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ndY

关注数字极权(监控审查宣传)、社交媒体和广义AI带来的社会问题 Ph.D. student in Information Science

互联网数字宣传战(三):墙内外,进击的五毛

【本文为系列文章的第三篇。在眼睁睁地看着推特放了数据后,大家都在研究和讨论,深感我这个flag拖得太久了……于是在巨大的愧疚感下,我终于码了这篇文章……基于我有限的了解,不求完整,但希望清楚。我其实只能说简体中文世界内的互联网宣传手段。但,赛博空间本身是没有边界,所以其实针对于更广义的泛中文互联网世界】


中国墙内的互联网宣传,应该是相当出名的。五毛(50 cents),或者说(政府雇佣的)网络评论员,可能多数人都有所耳闻。这个称号的本意是讽刺这些人发一贴能赚五毛钱。King Pan & Roberts (2017) 曾经基于政府泄漏出来的数据发现,很多政治宣传或者说五毛贴,其实是由普通的公务员在完成(所以恐怕,不是计件工作?)。而且这种宣传是“任务”性质的——比如清明节,就会有一大波纪念烈士的宣传贴。不过,这些贴子有相当数量其实是被贴到了政府网站上,通常人们并不会见不到。在这篇两年前发表的文章里,他们估计每年大概有4亿条以上的五毛贴被制造出来,其中2亿多条是在各种社交媒体上。

King Pan & Roberts 文章内的配图

比起研究审查,互联网上的宣传可能是一个更棘手的研究对象。这个研究应该算是针对中国的互联网宣传战进行第一个实证研究了。我曾经问过Gary King,有没有在继续做这方面的研究。他说没有,虽然他也想。因为对这个领域进行研究有个很大的难点:如何确定那些贴子是有政府背景的宣传内容,而非普通的“自干五/自带干粮的五毛”(这点也是他对我的推特研究的最大顾虑所在)。他说,这类研究就是非常的机会主义(opportunistic),有机会(政府泄漏数据)就做,没有的话就做不了了。

另外,根据King Pan & Roberts的这个研究,中国互联网上的政治宣传以唱赞歌、正面宣传为主,嘲讽、抨击“敌对势力”为辅。这样的贴子我猜多数人应该也见过,不过讲真,多数人应该确实也不在意/不会相信,因为那些贴子的做作痕迹实在是太明显了。甚至在韩荣斌(2015)看来,其实是有反效果的:因为这会让真正支持政府的普通网民显得很尴尬——你要是支持政府,别人会说你是五毛,就不相信你说的了;甚至,还会让人们对政府的印象变差。因为五毛的存在,自干五的日子肯定也不容易。

不过,这种给政府当啦啦队的现象,倒是和Guriev & Treisman (2019)的模型推演结果也是一致的:现代专制政权的信息操控,核心是表现出自己的竞争力,让民众们相信自己是最好的选择。

Guriev&Treisman的“信息化专制”理论认为,现代专制政权的延续并不太依赖于暴力手段,而是对信息的博弈:清楚当政者底细的精英会各种手段(eg.媒体)告诉民众,领导们尸位素餐,我们需要改变;当政者就要使尽审查和宣传手段来阻止精英放出的信息传播开来,然后又要让民众们知道ta们才是最优选择,而且最好不要公开使用镇压手段,否则会暴露出当局的无能。

其理论中还有些很有趣的观点:民主社会需要一个规模足够大的“有见识的精英“(informed elites)且大众要足够关心政治(the attentiveness of the public to political information)。没有前者只有后者,民主/专制政体都可能被转变为信息化专制,之后民众就会逐渐变得充满理性的无知(rational ignorance )。而“信息化专制”能够得以形成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平民和精英之间在政治知识上的巨大隔阂。

Yes. Information Matters.

当然,有趣的是,很多人都会觉得自己是有见识的(informed),或者说了解这个世界的,不会被审查或者宣传欺骗。在某种意义上,这个确实不假,周永明 (2005)很早发现了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并不一定是毫不了解墙外的信息,相反,有时候ta们的信息还相当及时。他称之为“知情的民族主义“(Informed Nationalism)。

但我个人认为,informed可能不是一个在公共议题上变得理智的充分条件——知道某些信息,但是囿于思维方式、知识能力和认知局限,并不能合适地去处理、理解它们。这才是我认为的多数自干五/小粉红的问题所在。

但,这并不是说宣传就没用了。Haifeng Huang (20152018)就认为,政治宣传的真正作用其实是在于向大众传递一个信号,来证明政府对社会还有着强大的控制力,能够稳定政治秩序。而且这个信号确实有用:虽然人们不一定买账、甚至会恶化对政府的看法,但其实显著降低了他们抗议或者持对立立场意愿(其实做到这个,都不一定需要官方宣传,只需要通过信息操控形成一个小粉红/自干五们排山倒海、汹涌而来的景象就可以了)。

我不得不说,这个信号确实是有效的。Propoganda,本身就是一种恐吓。我甚至觉得,宣传同时也是一种对支持者放出的信号:团结起来,站出来,你有我们的支持(我计划中的研究之一)。

当然,在墙外的话,情况有些不一样。针对海外华人和外国人,自然会不一样一些。在过去,墙外宣传是以各种媒体为主。但现在,它们已经学得很聪明了。不仅会花钱在Twitter 上买广告,宣传(promote)他们的Twitter,还会直接去外媒上买广告,然后放上自家的文章。(嗯,被墙内喷充满西方偏见的纽约时报,因为收钱以广告的形式刊登了China Daily的文章在墙外又被喷了一遍;前几天还看到另外一家外媒,CBS还是啥的,因为刊登了中国的文章却没有显著标明是广告,也被喷了一遍。)另外,在官方推特号上发各种各样的大好河山小视频这类操作,也是数不胜数,这大概可以视为传统外宣的美化功能在社交媒体上的直接延续。总之,在花了无数的钱做低效海外宣传之后,墙外宣传已经有了明显的进步……

同时,墙外自然不会只有媒体宣传。墙内能见到的五毛水军,自然也不会在墙外消失。而且既然读者不一样,目标不一样,那么方法上就可能也不一样:墙外(至少推特上)的内容可不是唱赞歌,而是对所有威胁和挑战进行针锋相对的攻击。这是我自己针对推特水军的研究,但由于Matters编辑器离奇抹去了我写的另一篇草稿,所以这介绍就要再等一下了……文章还在under review中,我就先贴一下摘要……

声明:1. 这个研究是针对2018年10月之前的中文推特政治水军,所以不包括对现在HK或者贸易战的分析;2. 现在的中文推特水军宣传进化得很快,比起我们研究时不仅规模极速扩张且策略有更新,所以对当前局势不完全有参考意义。

其实,针对这群水军的分析报道已经很多了,NYT WSJ等等等等都有,大家很容易搜到,我就不赘述了。傅教授之前的文章也是针对它们的,值得一读。

Bolsover&Howard (2018) 也之前研究过这个问题。可能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论文后来竟然会被墙内的人拿出来想打脸Twitter Facebook,说这里没有中国政府背景的水军,全是反动派的机器人。我猜他们自己也会很尴尬,倒不是被当枪使了,而是这份研究的问题不少,本身确实不好意思拿出来多说。其中的问题我也会在介绍自己研究时详谈。

1 人支持了作者

中國是怎樣打「反送中」這場資訊戰?

互联网数字宣传战:一场并不奢望我们能大胜的战争

互联网数字宣传战(二):数字世界里的水军们如何介入现实世界里的政治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