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體廢作人

香港輕小說出版作者。 2017──《DSE幻想校園》 2019──《錯的人生,對的人》、《叛神軍團》

《留給世上的未來》第九節

發布於

十八廿二的女生,彷彿是一塊生長在大樹枝頭的葉子,高高在上,走到哪裏也能吸引陽光,得到需要的養分。如果懂得打扮,更容易成為焦點。「青春無敵」,大概不只是色情場所專用的詞彙,而是我們女生最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掌握人生的時光。當然,之後想走上更光芒萬丈的人生,這個時間更加需要懂得利用自己的這一點。人生是公平,今日沒有努力,當他日失去優勢時,便需要花更多的精神力氣去搶回來,因為妳從未想過有些事,是需要努力才會得;相對今日花盡心神也得不到的,那些經驗會在成長後變成優勢,幸福自然更容掌握。我信這就是身為女人的命運。

我不是天生麗質,但偶然間也會出現一個半個追求者,可能是「占卜少女」的身分,不同年齡層的男人總會帶着不同程度的「色想」光顧,所以每次為客人占卜,我也不喜歡獨處於一個地方。可能是尖沙咀海旁、中環碼頭、城門河附近、赤柱大街、觀塘海濱公園……就算人煙稀少,也要找個近海的地方,因為我相信女人是水造的,有水的地方自然可以令我安心起來,專注自己的占卜工作。結果……那個「水」出現了。

「小妹妹,這裏是禁止販賣活動。」

「我哪似在販賣活動?」

那個保安員看似大叔,無奈地斜視着我。平日外出工作的我,不會穿得太過像「神婆」的樣子,只會跟一般森林系的女生差不多,還會拖着一個特製的行李箱,它有我一半的高度。頂部加裝木板,鋪上厚布便可以提供占卜服務。或許這樣子,反而被人覺得我是做手工創作的文青。

「你這個檔子不是在賣手作嗎?」

「我是義務占卜師……」

「哈?看不出來!還以為中學的義賣活動。」

雖然當時的我很想說,要不是我沒錢讀大學,今時今日已經大學畢業了。現在被當成中學生是有點不服氣……當然我十分清楚,他沒有說謊,他是真心覺得我是中學生才令我氣憤。

「那我可以繼續坐在這裏發呆吧?」

「可以……反正無聊,不如妳替我占卜一下?妳是不收費吧?」

我嘆了口氣,就是因為不收費,這個男人才會來白吃,他亦沒有說謊。也罷,就給他一個奇怪的預言,氣他個半死也好。

「……我想預測一下自己的桃花運。」

一把年紀還在想栽培出戀愛的種子嗎?要是他有着這顆熱情的少女心,便更好玩。

「請你盡量告訴我關於你的事吧,例如真名、真實年齡、現在的感情關係、有沒有心儀的……就算心儀的是男人也可以,只要坦承告訴我。」

「……要那麼詳細的嗎?塔羅牌不就是專心想着問題,然後抽出三張來看的嗎?」

占卜當然是不需要個人資料,不過聽這個大叔的口吻,似乎他也略懂一二,要作弄他需要認真一點。

「塔羅牌是有靈性,如果你能夠對它坦白,開放自己的心靈大門,迎接它的力量,它才可以回應你真正的自己,內心的你。來吧……不要疑惑,對塔羅牌說出自己的事……」

我將塔羅牌放在桌上,他認真地看着,似乎真的相信了我的說話。

「……塔羅牌,跟你初次見面,你好啊……你……近況可好?有沒有遇上令你不快的事……?」

「你啊!不用跟塔羅牌寒暄的!有話直說吧!」

「啊……是的是的……我以為一開始要跟它建立關係……」

那大叔尷尬笑着,奇怪的是……他跟我搭訕開始,一直也在說真話……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男人,跟我說話時沒有一點保留……或許……他是傻的。

「……我姓水,叫……」

姓水……這個男人姓水的嗎?

「今年四十三歲,回想過來,人生彷彿只是活了十多年,前半生的日子都像是渾渾噩噩,要是好命的話,女兒也應該有一個,想必也跟你的主人差不多年紀了。哈哈……」

他是認真的……認真覺得我是個只有十六七歲的小鬼。

「……直到三十歲那年,我找那個每年也會光顧的算命師,他告訴我,那年會有一次唯一的桃花出現,那個將會是有緣人,命中注定她會是我唯一的女人……結果,那年我真的遇見了她,相愛十年,之後在兩年前終於跟她結婚了……」

切!一個已婚男人找我想問他未來的桃花運,想搞婚外情嗎……或是說……

「可惜……一年前,她意外身亡了。」

說着,我看見他仍然保持着微笑,但眼神失去了剛才的神氣,就像失去焦點,一直看着我的塔羅牌。

「……塔羅牌,你知道嗎?我一生中,未想過自己可以如此快樂。過去每一件事也會有人給我安排,父母在我讀書時會替我選擇學校,讀大學時中學老師會給我職向指引,畢業前又會有大學教授推薦工作,公司中一切也由上司或顧客決定,我就像是一個執行者,去執行別人給我的工作,然後安安樂樂等下一次上班。直到我遇上她,看見她在街邊賣自己的手作,我才明白到,什麼是『自己』,什麼是『我』。塔羅牌啊,說起來,她跟你的主人真的很相似……」

他沒有說謊,就是說,他的搭訕,不是偶然。

「塔羅牌……我想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出現另一個她?或是像那個算命師說的一樣,今生今世,我也沒可能再遇到可以給我看見未來的人?」

當下,他的眼神沒有疑惑,一直在意面前的塔羅牌。彷彿忘記了所有用塔羅牌占卜的過程,我隨心地為他翻開了第一張牌。是「命運之輪」的逆位。

「……這是什麼意思?」

「這……一切隨緣,就像潮汐漲退,日復一日,沒人能逃脫自然的循環,因為命運不是由人可以控制的。」

「啊……就是什麼也沒有說吧。」

「不對,答案很清楚,就是不要強求。緣分來到時自然會有所安排。」

「是這樣子……我可以再翻多一張嗎?我感覺到下一張似乎有什麼玄機似的!」

「這……沒有這種占卜方式的!」

他伸手想翻開,我著急握着他的手,一股來自他手背的熱度傳到我的掌心,令我不自覺地暖和起來。不是的……為什麼他的手背會這麼暖……

「妳……妳的手很冷,不舒服了嗎?」

「不是……」

說着,我還未有意識想鬆開手,直到他搖晃着自己的手時,我才發現自己的無禮而放開他。

「對……對不起。不過……真的沒有這種占卜方法!」

「看看吧,就算隨緣,也需要自己伸手去握住,緣分才會掌握得住呢!對不對?」

「你似乎很喜歡強人所難?」

「啊……是嗎?冒犯了妳,不好意思……」

「……不……我不是想怪責你,只是心口一致的人……很難得……是個好男人。」

那男人有點愕然,我亦為自己的一時口快感到尷尬。怎料這個人,突然伸手翻開下一張牌……真是亂來。

「這是什麼牌?」

「你真是……唉!什麼牌也沒關係,你不尊重它,它也不會回應你的所求。」

「哎呀……就把妳所知的告訴我吧,沒關係……」

這個男人……是發自真心的亂來……

「是劍二!就是說……說……」

我看着這張牌,突然在腦海中閃出一個答案……

「小妹妹,那是說什麼?」

「……意思是,你已經作好決定,一切也準備好……真奇怪,先是命運之輪,然後是劍二……太矛盾了……你翻牌的時候在想什麼?」

「……沒想什麼,就是想知道塔羅牌有什麼想跟我說……這對劍,很精美呢……你不是說這會不準呢?」

「你……別再亂搞!我要走了……」

「那妳明天會再來嗎?」

「……來不來有什麼關係?」

「我只是在這星期當替工,想再問多一些問題!」

我想了一下,本是應該給他名片……

「……未來的事,明天再跟你說。」

「那就是說妳會來吧……」

「啊……不知道啊!」


「Womi,這聽起來只是妳受不了忘年戀吧?」

「還只不過是十多年,未過三十年也不算太過。」

若水邊煮着雞子,邊笑着說:「……真是夢寐以求的故事!但男人始終是男人,沒可能一輩也不會說謊?」

Womi聽着不悅起來:「對啊……他真的在說謊!但也只有那一次……他在說謊。」

IT草聽著急着問道:「上牀前或是上牀後?」

Womi反了一下白眼,若水卻補充說:「可能是介乎於上牀前與上牀後中間呢……發現原來……叔叔不行了!噢……」

IT草和應着若水一同怪叫,令在場的女生也似笑非笑的樣子,Womi卻認真反駁:「什麼也沒有啊!拜託你們不要污衊我純真的心靈!」

君怡說:「那……他騙了妳什麼?」

「……他說……他不愛我……在我『表白』之後。」


假如上天注定你要愛上一個大騙子,這倒是一件不幸的事,但你的個人意志還是可以決定是否跟他一輩子,縱使你知道他一定在說謊。可是……當注定的人縱使他不會騙妳,卻因不夠愛妳而不敢跟妳走在一起,這又如何?

在水先生當替工的最後一天前,我每日也會來到坐着發呆,彷彿……就在等他來跟我搭訕一樣。而這個水先生,每次經過也真的會跟我說着他喜歡的類型,有意無意間跟我比較,說得我就是他喜歡的類型似的……但我一點也沒有反感,因為他沒有說謊,彷彿一直在欣賞我,縱使我反應冷淡,他還是會覺得我是個有趣的女生,還補充一句說:「妳這種女生就是有優越的條件,一定會找到理想的男人,如果我還年輕,一定不會放過妳!哈哈哈……」

自以為看透世情的大叔,說的話不單令人氣憤,更有種看不起人的傲慢。本來我也是這樣想……但他每次說話的末端,總是隱隱帶着一份蒼涼,令人摸不清他在讚賞或是嘲諷,就算沒有說謊,也不會了解他的思想。於是,我決定反擊!

「你又知道我不會喜歡你?」

「那是一定,因為妳條件好。」

「那如果我說我真的喜歡了你?」

我在賭氣,我才不相信這個大叔不是別有用心。可是當我說過之後,竟然發現了他的回應是在說謊!

「那抱歉……我不喜歡妳。」

「……說謊!」

聽起來似是我被拒絕才會激動,其實我只是不明白,一直以來的相處他也沒有說謊,何解偏偏這句無心的戲言,他卻要認真地騙我?

「我……我不喜歡說謊的!」

沒錯,這句是真心,那為什麼要做一件自己不喜歡的事來拒絕我?不不……是拒絕我的戲言?我只是不甘心……不甘心他認真地騙我!

「哎呀……小妹妹,妳中學畢業後再談情說愛吧!」

「我二十四歲了!」

「真的假的?」

「真的!為什麼要騙我說不喜歡我?」

「我……沒有!」

「那你為什麼一直在說我有多好,你不是因為喜歡我嗎?」

「這……這是因為妳真的有這麼好!這個我沒有說假……」

「我就是知道你在真心喜歡我,卻不明白為什麼要拒絕我?」

糟了,連我自己也不小心認為他在拒絕我,我才不是認真對他表白。

「……因為我沒有想過妳會接受我……所以才大大方方地告訴妳有多好……這麼好的女生……跟着我……會破壞了妳的人生……」

聽着這句說話,彷彿我明白了多一點。於是安靜下來聽他說:「妳知道嗎?能夠找到一個可以愛着的人,比起找到一個愛着自己的人是更加幸福。」

「聽不懂……」

「因為那個人是能夠讓你付出一切去愛上,可以毫無保留地照顧她、呵護她、保護她,就像那次的牌一樣……就像那一對劍,有妳的美麗,才會顯出我的明亮……」

「一般來說……不是應該比喻女人為長劍,男人就像劍鞘來保護她的嗎?」

水先生搖搖頭:「保護人的說法,是擁護男人主權地位的大男人主義才會說,而我想說的是,因為有妳在身邊,我才可以變成跟妳一樣奪目的佩劍,這樣才是真正的匹配。」

雖然聽起來有點奇怪,但似乎我也喜歡後者的說法,不用委身於人,對等的關係亦是我想追求的愛情……不好了……這樣下去我真的會愛上這個大叔嗎?說笑吧……但是……

「既然你也認同我,為什麼你不接受我?」

「說了吧……我是無法給妳幸福的。」

「……又說謊!你每次說謊也正是打擊我的未來!」

我看着他錯愕的表情,對了……或許倒過來,再爭論下去,豈不是變成了我真的喜歡了他?

「我懂了……」他說着,一面恍然大悟的樣子。

「原來由第一天開始,妳已經喜歡了我,才對我說那些預言的事,目的就是想吸引我注意……要我去愛上妳!」

才不是啊!這個大叔的腦袋在想什麼?偏偏這個結論是他真心相信的事情!

「我怎會這樣做?」

某程度上我沒有這樣做,但似乎,我的行為跟我的理性脫軌了。

「那妳為什麼堅持要我接受妳?」

我沒有啊!

「不是……我只是不明白……」

「那用不著這麼激動來爭辯吧?」

放屁!我哪有激動……

「也……也許是激動了一點。不過……」

我絕不能說出自己看懂男人說謊的秘密。

「……被另一個男人一直在欣賞,或多或少也有種優越感吧。也因此更加不明白你這樣人,明明是喜歡卻絕口不認……」

水先生點點頭,似乎接受了我的解釋。他說:「那我給妳選擇,有個同樣欣賞妳的男人,比我俊俏一點……」

「一定是他而不是你……」

未等他說完,我已經下了定案,他亦無奈地說:「……就是吧……我何必去為這種幻影而失落一次?」

不過,其實我未說完:「……但我肯定一點,你是我遇見的男人中,唯一沒有對我說謊的……至少在你否定愛我之前也沒有。」

糟了……我在說什麼?

「……妳是說真的嗎?」

「我……我不喜歡說謊。」開玩笑的時候除外,認真時,我真的不會騙人。

這時,他卻笑了一下:「也沒關係……說謊也好,我當妳在欣賞我的坦白吧!妳會是個好女人,希望未來還會遇見妳,會遇見一個更成熟的女人。」

當他說過之後,默然轉身離開。過了一會,我才想起這天是他最後一次在這裏執勤,我就連想去追問他也感到奇怪……我又不是喜歡他,只是這樣被他逃走……想說服他也沒機會,但為了這種無聊事而去糾纏上去……就更奇怪了。


「Womi,那不是愛情故事!只是一個傷透妳心的故事!」若水說着。

Womi淡淡反駁:「我沒有說他是傷了我心,不過因為他……我開始跟欺騙我的男人談戀愛……因為……我也想找到一個,自己值得愛上的男人,無論他是否在騙我……」


實體本網上訂購:Pena Store (香港地區限定)

特別推薦其他免費試讀平台體驗:tbc 版本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