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punk朋克精神安那其無政府

反叛文化

東德朋克在推倒柏林牆中的核心作用

發布於

二戰後,再次淪為戰敗國的德國,首都柏林被分割為東柏林與西柏林,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西德)與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相繼成立,曾經鐵蹄踏遍歐洲的納粹德國轉眼間 一分為二。


在戰後,東西德的經濟都以令人稱奇的速度恢復和發展,但每年都會有幾萬,甚至幾十萬的國民越過國境逃往西德,這其中還有許多精英人才和技術骨幹 ,包括醫生,教師,工程師甚至司法人員等等,這可比直接丟錢更讓東德心疼。


赫魯曉夫對這種情況也看在眼裡,於是經常警告時任德國統一社會黨,也就是東德執政黨的第一本書記烏布利希:“我們不能以開放的邊界與資本主義競爭了 !是從1961年8月開始,東西德之間快速建起了一座高3.6米,寬1.2米全長155公里,配備了鐵絲網,瞭望塔,塹壕的鋼筋水泥牆,即著名的“柏林牆 ”,東德稱為“反法西斯防衛牆”(以下:Antifaschistischer Schutzwall)。




果然牆建成之後效果拔群,原來每年數以十萬計的逃往數量,在建牆之後的二十年裡總共也只有十七萬人成功逃往(好像還是很多的樣子)。當然除了牆 本身之外,站在木板的人更是“功不可沒”,其中自然少不了“世界最強對內情報機構”史塔西(Stasi)的功勞。




在納粹鼎盛時期,蓋世太保的人數也不過3萬左右,而史塔西正式員工接近10萬人。東德國民總共才1800萬公民,其中有超過600萬人被史塔西“關照”過。經典。 電影《竊聽風暴》講述的就是一名史塔西情報人員的故事。




就是這樣一隻可以盯住整個國家的情報機關,他們的眼睛卻注意到上了一群穿皮衣,雞窩亂發,拿著破吉他的少年。作家蒂姆·莫爾在翻閱史塔西的文檔時,發現史塔 一個15歲的少年隨時會被史塔西的情報人員帶走詢問12小時,而當權者為什麼一大堆朋克如此緊張?難道他們真 的會撼動這個政權?


東德朋克們最初接觸朋克音樂還是從西德的電台開始,他們在那裡聽到性手槍,雷蒙斯等等,雖然對電台那頭的世界知之甚少,但音樂中的憤怒與反叛是可以 英國朋克們憤怒於社會沒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讓年輕人看不到未來;而東德的朋克們憤怒於自己擁有了過多的未來,一切都已被人計劃,一切都 已被人控制。這種環境也孕育出了獨特的東德朋克樂。




東德最著名的朋克樂隊之一“黏菌”(Schleim-keim)是東德最著名的朋克樂隊之一,剛剛成立的時候樂隊的設備十分簡陋,琴弦用自行車上的金屬線,音箱是 用收音機改裝的(這才叫真朋克),彼時東德工人的月平均工資也就是一塊效果器的錢。




因為當局和秘密警察唯一無法搜查的地方教堂,於是在一些善良教會執事的庇護下,一些朋克青年們躲在教堂裡,而教堂也成為了他們的住所。


經過兩三年,樂隊終於靠給小混混賣指虎等各種渠道湊錢搞齊了設備,還通過一位來自東德藝術圈的朋友錄製了一張專輯,而且這位朋友的身份還是秘密警察 錄製完成之後這位這位朋友又託了自己一個從事外交的朋友,偷偷把母帶運往西德,終於歷經波折,東德朋克樂的第一張專輯《地下東德》誕生了。




不過某些甚至他們用了假名,黏菌樂隊也沒有逃過過史塔西的法眼。 但是他們的朋克音樂也從此開始在東德萌芽,也影響著其他朋克樂隊在東德滋生。




1987年6月12日,冷戰時期,裡根在柏林牆下發表了一番演講,在演講中他對準戈爾巴喬夫推倒柏林牆。在那之後的29個月,戈爾巴喬夫終於允許 兩德統一之後的首任總統赫爾穆特科爾表示,他永遠不會忘記裡根站在他身旁發表的這番演講。


“戈爾巴喬夫總書記,如果你真的在尋求和平,如果你真的在尋求蘇聯和東歐的繁榮昌盛,如果你真的在尋求自由化,那麼,到這扇門前來吧。 爾巴喬夫先生,把這扇門打開!戈爾巴喬夫先生,把這堵牆拆掉!”




但列根的演講對於圍牆被推倒的作用還時常有人猜測,但無法否認的是,東德人民自己的激烈反抗才促成這一結果。 甚至被捕,入獄,被修理,在被釋放之後他們依舊會穿上皮衣,留回自己的髮型,繼續著自己的戰鬥,用這種方式告訴身邊的人 ,我們是可以堅持下來的,他們無法打垮我們,除非讓我們停止呼吸,否則我們永遠不會停止反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走」進冷戰時期的大灣區

(翻译+搬运)来自智利:一份无政府主义者的分析

雜說章太炎的《五無論》及其無政府思想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