至於何式凝的事件,或許你看的都是她以漂亮文字堆砌出來的解釋吧。這裡有個整理:

https://medium.com/@holokchen/何式凝天水圍警署事件整理-8161fa18f47a

簡單的說,她就是太離地,當時的她對前線警察實況毫無知識,卻打算控制群眾,還是停留在你們被捕是因為你們先動手的階級,卻不知道警察早已失控,不按守則做事。而何教授在此事之後的解釋,只反映了她仍然覺得自己沒錯,是手足扣她帽子。他替她婉惜之時,有想過當天被捕的市民和他們的下場嗎?

反送中運動沒有大台,但群眾的選擇會影響運動的走向,自我調整也是運動能走下去的原因。

我不知道最後會如何,可是我敢說,如果香港失敗了,台灣的未來,跟內地人的未來只會更慘。

(續) 李文亮走了,留下了甚麼?

安南
回覆
用爱心说诚实话@mthree

不可能忘記。

但現在的中國學生,應該對韓星比較感冒吧?10多年前在大學遇到的大學生,跟我幾年前遇到的大學生,都已經很不一樣了。至於解放軍嘛,著實不清楚他們現在實際狀況。始終被洗腦的人數太多和時間也太長。

不過世事難料。現在號稱有14億人口,1%醒來都已經夠多了。

全球警醒- 從反送中到武漢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