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成佛

好人历经磨难,坏人坐地成佛

武汉病毒被人为修改,石正丽致命铁证被抓住

武汉病毒被人为修改,石正丽致命铁证被抓住

http://www.xilu.com/20200207/1000010001120545.html

关于疫情来源,大体上有几种观点:自然界进化,实验室泄露,敌对势力投毒,不同群

体造成网络空前的纷争。科普者以阴谋论驳斥病毒人工合成、敌对投毒派等观点,而民

族主义者则找寻敌对势力,批判实验室泄露派是被境外势力利用,这个争论有些乱……


2月2日,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发表声明: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

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与实验室没有关系。奉劝那些相信并传播不良

媒体的谣传的人,闭上你们的臭嘴。同时转发这个打脸消息:印度学者已经决定撤回这

篇预印本文章。


2月5日,石正丽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再次回应争议,希望国家专业部门来调查,以还

团队一个清白。“我自己的话没有说服力,我不能控制别人的思想和言论。


以下为武小华回应石正丽的文章,特转发。


关于我质疑石正丽研究员的朋友圈,在我睡了一个小觉后开始漫天飞,我觉得这并不是

一个复杂的问题,而且相当简单。


面对几万人的感染,几万家庭的支离破碎,几百条人命,石研究员公然撒谎也就算了,

还骂这些不幸的人活该,因为是你们自己不文明习惯的惩罚,请问这些人都是吃蝙蝠吃

的吗?荒唐!而且要质疑你的研究的科学家闭嘴,你已经丧失了最基本一个科研工作者

的最基本要素:实事求是,以及一个科研工作者的社会底线:人性。


当你说出这样的的话的时候,我真的是被你气的咬牙切齿,那么我就公开的把你的谎言

揭露一下吧,揭露一下你的赤裸裸谎言。


1,从蝙蝠到人,新冠病毒是如何变异的?


SARS病毒模型上有个漂亮的紫色蘑菇丁,请做笔记,它叫spike glycol protain, 简

称S蛋白,这个蛋白很重要,他就是钥匙,能不能传人,就靠它。


蝙蝠身上的病毒,它的S蛋白,是不能传人的,否则,一只蝙蝠可以杀死几十万人不止

,所以吃蝙蝠这个谎言,基本是不可能的。正所谓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子。


但是,病毒在地球生活了40万年了,他们为了生存下去,他是要不断寻找宿主和变异的。


那么,从蝙蝠到人,冠状病毒要通过不断获得人的蛋白质信息,如果仅仅依靠人来吃,

至少要吃一万年以上,“活着”的病毒才能获得人的蛋白质信息,而且,蝙蝠又不是伴

侣动物,很难从血液、体液等方式获得人的蛋白质信息。


比如猫也有HIV病毒,俗称猫艾滋,但是即使和人亲密接触,猫HIV猫艾滋病毒也不传人

,因为猫艾滋打不开人的密码。


那么,从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变异成2019-nCoV冠状病毒,怎样才能发生变异呢?有两

种可能 1. 自然变异 2.实验室修改病毒


第一 自然变异


那么我们先说说自然变异吧,首先以蝙蝠为宿主的病毒,要在自然界找到1——2个中间

宿主,通过这1-2个中间宿主逐渐找到人类的基因密码发生变异。


这种情况基本在2019-nCoV冠状病毒上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如果发现了2019-nCoV那么

首先发现的是这个中间宿主,比如sars病毒会首先追到果子狸身上,但是2019-nCoV却

缺少这个中间宿主,却被高福院士直接追踪到了蝙蝠身上。


高福院士是非常清楚2019-nCoV缺少这一环的,但是他没有说或者没有说清楚,只能说

除了科学家,他还有官员身份,这个身份不能让他说。


所以大自然的变异基本排除。


第二,实验室的修改变异


接着讲,为什么高福院士能越过中间宿主直接找到2019-nCoV的源头蝙蝠身上呢?唯一

的依据就是拥有大量的蝙蝠病毒的大数据库。


好吧,到这里终于追到石正丽研究员这里了,看看石正丽这些年的研究成果和工作,她

的数据库里拥有不少于50种以上的冠状病毒,没有这个蝙蝠冠状病毒的数据库,高福院

士是不可能在很快就筛选出蝙蝠这个宿主的。


所以2019-nCoV的原始病毒,保存在石正丽的病毒库里。


2、好吧,让我们再看一下冠状病毒这个紫色的小蘑菇,人为的换掉它,难吗?不难啊

,如果你不会换这个,那根本不是学生物的,可以这么说吧,中国80%的生物研究生都

会,武汉大学的生物学研究所随便挑几个学生都会换掉,因为导师很厉害。别说饶博士

领导的北大生命科学院,对研究生物的研究生来说,如果不会,就没法拿毕业证。


操作过程就不必讲了,是一种体力活。


3、新冠病毒是如何传播的


好吧,拿到或者换掉冠状病毒的紫色小蘑菇丁之后,实验室接着要做什么呢?当然是要

把病毒种在新的宿主身上啊,记录这些病毒宿主的一些列生化指标和传播途径。


这些宿主是什么呢?那就是实验室的实验动物了,他们真的非常可能,不亚于水深火热

的患者,我们称这些动物为SPF动物。


我还养过SPF动物,哎,我真为自己身为人类而感到羞愧和深深的忏悔,即使我终身食

素,也无法摆脱这种忏悔的心理,何况是身在水生火热疫区的那些可怜的病患,每每想

到这些,我就能想到那些在笼子里同样有灵魂的生灵。


那么,一种被修改了S蛋白的病毒,在宿主之间传播,这里的宿主变成了可选择的SPF动

物——小鼠、大鼠、和猴子。


病毒传播的方式常见的有集中,1.飞沫传播,比如流感病毒 2. 血液传播 比如艾滋病

病毒 3. 母婴传播,比如乙肝病毒。


那么这时候科学家,其实是实验员在修改病毒的时候,就会选择病毒和宿主的那段蛋白

以决定传播方式。


好吧,这就是考验科学家良心和利益的时候了,如果选择了母婴方式传播,即使是繁殖

最快的小鼠,等小鼠成熟怀孕,也要22天为一个孕育的周期,鸡也要21天孵化。选择血

液传播比较危险,如果操作不当很容易污染。


那么为了尽快的出成果,一般会选择最快的传播方式,呼吸道传播了,世界卫生组织公

布的数据:


2019-nCoV通过人体呼吸道和肺部细胞上的ACE2(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蛋白受体入侵人体

的。患者刚开始的时候一般是以发热、乏力、干咳为主要表现,但是鼻塞、流涕等。


那么,病毒是怎么准确无误的选择到这个人体的开关呢?石正丽有篇论文做过详细介绍。


2015年,著名的自然医学电子刊物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主要作者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

学研究所、武汉大学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丽。


这篇论文说,他们医学研究发现,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这个受体开关一调

,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传染给人类。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

Sars病毒重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体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很有效

地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毒性巨大。他们发现新病毒明显地损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

疫苗管失去作用。于是,石正丽团队继续用猴子做实验,模拟病毒在人体上的效果。


这个实验当时引起美国医学界非常大的争议,医学专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这种实验没有什么意义,而且风险很大。由于缺乏技术,当时石

正丽团队是和美国北卡罗莱纳的一个医学小组合作。2014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意识到这

个病毒有可能成为生物化学武器时,立刻已经叫停了这种病毒改造计划,并停止拨款给

相关的研究。


开展这种研究,肯定存在很大风险,有很多文章对此表示质疑。


好吧,我和石正丽研究员的对质,基本就到这里了,石研究的实验室员拥有2019-nCoV

原始的以蝙蝠为宿主的病毒样本以及冠状病毒的数据库,也掌握了改造成为2019-nCoV

的方法,我的话就就到这里,至于过程,我没有见到,不分析。


这个新病毒,本来永远封存在保险级别的最高的实验室的,封存或者永远销毁,但是很

不幸,它逃脱了,造成了几万人的感染,几百人的死亡,这个罪魁祸首我们虽然看见它

了,抓住它了,但是我们还没有销毁它消灭它。为此无数的医生和救援人员奔赴一线参

与救援,那才是石正丽研究员说的以命担当。


那么最后我要说两点:


1,我们就是借石正丽十个百个胆子,她也不敢把病毒放到社会上,那是反人类罪,不

仅她不敢,所有的科学工作者都不会这么做,这是违背我们的誓言的:为了人类的健康

所在。


2,这个不是中国的阴谋,这个项目2014年是美国方面资助的,那么停止也是被美国叫

停的,最重要的是没有一个团体或者机构能这场瘟疫中获利,因为这关系到整个人类。


3,这只能是一场盛宴之后的意外。


4,另外我想对施一公、饶毅、以及那些资本追逐的生命科学家和畅想解读生命密码并

投身其中的学者说一句话:解读生命密码,人类还要很长很长的路要走,可能我们就是

一粒粒铺路石,一粒粒小分子小蛋白,不要急功近利,不要过于妄想,资本的盛宴该冷

却一下了。XLW


她发誓病毒不是人工制造,崔永元:靠谱吗?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