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蛙

科學的盡頭是哲學,哲學的盡頭是神學,神學的盡頭是宗教。

《飄在荒蕪》

發布於
修訂於
我在深淵不醒,魂在山野飄零

终于,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这条走过无数次的街,灯光淅沥昏暗,越走越长;路上的行人,形影单只,不慌不忙。你猜,他们是要回家?还是要去哪儿?


另一条街,灯火通明,川流不息;他们成群结队,他们熙熙攘攘。你说,他们是因为寂寞而狂欢?还是因为狂欢而更寂寞?


昏暗灯光下,黑暗中的身影看不清轮廓,没有表情,没有叹息。

轻轻一吻岁月无痕,吹过的每一缕风,都是一首你熟悉的歌;浅浅一笑人间烦扰,看过的每一场分离都是别人的劇,在这里,我把看过的風景写成了一首你不曾听过的诗。

山间的绿

海底的蓝

是你的皮囊


温柔的甜

苦涩的咸

是你的悲欢

 

你的皮囊

你的悲欢

是一片草原

是一座深渊

 

你让我沸腾

让我沉寂

你让我期盼

让我空喜

欢喜,是你

悲怆,也是你


春风的万里城红

是你复生的苏醒

夏日的烈焰如歌

是你羁荡的花火

秋分的萧瑟满地

是你凛冽的温和

寒冬的阳春白雪

是你终前的孤傲

 

你给我涅槃的春夏

给我重生的冷冬

你给我曙光

给我灭亡

 

生,是你

毁灭,也是你

我在深渊不醒

魂在山野飘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