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4 篇作品累積創作 90890 
昔光

无秘的历史

在有某种窥秘癖的人看来,历史迄今展示给世人的,或许都不是其本来面目;它那深藏的神秘真相,几乎无人知晓,以致吸引着无数历史探秘者。如果有人告诉你,其实历史大体上就是它已显露的那个样子,此外并无太多隐秘可寻,你或许会大失所望。

昔光

错失良机

不久前在一次交通事故中不幸罹难的杰出外交家、著名的体制内开明派人士吴建民先生,在逝世前不久的几次大受欢迎的演讲中,颇为动情地痛陈了我们错失的历史机遇:郑和下西洋之后没有继续开拓海外,错失了成为一个海洋大国的机会;明清时代...

昔光

非战至上

即使生性怯弱的人,也不免崇尚勇武、颂扬战神。由此似乎能够确信:人类就是一种好斗的动物。诚然,无论古今中外都不乏明智的思想家,愤然指斥战争之非人道。但直至近代,那都仅仅是零星而微弱的声音,几乎完全被湮没在鼓动战争的震天喧嚣中。

昔光

无人想要的战争

有一件事,无论老少妇幼,都觉得自己能够插上一嘴:仗打得起来吗?在国际形势险恶的时候,这类议论尤其热腾。对这类问题,很难说有谁的判断特别权威,即使政要、专家也未必总有先见之明。不过,历史总不失为一位富有启迪的老师。

1
昔光

此权与彼权

文革年代一句广为流行的话是:“有权的幸福,无权的痛苦,有权就有了一切,无权就失去一切!”那时的人,似乎从未考虑过,此处的权究竟指哪个权,是权力还是权利?现在我们知道,这两个权不仅不同,而且在某种意义上恰好相反:权力属于上位者,而权利则也应属于下位者。

1
昔光

皇帝的新衣

一则几乎传遍世界的寓言说,一个皇帝被周边人所骗,误认为自己已穿上了一件实际上并不存在的新衣。身为皇帝,无论明君还是昏君,被臣下所骗,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岂止穿衣之类的事情而已。只是这样一来,皇帝眼中的世界,势必很不同于真实的世界。

6
昔光

潜伏的基因

在现代科学概念中,要举出一个人人都挂在嘴边、却又似乎没人能说清楚的例子,大概非“基因”莫属。你能准确地告诉我基因是什么吗?但如果有人奚落你“连基因都不懂”,或许你又会坚决否认:“基因这样众所周知的东西,我如何不懂?” 至于“社会基因”,情况就更复杂些,它的使用还停留在某种“隐喻”阶段,更谈不上什么严格的定义。

昔光

移民之梦

当下移民问题成了世界热点。不要以为,由不发达地区移民欧美,是唯一的移民流向;今天的世界人口格局,恰恰主要是欧洲人大举移民世界各地的结果。而且也不要忽略了,中国也是为世界提供了大量移民的国家之一。可见,移民问题几乎涉及世界各大民族。殖民的移民人类的殖民从什么时候开始?

昔光

梦断帝国

在反帝故事教养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对帝国大概不会有什么好感。但那些已逝帝国的子民,在回首帝国的光辉时,仍然不免荡气回肠,魂牵梦绕。无论中华帝国、大英帝国还是苏联帝国,都已灰飞烟灭。帝国的梦想,还可能扰乱现代人的沉思吗?https://youtu.be/MtL_O-BJwzY何谓帝国?

昔光

责任与问责

“责任”一词,我们用得并不少。随时会听说:“保安有责任检查来访者”、“护士有责任看护病人”、“教师有责任指导学生”、“银行有责任替客户保密”、“列车有责任向乘客通告运行信息”、“国家有责任保护其公民人身不受侵犯”,如此等等。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