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ll

艾未未文选:16-20

16.没有荣誉的世界

如果有历史,必然是一本见不得人的历史。隐去的部分比显现的多,看不清的地方比可辨认的多。这是没落的文化史,是民族个性和心理的表露。

想起最近有关奥运盛典的角逐,如果和什么荣誉有关,也仅仅是玷污。

在每一次角逐中都会有胜利的一方,胜利的一方总是在用其胜利证明了一个事实——不仅仅是关于角逐的双方,同样关于那个角逐的舞台,角逐的公正性、观者的品性,甚至那些不关心角逐的缺席者的面貌。

Z赢了。但是和这片土地上的几乎所有的所谓优胜一样,是胜在了游戏的规则上,这个规则就是权力者的意志。规则让你赢,你不会不赢也不得不赢,这是你的命运。当然这是不光彩的胜利,因为那一击从来没有落在致命之处。

不光彩的胜利,是在说这个竞争中没有真正的输者。赢者无智无勇,无超人的力量,无令人信服的品质,无可钦佩的技巧;一切都不明确,没有真实的时间、没有定格、没有真相;只有心照不宣,逢场作戏,背景和潜规则。

只有勇者的命运才能够使胜者辉煌,这是一条残酷的定律。不义的胜者如果有一丝自尊和清醒,应是无地自容。在此之后是历史性的耻辱,任何荣耀都无法遮掩不光彩的行为。


在一个缺少正义和良知的地方,却总是有角逐,有竞赛,有格斗,有拼杀,做作的欢呼和虚假的叹息年复一年构成历史。肢体遍野血肉横飞,一地鸡毛可歌可泣,却没有勇者、没有智者、没有英雄、没有值得记忆和值得纪念的死亡。这些游戏中,没有清楚的规则,没有基本的立场,没有真实的障碍,缺少必要的条件,没有必须的坚持,没有快感,没有哀号,只有更多的沉默。

一个没有真、善,也就没有美的世界,理应如此。在这里的所有角逐中,只有精心安排的胜者、败者、和观者。在那里,邪恶战胜美丽,疯狂战胜理性,腐朽战胜生命。

不是强者,不善于真正的搏斗,不敢正视优胜劣汰的法则;无法使自己更强,只能使对手更弱;擅长使用难以启齿的手段,使对手被蒙蔽迷惑,依靠隐蔽的系统完成残杀。如果竞争者总是能选择弱者作对手,就总会是赢家。这必然是小人当道,阴险制胜的荒谬世界。

阴险者的胜利,蠢货的庆典,愚昧的张狂,它们令人生厌,但毕竟还可以转过头去。看不得的是那些一生蒙羞的失败者和无法回避的、一片狼藉的世界。

一个凶险的地方,在那里,愚昧和虚伪总是能赢。

2006年4月23日

17.昨晚去理发

先洗头后入座,

理发师问,啥造型?

之后又说,是个导演吧,你是我遇见的

最有品味的。

还和我留了影。

酒后艾丹说像铁拐李,

画家颜磊说像忽必烈,

弱智学生说像红孩儿,

摄影照照说艾老师出事了。

廊坊老叶说,昨天像个疯子,今天咋成傻子了。

媳妇路青说,好时是童子,乱时像个老干部,

影子有点像老毛。

我的木工师傅不高兴,说,太难看,快剃了去!

2006年5月9日

18.说球

看了几场球赛,失望大于欢乐,如果不是身处医院、兵营、或更让人绝望窒息的地方,寻找消耗时间的可能,和球有关的话语总是索然无味,观球所激发的兴奋和失望令人不解,正常交流有障碍的、麻木的、深藏不露的人,面对显像管发出的欢呼和哀叹十分可笑,与球相关的反应,情绪、愿望、论争俱无理性情感可言。

球迷的热情可以理解为:以无成本的方式,证明自己与明星球队或球星之间有某种关系;与他人的勇气、意志、荣誉有关系;与族群、国家的悲欢有关系;并认为血缘或气质可以共享。就是说,别人在跑他在喘。

足球足以证明,人类作为一种动物与其它的动物相比的不可爱之处。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人类自我欣赏与演绎拙劣、绝望、乏味的品质。在运动中的人体显得笨拙低能,不优美不地道。

在进化中脊椎变形的直立动物,奔跑在柔软的草坪上,在保持平衡和争取速度时显得困难而不适。

运动员大多是心智特殊的一族:傲慢或沮丧、粗鄙简单、无所适从,但并不影响为异性提供性幻想的可能。

一辈子踢球却在球场上无所作为。进球是他们唯一应该做的事,不应得到赞美。一个球滚进了一个门框之中,无论是以何种方式,却煽动着种族和国家的激情,致使国家的真实的含义变得可疑。只有同样自卑蒙昧的人,才能容忍一个在荧屏前大喊大叫的异性。

足球运动既不原始也不野性。动不动就摔,没有景致比人摔倒时更为不佳。与其它的动物相比,人摔倒时的动作是不连惯、勉强和不情愿的,必须爬起来,争取同情,甚至伪装表演;动辙就受伤,痉挛,扭曲,救护,搬出担架。

狂喜或歇斯底里;为得球欢呼,为失球绝望;夸张的表情、动作都与正在发生的球事无真实关系。教练作为球场上的智力活动者,只是成功证明了那个滚动的、有弹力的球的不可控的神秘意志。

球评人令人绝望的口气、声调加上难以掩饰的弱智,使人怀疑是否音像是同步的、或是听力出了问题。坠入深渊般的无幽默、无力量、无趣味、无逻辑之语,是对人类受辱能力的真实考验。

所谓资深球评人,没有任何独立见解和智慧,弄姿搔首故作姿态,足以将任何可能的精彩抵消抹杀。加之某些习惯性的语无伦次,正常人不能不怀疑,这是一件什么样的球事,忽悠着一帮怎样的球迷。所有关于球的记忆和表述令人眩晕。

在整个球赛中,最有趣的是犯规和摔倒的那一瞬间的近距离慢动作多角度回放。可见,人的最佳状态是孤立所为。人在行动时配合艰难,无论是在草坪还是在床上。

2006年06月20日

19.价值几个亿的电脑和不可修复的人脑

事实部分

钟南山,中国工程院院士。近来多事。

丢了手提电脑,广东省、广州市高度重视,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批示“尽快破案”警方出动了百余警察,历时10天破案。

在追查期间,警方“意外”地查获了被抢手机83部、手提电脑28部。

国家废除收容制度,是文明征服野蛮的进步,是人的权利、公民的尊严的胜利,是法制改革的重要部分,尽管这一切在这片国土上都来得太迟,代价太大。

钟院士的立场如果是清楚的反映了知识界人士,至少是科学知识界人士的人文品质,修养,立场和法律意识,是否也反映了他们的总体能力和水平的低下?

是什么力量使一个人丧失基本的良知,丧失判断能力,丧失理性和是非观,丧失羞耻的能力?

是什么力量使一个人维护虚伪的秩序,权力维护野蛮的立场?

呼吁收容无业游民,无视法律上的最基本的进步;明知自己的权力和地位,却做出一个普通人的扮相;动辄是国家利益,人民利益至上——那副中国知识分子的撒娇嘴脸跃然纸上——连丢一个手提电脑,也和国家利益挂钩。人可无知,不可无耻。

钟院士丢了手提电脑。作为广州的“普通市民”,省委书记高度重视,调动大量警力,迅速归案,皆大欢喜。

是否问过,动用的是谁的资源?谁为此付出了代价?岂不知这代价中就有那些流浪者的权利。先感谢那些被你暗中强盗了一把的人们吧,再去感恩他们的仆人——党和国家。这是良知。

话说所谓流浪者,若是半个世纪以前,就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中坚力量。套句老话“没有他们,就没有革命;若否定他们,就是否定革命”,你在要残酷之前先掂量一下,清醒一些,不可过激。身居要职,装傻冲愣还好说,若是真傻真愣,国家危也。

在这个世界上,有明抢,有暗夺。无数的流浪者,不是生来的流浪者,他们无非是明抢暗夺的普通受害者。他们的财产是在何时、何种情况下失去的,却是永远不会被追回的。这无疑是无人问津的最黑暗的罪行,您老人家好好享用吧。

钟南山说:“偷窃与抢劫的人,和城市流浪人员只有一水之隔”。确切地说,中国知识分子、教授与政治流氓也只是一水之隔。

钟南山还说:“在设计法律制度方面,我们应以什么人为本?就是应以好人为本,而不是以坏人为本,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人民的残酷。”

保护人权是宪法的重要部分,是人道的基本精神。人权不是“好人”权,是天赋予的每一个人的权利,并无好坏之分。钟院士说“以好人为本”这样的智力水平,不但让人为学术担忧,更让人为这片土地上的人权现状担忧。若是让国际反华人权组织知道,岂不坏了事。自视为好人的钟院士,内心向往着一个怎样的世界?愿幼稚的观点和偏见不影响你的科学研究、医疗实践、教学工作,不影响你的社会实践。

那些善良的,无能的,被遗弃的,被忘记的,被伤害的,不幸的,无望的,冤屈的,没有可能的流浪者们,今晚,愿不会有人再碰你们。愿你们平安。

2006年6月27日

20.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高原低氧,路途遥远,人烟稀少——是天意,艰辛和障碍守护了这个特殊的族群和土地——西藏。

而这一切正在消失。一条很长的来自内地的铁路,不可避免地加速了一种文化的消亡。一个历史深远、强悍民族的文化,独立完整的精神世界,正在文明的名义下消失。这是人类的悲哀,是可以看得到的现实。

男女众生,虔诚或不虔诚的人们,涌向西藏,带回哈达,带回故事,带回行色和感动,带不回来那座巨大的山,那些神秘的湖泊,和让人无法面对的、无言的面容。一条祈求的路可以开始,却难以到达。

闭上眼睛,想象一个不可想象的精神的世界,相信它的存在,确信只有在想象中才可能抵达。

我不会去到那里,哪怕有更现代便利的交通。没有理由,也不必去。我要学习怎样保持那一段距离。

在遥远的地方,祝福那片净土上的人民:幸福美满一如既往。并告诫他们,要远离那些来自他方的可疑的陌生人,那些来自长安街、王府井和新天地的世俗的人们。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