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飛竹

墨隱暗香伴紙生,飛來不見茶煙澀。 竹下流泉瑯聲去,一扇一舞踏玉歌。

第一章 青桃花 之二

妖界廣大,界中看似平凡的草木花石、虎豹鷹雀,都有可能是妖異一類。雖有各自的不同型態,但一般為了方便做一些精細事務,或是能隨意移動,大家便相約選擇化作似人一般的外型,除了可以統一身形方便來往外,也能讓不想隨意暴露自己種族的妖能夠稍作隱藏。

陸陵化形後,維持了動物妖天生精實的身形,相較於寬袍大袖、弱不勝衣的秀氣符青,他顯得要更有肌肉一些,平時穿著一身簡單的短衣及褲裝,較方便行動。

「符青你一到春天,就會結好多花苞呀。」陸陵撥開符青長垂的青絲,便看到了許多參雜在髮中纖軟的桃花枝條,上頭結著許多青白色的花苞。

「是啊,桃花就是春天開的嘛。不過要是開太多花,不好整理,所以還是剪掉一些吧,而且未開的花香氣最是濃郁,正好可以拿來燻茶。」符青瞇著眼睛,感受著髮絲被撥動帶來那細細癢癢的感覺。

天地靈氣縱橫無垠,妖界更是靈氣濃重,符青便是在山中靈氣澆灌之下,萌發神識成了妖的一株桃花樹,且與一般桃花不同,開著一樹青色的芳華。

「不過別全部剪掉啊,把太密集的地方剪了就好。」

「嗯。那我剪了啊。」陸陵輕輕的從符青的髮絲之間捋出軟軟的桃花枝,將上頭一連串還沒開的花苞剪下一些,只留下幾朵長的飽滿,看似就快要綻放了的花。

「阿陵,你挺喜歡人類,是吧?」符青忽然幽幽道,讓陸陵手中的的動作稍頓了一下。

「是、是啊。之前去人界時,給人類照顧過。是一戶很好的人家,種稻子的。」陸陵繼續剪下朵朵青花,將花苞放到一邊的木碗裡。

「他們後來怎麼了?還好嗎?」

「後來,發了戰亂,一家人逃到別的地方去了。不過還好,沒有什麼傷亡,只是走的急,家裡牲畜都沒能處置,我也就想不要跟去了,便回來了妖界。」

「你可以跟去的,他們應該會很高興。」符青雖然對人類不甚了解,但經年累月也耳聞了不少人族的故事,大概能推敲出人族的性格。

「是嗎。不過我也已經待了快十年了,在他們眼中應該是老狗了,要是活太久,會被覺得是奇怪的生物,所以乾脆就趁機走了。」陸陵說著,很快也已經將符青頭上的桃花剪得差不多了。

「剪完了,這樣應該可以了。」陸陵把剪刀放回盒中。符青捧起那碗青中帶白的桃花,撒了一半到了一個小木罐子裡,再放進了一些茶葉關上,好讓他們能燻上些芳香。

「這些花拿來做些點心吃吧!陸陵也來幫忙做一些?」符青笑問。

「啊,好啊。我去洗洗手。」陸陵跑向後院裡的小水池,奔跑之下起了不少塵土。

符青垂眼一瞥,稍稍揚手,用妖力帶起一片輕風,將快落在竹篩裡茶葉上的塵土給吹遠了去。

「好啦!洗完了,進去吧!」陸陵笑咪咪的洗完手又跑回來符青旁,完全沒發現自己差點毀了符青今天剛做的新茶。

「你倒是別用跑的,沙土都要撒到茶葉上了。」

陸陵回頭看了自己剛跑過來的路徑,雖然竹篩在陸陵剛到青花園時被符青偷偷移動過,但曬著的茶葉還是很靠近他方才奔跑過的地方。「啊哈哈,抱歉抱歉,一不小心就還是習慣用跑的,平常化為原形移動習慣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第一章 青桃花 之一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