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蛙

思維引導行動,行動導致結果。

痛苦不会自动消失

(edited)
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

对方又发来了很多信息,映入眼帘的内容一再让我心中沸腾、愤怒、厌恶,像一座积聚了 力量势必要爆发的火山,隔了数日依然无法平息,隐隐作痛。

我需要获得一种平静让自己的内心安静下来,于是我放下手机放下工作,选择到山里走一走。

非假日人不多,我终于可以摘下口罩大口的呼吸,置身于无比清新的山林中,我的心情顿时明朗了许多。

原本也只是想在山中平地上走一走躲个清闲罢了,走了一段时间发现指示牌上提醒前方有登山口有观景台有顶峰有洗手间有凉亭。我当时是朝有洗手间和凉亭的方向走去了。

我没想要登山,没穿登山鞋,更没准备登山装备。现在我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原路返回,一个是继续往前走登山口的方向。

来都来了,都走到这里了,总不能就这么回去吧。

人是很容易妥协的,妥协的理由往往很简单,简单到不可思议。

往登山口的方向走去,在没有装备的状况下开始了登山,当时的山中刚下过雨路面又湿又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往深处去。

似乎面前的这条路很少人走,石面阶梯上长满了青苔,青苔上覆盖了一层落叶,可能一个不小心的踉跄就会顺着好不容易爬上来的阶梯滑到深沟里去。

终于距离顶峰台还有三分之一的路程,也就是在三分之二处,双腿已经开始发颤,心脏在胸腔里猛烈地跳动,再有十分钟就两小时了,头开始眩晕身体变得很沉重,我想我可能要放弃登顶了,反正今天也没想到要登山,于是我一屁股坐下来停止前进。

这时突然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我想应该在不远处,应该在顶峰台。

都爬到这了,总不能就这样回去了吧,哪有胜利就在眼前却折回的道理。

又听到有人在大声嚎叫的声音,听上去很解压的感觉,感觉很舒服。回望走过的路,一眼看不到尽头,而顶峰距离在不远处,与其回去不如试一试继续往前走,看看会有什么收获。

一步一个台阶,一步一个脚印,腿像灌了铅似的,拖着疲惫的身体我硬着头皮倔强地往前。

终于又二十分钟,我爬到了顶峰。

山顶风很大,出的一身汗被风吹得直打哆嗦。从高处望去尽收眼底的风景,是不同于往日的另一番景象。此时最大的感受是,幸好我没有半路返回,累也值得了。这一刻我的心里是空的,脑子里也是空的,只有眼下的山、水和城市。在这种难得放空的状态下,我安静地呆了很久。

为什么这次登山我感觉这么辛苦?是没有提前准备好?是太容易放弃?还是心里的障碍太多?

最后我认为是自己心里的障碍太多。被过多复杂的信息和负面的情绪影响太深,始终徘徊在无法放下、不可接受及不知该如何处理的极度不安之中,摇摆不定,没有一个确切的方向。而这些痛苦都来自于我曾经最亲近的人。

爬了一次山就释怀了吗?不是。只是高压的神经得到了一个喘气的出口,心底的负累并没有丝毫减轻。

“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我不停地在重复圣严法师的这句话,想要找到解决瓶颈的窗口。

登顶不容易,尤其是一开始就没想过要登顶;如果是一开始就抱着登顶的态度,过程中也许就不会这么累。

我现在要面对的问题是,下了山我该怎么办?又回到之前的状态?还是试着去处理它?

痛苦不会自动消失。只是来走一走却变成了来寻找答案。

最后下山了我依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它,但我知道如果不试着去处理,就永远在半山中折回找不到答案。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