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4671 
安南

(續) 李文亮走了,留下了甚麼?

上一篇寫完沒多久,又出了這個報道 根據蘋果日報: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文法學院外聘老師、香港註冊社工周佩儀,疑因在微信朋友圈中發表有關批評內地武漢肺炎疫情的言論,被學生舉報後,遭校方以違反教育部相關規定,解除聘用合約,即時終止她授課。//周佩怡的貼文中國社科大學的通知被學。

安南

李文亮走了,留下了甚麼?

被稱為第一位揭示武漢肺炎的內地醫生李文亮過世,事蹟不再叙述,反正已經很多報道。很多人,尤其是大陸微博甚至媒體,都在歌頌他是抗疫英雄。這種說法,著實令我覺得很不舒服。抗疫英雄?真正的抗疫英雄,是沙士時的蔣彦永。他不顧安危,向媒體披露疫情,大陸媒體不報,他找外媒。

安南

旅遊禁令-該禁不該禁?

武漢肺炎爆發,各國開始實施不同程度的旅遊禁令。然而,有人質疑,對中國人實施旅遊禁令, 是歧視,不是科學。旅遊禁令的科學原理本來就很簡單- 切斷傳播鏈,防止疫情擴散。相反,反旅遊禁令,才是是政治考慮。禁中國旅客入境是歧視嗎?有人提出,禁中國人入境,只是反中情緒,不科學,甚至是歧視。

安南

全球警醒- 從反送中到武漢肺炎

2019初夏,反送中運動令香港成為全球焦點。不單單是警暴的可惡,還讓大家了解到香港人與中國大陸在追求民主自由和法治,甚至人民質素上的分別。簡單一句,就是HK is not China。同一時間,全世界突然發現,中國紅色資本已經控制香港,甚至全世界。

安南

2003 年沙士,我讀中學。停課的每天,我在家看新聞,記者會直播。看著楊永強荒謬的對答,陳馮富珍的無能,問到家居隔離人士投訴食物安排不足時,何志平「寸寸貢」地回應說,看看明天有沒有鴛鴦可以提供。看著記者鍥而不捨追問,打從心裡佩服,亦慶幸有他們。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