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刀刀刀刀

我是廢文刀 理想是想做個善良且正直的人

回應一篇陸生健保的文章,寫一點陸生老屁股的碎碎唸

前文在此:http://www.limedia.tw/opinion/3210/?fbclid=IwAR17Zy4tk449nVOElsExUScJ3yoNUt56_XGyD0HHHUYMwMWzsc96LgT2Hvc

看完這篇文章,總感覺有種不吐不快的感覺,所以我順手寫一寫我這個陸生老屁股的碎碎念。

挺有意思的,我自己本以為交換生和學位生的最大分野是在台灣的【社會化】程度,換言之就是當交換生在遊山玩水的時候,你在和你的台灣同學一起忍受早八、完全看不進書的期末、爆炸多的報告和你超雷的分組同學。

媒體中形塑的陸生形象,大多會強調「異」(unique)這種特質:不管是「狼性」、「愛國」、「吵著要糖吃」亦或是媒體熱愛的獵奇點,突出的都是他們異於台灣同齡人的樣子。畢竟如果你告訴讀者,陸生也會翹課,也會被二一、而且基本上對政治之事一點也不感興趣,他們就和絕大多數的台灣學生一樣,這到底有什麼值得佔用寶貴的媒體版面進行報導呢?

當年有一個媒體來採訪我的時候,突然提出要來我的宿舍拍攝,立馬就被我拒絕了,直覺非常奇怪,到底我的宿舍會有什麼不一樣呢?我的宿舍難不成還供著一尊毛主席雕像不成?那個當下,我突然體會到了被關進動物園裡的動物的感覺。

所以後來當我撿起陸生這個研究題目的時候,我的初衷真的很簡單,我只想寫一寫這群在台灣讀書的陸生們本來的樣子罷了。

他們是什麼樣子呢?其中之一就是不斷在各種政治與泛政治類議題之間遊走,不斷地去做出你的選擇:選擇直面,選擇背身而去,還是選擇視而不見。

而健保就是這樣攸關學生權益但至今懸而未決的議題,從2011年首批陸生來台,關於健保的討論就一直不斷:從最開始單純的看病就醫困難、從一個又一個在生死邊緣徘徊的案例被媒體爭相報導,逐步走向「搶奪健保資源」還是「優化納保群體」的討論,再結合健保本身在台灣的爭議,最後演變成一個陸生拒絕表態,甚至拒絕健保,然而每次這個議題出來都會被台灣輿論一陣炮轟的節奏。

作為一個常年對於健保議題講了又講的人,可以說這麼多年的經歷是真的充分讓我見識到了民主社會對話的困難,我自己也是講到不想再講,謝絕了所有關於健保相關的採訪。

但我從未停止關注這個議題,我也從未後悔參與到陸生健保的爭取甚至參與到其他權益促進的活動之中,儘管我做的真的很少,但這個參與的過程是彌足珍貴且重要的。陸生健保議題爭議多年,與其說陸生需要的是健保,不如說陸生需要的是尊重和平等。他們所求的從來都不是被特殊對待,而是想要找回自己學生生涯所缺失的那一塊權益。

你當然可以說你不覺得不公平,你也可以說這些權益不影響你,你還可以說這些權益爭取的活動不好玩,沒有錢拿,你甚至可以說,台灣人對我很好啊,面對一群對我這麼好的人,你忍心批評他們嗎?

不好意思,可能是我在台灣呆太久了,天天手搖杯喝到嗓子有點沙啞,說出來的話比較糙。

我在台灣這些年,認識了一群認真參與陸生議題並嘗試去改變的人們,這一群台生、僑生、外籍生還有陸生們在過去的數年間一直嘗試以自己微薄的力量去讓更多的人關注這個議題,他們不斷嘗試不斷挑戰,去改變一個根本無法撼動的社會共識和偏見,你可以說這群人是笨蛋,但我卻很高興,我自己也是笨蛋的一員。

「如果天總也不亮,那就摸黑過生活;如果發出聲音是危險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覺無力發光,那就別去照亮別人。但是,但是: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熱量的人們。人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我在台灣這些年,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永遠保持心態去聆聽不一樣的聲音,同時永遠記住自己的權益唯有自己能捍衛到底。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