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飛竹

墨隱暗香伴紙生,飛來不見茶煙澀。 竹下流泉瑯聲去,一扇一舞踏玉歌。

第二章 白鹿行 之十

發布於

     符青在姜元笙走後,回到竹屋找了小架子上的空間放好了露水,就走進寢室裡看看陸陵的情況。

     陸陵此時還是安穩的在符青的床上睡著,雖然陸陵的身形大,但還好符青在打造床鋪時稍微做的大了些,這下陸陵只有兩個腳板懸在空中而已,睡得還算舒服。

     陸陵雖然睡著,但是生來的警覺還是有些作用,一聞到符青身上的花香就悠悠醒來:「呼啊——阿笙他回去了嗎?」陸陵見符青若有所思地站在床旁邊,爬起身伸了懶腰問道。

     「阿陵,你要不要弄張床來睡呀?家裡還能放得下。」符青看順眼惺忪的陸陵,好像床榻一眠很是滿意,於是笑問。

     「啊?我也弄張床嗎?」

     「是呀,恰好明日要去妖都,不然給你買張?」

     「可是......」陸陵倒回符青的枕頭上,「我覺得阿青你的床比較好睡,我看你這床也挺大,不然咱倆個睡一邊好吧?」

     符青的軟榻乃是用靈紋木所製,靈氣濃厚溫潤,最是適合作為寢具,妖族沉睡其上,不僅可以涵養修為,還能屏除惡夢,一夜好眠。

     「可是你看你這腳都垂到空中了。」

     陸陵一望,才發現自己的身形要比床長上一點,「不然,我變成原形?」

     「那可不要,會弄髒,你平時經常都趴在地上什麼的。」

     「那有什麼,洗洗澡就好。」

     「你自己變成原形可以洗澡嗎?」符青心理想,還真沒看過有狗子會自己給自己洗澡的,那爪子恐怕不好用。

     「阿青你給我洗啊。」陸陵笑咪咪的說。

     符青想想,雖然沒有洗過狗,但是應該不會太難,「可以是可以,不過你洗了就不能弄髒了呀,你要怎麼辦?」

     陸陵也是陷入了思考,「不然,平時我也跟你一樣,用化形來活動?」

     「你要是能習慣就好,我無所謂。」符青自己倒是沒有什麼要求,只要不要把榻子弄髒就好。

     「那好呀!咱們今天就來洗澡!」陸陵開心道,這下每天可以睡舒服的軟榻了。

     ------

     「我說啊......」陸陵有些著急的湊到正在做事的符青旁,「阿青你今天不是要替我洗澡嗎?」

     「是啊,不過這個藥材要先放進去煮才行,你等我一下啊。」符青從儲放藥材的罐子拿出好幾種乾燥的藥材,先放到已經架好的小鍋子裡先泡開水,並慢慢煮。

     陸陵百無聊賴的趴在桌下,等著符青,過了好一會兒,都快要睡著了時,符青才總算是弄好了熬藥的爐子。

     「阿陵,好了,咱們去井邊吧!」符青記得櫃子裡還有之前拿來洗床單的肥皂,便去拿了出來,順便從地窖扛出了一個淺木桶。

     「阿青,你這種配備,不會是要用洗被子的東西來洗我吧?」陸陵聞到符青手上的肥皂味,盯著正在找刷子的符青問。

     「咦?不行嗎?」符青看看陸陵身上的毛草,再看看手上的肥皂,怎麼看都覺得很適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第二章 白鹿行 之一

第二章 白鹿行 之九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