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泉

都市尋路人。香港獨立出版社「毫末書社」創辦人。著有散文集《浮生誌》。臉書:anita.yeung.752。Liker ID:silentspring

6.21「反送中」升級行動的光譜圖

五年前的雨傘運動教曉香港人:每當到了決定「是否升級」及「如何升級」的關口,就是一場抗爭運動最容易出現分化和弱化之時。

但就如「青年新政」梁頌恆接受香港《蘋果日報》訪問所講,示威群體是「懂得自我學習的人工智能(AI)」。五年後的今天,香港的激進勇武派已學精明了。6月21日的「升級行動」,便完全沒有向暴力發展,而是以「癱瘓政府運作」為目的;至於由中午開始至凌晨三時始完結的「包圍灣仔警察總部」(圍警總)行動,更充份展示激進派的思想飛躍:為保住基數巨大的民意,盡量將行動克制在輕量級挑釁行為之內。

據當晚在現場所見,反對陣營的光譜之濶、互相容納的量度之大,已經遠超傘運,總算是做到「兄弟爬山,各有各做」的motto。

6.21晚人群佔據的範圍極大,我嘗試記下在各小區的所見所聞,以證此說法。

6月21日夜,灣仔警察總部外的人海。

晚上八時,我由灣仔地鐵站步行到軒尼斯道和軍器廠街交界的灣仔警察總部。其時,軍器廠街馬路、行人路和行車天橋已經站滿了人。由軒尼斯道行人天橋看過去,黑衣人從天橋一直延伸到無窮盡(其實天橋轉彎後人群很疏落,但不在視線範圍內),非常懾人心魄。

這區域,是當晚最激進一族的主場地。此區人群站立密度特高,挑戰法律底線或灰域的能量也最大。投擲雞蛋、用噴漆在警總牆上寫字、用laser beam射向警總,都是此區人群認可的行為。但這兒人群的流動性也很大。通道上( 無論多擠擁的示威現場都留有通道,這是秉承自傘動的良好傳統)不時有一群群黑衣人離開和加入。

我也是進進出出的一份子。在附近「七仔」便利店吃過東西後再返回,已大約十時許,發現這區的燥動指數又略為上升了,人們向警總方向不斷齊聲高喊:「屌你老母!」

任誰都能聽出,這句粗口所包藏的是怒火與正氣。

我穿過軍器廠街天橋的人群,走到後排看看, 發現不過是五十米的距離,已來到另一個世界。人不算很多,三三兩兩坐在橋上休息、閒聊或看手機消息。這區域,可算是前線後方的休息區。沿天橋前行,來到演藝學院前的一段告士打道(即夏慤道)。靜悄悄的,沒有車,人也少;示威者早已用雜物鐵馬堵路,所以西行車輛在分域街口全部要轉出告士打道,東行線更是完全不見車踪。

由天橋慢步下來,向金鐘方向走,不久來到設在夏慤道中央路壆的物資區。幾個年輕人不斷呼籲大家「要載口罩」(因為有cam影住),又請前往軍器廠街前線的人幫忙帶生理鹽水到那邊,以備不時之需。這區域自然是物資後緩部。

物資部兩旁的馬路,是在黑夜中穿梭往還的黑衣市民,氣氛輕鬆,令人回想起2014年。這區域,可視為勇武及和理非的緩衝地帶。

大約十一時,我隨離開的人潮,經警總後面的夏慤花園向金鐘地鐵站走去。踏進花園,便屬和理非的主場。率先傳進耳蝸的,當然是「反送中」洗腦宗教名曲《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歌聲悠揚,氣氛祥和。

今次運動,宗教朋友起著重要的「軟墊」角色,令人刮目相看。6.12衝突前,他們通宵唱九小時聖詩,表達了反送中決心,緩和了現場戾氣,同時喚起了全港基督徒良知。他們的存在,也讓很多從不敢踏足示威現場的人知道:這裡光譜超濶,只要你來,就一定找到合適位置。

要衝有衝,要歌有歌,各有主場,共襄盛舉。

真的,在這場運動裡,社會每個組成部分都有著不可替代的存在價值。

聽了一會兒聖詩,我走到金鐘太古廣場一帶。尚有不少人在悼念6.15在此以死明志的反送中示威者梁先生。這一區,可說是預留給所有良知未泯者的「不談立場」區。

反送中運動所涵蓋的光譜,完全超越了傘運。在擁有如此龐大民意基數的時候,我認為堅持立場是必須的。但近日開始見到一些意見領袖提倡「見好就收」、「唔好趕狗入窮巷」。他們認為,「撤回」這一項要求已沒迫切性(因眼下政府已不可能再推修例),可放下不提,反而應集中火力,要求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612警濫權⋯⋯

但這想法也太一廂情願了。林鄭這政權,豈會是「你讓步,她也讓步」那麼好相與?見到你退,她只會進。當林鄭發現你們原來連「撤回」這排首位的訴求也可妥協,而站出來反對的人又因時日久了而變少時,她真是「睬你都有味」(懶得理你)!到時,不但「獨立調查委員會」要求落空,最基本的「親口答應撤回不重推」要求也如滔滔逝水,不見踪影了。在此懇請有影響力的反送中KOL,不要再提出和建制派口徑一樣(暫緩=撤回)的說法了。此時此刻,趁民氣仍在,更應堅持四大要求,而不是自動讓步。

團結在林鄭四周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