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ll

随手一翻

發布於

十二

这样看来,《西方的没落》所包括的不外是文明问题。我们面临着全部高级历史中的一个基本问题。什么是被理解为一种文化的有机的和逻辑的结果、完成和结尾的文明呢?

每种文化都有它自己的文明。文化和文明这两个词一直是一直是用来表达一种不确定的、多少带有一点伦理意义的区别,在这本书里是第一次当做一种周期性的意义来用,用以表达一种严格的和必然的有机逻辑关系。文明是文化的不可避免的归宿,根据这一原则,我们得出一种看法,使历史形态的最深刻和最重大的的问题可能获得解决。文明是一种发展了的人类所能作到的最表面和最人为的状态。它们是一种发展了的人类所能作到的最表面和最人为的状态。它们是一种结束,已成的跟随着方成的,死跟随着生,僵硬跟随着扩展,理智时期和石建的、石化中的世界城市跟随着大地和多立斯时期、哥特时期的精神上的童年。它们是一种终结,不可挽回,但因内在的需要,一再被达到。

(...)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