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塵

大家好,我是灰塵,這裡紀錄著我各種身心科看診的點點滴滴,因為看診前很想搜尋相關資料,結果發現很少相關分享,於是我決定自立更生自己分享(??

在診間玩沙鈴 看診篇12

通常看診是十分鐘,但偶爾醫生會卯起來跟我聊到天荒地老,真是感謝⋯⋯

上次跟醫生討論是不是應該做一下心理衡鑑,醫生也支持並且開了轉診單,不過最後是沒做,因為轉診的醫生說不需要。看完了轉診的醫生我其實心理狀況就沒有很好,可能對方的講話方式不適合我,所以我雖然藥還一大堆我還是回診看我原本的醫生。

剛走進去醫生一如既往的熱情的跟我打招呼,說看一下怎麼坐比較舒服,我注意到桌上擺了一罐看起來蠻有質感的玻璃罐,醫生就問我要不要噴,是茶樹的酒精的樣子,我就說呃⋯好啊,醫生就解釋這是附近一個賣玻璃的,不過單賣玻璃沒人要買,現在剛好疫情。他還說你戴了隱形眼鏡,觀察力真好(驚 我就說嗯,對啊,他就說這樣你看得到嗎?我就說看得到啊XD。

閒聊完醫生就問我上次去轉診的醫生,有沒有訊息可以跟他同步的?我就說他開了贊安諾給我,贊安諾可以吃多久?我問這句話的用意其實是因為我覺得它效果不強,但上網查說容易成癮我就覺得我要就加到效果強一點的份量,不然就不要吃,醫生聽完後好像沒確切說出一個時間,不過有提醒我小心成癮跟越吃越多顆,並且問我吃完有什麼感覺,我就說沒有很明顯的感覺,他就說照理來說會比較放鬆,不過沒有也沒關係,問我另一位醫生有給什麼建議嗎?我就說他說不需要衡鑑建議我去心理治療,但我有說我已經在諮商了,所以我就聽不懂他是什麼意思,醫生聽了就說,他也不曉得因為他不在現場,不過他說有個女士,(他就是用女士不是我自己選擇的詞彙,因為很少聽人用女士內心默默有種奇妙感 那位女士一來就說要做神經回饋治療(是這樣說嗎?我有點忘了,然後醫生就想哇,目的性真強,就問她,才知道她的心理師是完形治療學派的,不過覺得這個學派有不夠她的狀況使用的情況,所以請她來用別的學派同步諮商的感覺(?我也不確定,因為很多人不建議有兩個心理師,雖然不知道原因為何。總之醫生的意思就是可能另一個醫生覺得有別的學派可以彌補我現在學派對我不夠的地方,我就說喔,那我知道他的意思了,醫生就說可以協助他知道我了解的事情嗎?我就說他推薦我認知行為治療,醫生就說,那他有推薦什麼比較好的心理師嗎?(我覺得醫生很大的優點是,不會隨意否定別人的看法,這是我看別的醫生體悟到現在醫生的優點,沒有比較沒有傷害⋯⋯ 我就回答他我不喜歡認知行為治療,他就說那就沒辦法了,如果是不喜歡那種治療方式的話,他也還是沒有否定我不喜歡認知行為治療這件事。

接著他思考了一下,問我今天來有什麼要跟他分享的事嗎?我就說我已經很長時間讀不下書了,我之前還沒決定要考國考,我就讀的比較好,當我開始確定我要考國考的時候,我就沒辦法讀了(這個問題持續了很久,但我覺得是我自己的問題,所以沒有跟別人討論過,醫生就說這是蠻好的觀察,邊問我還沒看不下書之前有推薦什麼書嗎?我就說你應該都看過啦~他就說沒有,我們其實沒有想像中看那麼多書(不 我覺得夠多了 然後我說了「也許你該找人聊聊」,還補充道,我看不下的是國考的書,閒書比較還好,不過也不會很看得下去,他就說喔~是有特定的範圍,他說那如果現在「也許你該找人聊聊」在你面前0分最低10分最高,你有多不想看它,我就說十分吧,他就說那國考的書呢?我就沈默了,因為我剛給太高了對不起,也許是看出我的難處他就說破表也可以,我就秒答破表,他就說看來還是有程度之差,接著他問我不讀國考的書有什麼好處?(不是嗆人的語氣,他講話一直很溫和,我思考了一陣子說,我就不用思考國考的事情了,他稱讚我這個答案很好,我今天一直被稱讚耶,我是得到稱讚會成長的人(不 然後問我不思考國考的事有什麼好處?我就說就不會心情很差,然後他就說這個很差是有別於平常心情緊張的感覺嗎?我就說對,他就⋯⋯拿出了一個沙鈴,請我搖出那個心情很差的感覺,我就!?的心情接下了沙鈴,然後我還是沒搖,因為有種莫名的尷尬感,可能是年齡帶來的包袱XD他就說它可以代替語言傳達說不出的感覺,我就垂死的掙扎說,我說得出感覺,會讀一讀莫名的開始流淚,然後他說這是行為的部分~然後邊鼓勵我搖搖看那個沙鈴,我就跟一個醫生在診間搖著沙鈴,好微妙的場景,但我還是搖不出那個聲音,這太有藝術性了,就算是設計系的我還是無法理解XD,他看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就說不是沙鈴的聲音也可以,我就說是水流的聲音吧,其實我開始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了,只是直覺的回答,他問是怎樣的水,我回答他水龍頭慢慢流的水,雖然那時候只是直覺的回答,仔細想想說不定就是這種聲音,很安靜很孤單的感覺,然後我邊悄悄把沙鈴放回桌上,我忘了他講了什麼,然後問什麼時候開始有這個水流的聲音的,我那時候是心想,到底是為何會有那個聲音啦XD只好說我不確定,他就笑了說,不確定也沒關係,我們本來就沒辦法知道確切的日期,我就想說,不,我不知道的是,到底水流聲是什麼情況(雖然我回家就有點想明白了,我就說大概幾個月前吧?

他接著問我當初為何會想考國考,我就說當初讀設計讀到很煩,跟國考有點像越想去做越無法去做,他就說所以國考有點像讓你躲避設計,我就說算是,所以我就誘拐我哥叫我考國考,他就說聽起來你比較重視哥哥的決定?我就說不是,我內心有決定,但如果是我想做的,就會變像現在這樣,他就說這蠻重要的,注意到這種相反的想法,我就說我蠻常這樣的,醫生就感覺有點驚訝,然後問我這種想法在哪?我就說什麼意思?他就說身體的哪個部分,我就說心臟吧?(其實我也不曉得 他就說是想要的部分在心臟還是不想要的部分,我就說都在,他問那今天這個想法有跟你來嗎?我就說有,他就說那我們歡迎他來,他會歡迎我的各種情緒,緊張也是,每次都會很和善的跟它打招呼,他接著說如果是諮商我就會請你觀察心臟,不過現在只能請你注意那個感覺是來幫助你的,注意到這點你有什麼感覺嗎?我就說還是蠻困擾的,他就笑了,然後忘記提到什麼他開始跟我講解一個奇妙的諮商方法,可以用腦波知道你的情緒,有點像健身中心一樣鍛鍊它,還翻了一張紙給我,跟一份文件,開始很認真的講解,最後他就跟我說,他看我還有藥就不開藥了,而且感覺我不是藥的問題。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歡迎收藏、追蹤、分享此文,或是用拍手、小額贊助,給予我最實質的鼓勵❤️謝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