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9 篇作品累積創作 31714 
ZandY

Twitter中文水军:在不存在的世界里打一场宣传战

这篇算是完成我立下的flag,介绍自己对Twitter中文水军的研究。在Twitter几次公开了中文水军的数据后,无数媒体(WSJ、NYT)、智库(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

ZandY

与审查共存(三):审查还可以产生什么影响?

这篇文章主要是对Molly Roberts新发表的题为”对网络审查不服从的韧性“的文献综述的大致翻译,是系列文章的第三篇。意译为主,会有在尊重原意基础上的、适合Matters读者群的改写。

ZandY

与审查共存(二):对信息征税

这篇文章主要是对Molly Roberts新发表的题为”对网络审查不服从的韧性“的文献综述的大致翻译,是系列文章的第二篇。意译为主,会有在尊重原意基础上的、适合Matters读者群的改写。

ZandY

与审查共存(一):沉默的不服从

这篇文章主要是对Molly Roberts新发表的题为”对网络审查不服从的韧性“的文献综述的大致翻译。意译为主,会有在尊重原意基础上的、适合Matters读者群的改写。在黄色错位线后加入必要引用,在灰色模块里穿插个人评论。

ZandY

怎么共享大家的Matters黑名单?

@Deserve 给Matters做了一个开源的全站评论屏蔽功能,而且现在已经迅速升级到了可以共享黑名单的功能(之前已经安装的胖友可能需要卸载了重装一下)。既然如此,那不好好用起来简直对不起ta的努力了。

ZandY

用数学来保护民主(搬运整理一些关于gerrymander的讨论)

【本文内容是基于Harvard Data Science Journal的创刊会议,视频在这里,介绍在这里。会议上午是讨论美国人口普查中的隐私问题,下午就是讲美国的选区划分不公平问题(选区划分需要基于人口普查数据),或者说gerrymander。

ZandY

互联网数字宣传战(三):墙内外,进击的五毛

【本文为系列文章的第三篇。在眼睁睁地看着推特放了数据后,大家都在研究和讨论,深感我这个flag拖得太久了……于是在巨大的愧疚感下,我终于码了这篇文章……基于我有限的了解,不求完整,但希望清楚。

ZandY

follow up一下关于推特水军的讨论

就,我的论文在under review中,之后会详细介绍下这个(sorry,还有一堆flag没完成) 针对这篇综述进行一点clarification:推特是删除了20万+账号。不论是第一批的900+还是后来的4300+账号都不是当时删除的,那些账号是被公布出来作为例证/用于研究的。

ZandY

不是“rumor”,不是“謠言”,是“谣言”(旧稿重发)

因为看到有人写类似主题的文章,就把自己大二大三时的东西贴过来…… 只是,后来发现在欧美类似的rumor研究已经甩了华语界好远……之后有空再介绍了一下(flag 太多了……最近完全忙不过来)近段时间以来,受天津港爆炸事件影响,网络舆论中的“谣言指控”显得越来越频繁。

ZandY

要批评推特封号的话,就可以来看看他们弄错了什么……

BBC的一篇报道,能直接阅读的朋友就不要看我的翻译了。大意就是,KCL有个研究“中俄假消息和AI”(Disinformation, and how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can empower the tools that China and Rus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