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 篇作品累積創作 6172 
安弟弟

最危險的地方

猶記得當年剛入伍頭一天,滿身菜味,整天敬禮「長官好」,被操的精疲力竭之餘,還禁菸,搞得我們幾個煙鬼在身、心乃至靈的部分皆交瘁不已,痛苦萬分。在新訓中心,連隊總會分派其中一個班為「打飯班」,顧名思義,就是負責去伙房打飯,搬重的要死、幾百人份的食物,穿越半個營區,獻給其他弟兄和長官享用。

安弟弟

三重出流氓

最近,朋友A在物色房子,三不五時會丟些照片進群組,徵求我們意見。我看他找的標的大部分都座落中永和,便隨口問了一句:「不考慮三重喔?」「不要,三重出流氓。」 不得不承認,對於三重我曾經是有點害怕的,在這個宮廟遍地開花之地長大的過程中,我遇過警察拿著我生平所見最大把的槍在路口臨檢,也...

2
安弟弟

當兵時遇到的靈異故事

從踏入軍營的那一刻起,我就開始聽到大大小小的鬼故事,幾樓的廁所有小女孩、某棟樓的地下室有哭聲數不勝數。鬼故事如此氾濫的原因,一來是一群男的在裡面百無賴聊,除了拳頭,能動的就剩下嘴了,七嘴八舌之餘連民國四五十年代的故事都流傳到現在,簡直文化傳承典範;二來,人人都想安全下莊,為了降低...

安弟弟

冬天的土耳其

僅一眨眼,便從歐亞交界的童話世界回到人潮洶湧的亞洲了。來簡單記錄一下這趟土耳其之旅。首先,去程我們搭的是SAUDIA航空,到吉大轉機去伊斯坦堡,當時沒想太多,後來才在網上發現吉大是「世界最爛機場」榜上前幾名的選手,差點嚇死。

安弟弟

火車

我在一列火車上醒來。鄰座有幾個人在吃火鍋,搖頭晃腦的唱著「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吵死我了,我在心裡默默詛咒他們被土匪打劫。隱隱約約,遠處好像傳來一聲槍響。我決定起身去找個安靜點的位子。這時,迎面而來一個全身英倫學院風的男孩,戴著厚重的眼鏡,手上還拿著根樹枝。

3
安弟弟

在肚子裡潛水

還記得剛開始,媽媽總是叫我和你說話,而我老是以你聽不到為由拒絕配合,後來才發現,原來話不是真的要說給你聽,是要給媽媽聽的。當媽媽聽著我對你怪聲怪調的說話,被逗樂了,心情一好,你大概就能長的更壯一點。這個階段,你已經開始有聽覺,可以聽到媽媽的心跳和腸胃運動,說不定也可以聽出來媽媽是不是準備要拉肚子。

安弟弟

序幕

前陣子,兩位好友興奮的告訴我他們將在2020年2月2日結婚,因為20200202,倒著看一模一樣。WTF?笑罵著這低能的理由之餘,倒也真心替他們感到高興,能在這新的一年往前跨上一大步。2020這個只會出現在科幻小說裡的數字,轉眼就已來到我們腳下。

安弟弟

身在海外,關於肺炎我見到的景象

下班後,路上戴著口罩的人比上班的路上多出不少,原因無他,就在幾個小時前,第一個新型肺炎確診案例出現在菲律賓了。一位中國籍同事因為喉嚨癢,要去醫院拍個肺部片子求安心,結果被急診室以不浪費醫療資源為由拒絕。一位印尼籍朋友因為公司緊急規定禁止休假返家,哭天哭地,從蝙蝠到武漢全罵了個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