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柚C

求包養!

在香港,悼念「護旗手」「吹哨人」李文亮醫生

李文亮醫生,八個「造謠者」之一,因為在微信聊天群裡面分享了武漢肺炎的資訊,被公安部門發出「訓誡書」,後不幸感染武漢肺炎。

他說「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他還說出院後希望「盡快回到一線,同事和同行們太累了。」昨天,他走了。今天,他們「准許」他走了。

與17年前的蔣彥武醫生不同,蔣老先生當時發現了非典的狀況,收集數據,提供給CCTV然而未能得到報導,之後通過外媒Time發報信息。蔣老先生更像是決絕的俠士,堅持己見,當官方不認同的時候,他甚至另尋出路,膽敢「利用」「忘我之心不死」的「境外勢力」。(在此,我也希望每一個從17年前的非典中活下來的中國人,懂得感激外媒的救命之恩。)

但是李醫生並不是,他更像是你我他,一個不清楚後果的情況下,跟朋友說了實話的普通人,並沒有揭竿而起的豪邁。這使得很多中國人更加產生了共情,因為李醫生實實在在沒有什麼「越軌」的企圖。

看他的微博,他甚至是個「護旗手」,也轉發過人民日報「止暴制亂」的視頻。

悼念李醫生的話題在微博上雖然遭到官方壓制,但是星星之火仍然進一步引發了關於「言論自由」的討論。而這畫風,對經歷了過去6個月的香港人而言,多麼親切熟悉。甚至連語句都是一樣的。

這情緒、這遭遇,如此共通,而這平凡的英雄,卻又是「護旗手」?所以在香港,我們到底要不要悼念李醫生?

更進一步說,最近網上開始了「中國手足是condom」的說法,到底如何看待?

我的答案是,我們應該悼念李醫生。

事實是,有些「小粉紅」本是善良熱血的人,只是受了蒙蔽。受蒙蔽自然有個人閱歷和智慧的問題。我們在批評別人的時候,應該了解別人所面對的客觀條件。牆內資訊有限,很遺憾的,在牆內的官方文宣也完美地利用了人性的高尚和軟弱的兩面,全面獲勝。

李醫生的媽媽說自己兒子是個「說真話」的人。可惜沒有機會了。如果有,如果李醫生能了解了真正香港這場運動的始終,我相信他會堅持說真話。

恰恰是「小粉紅」,如果他們如果能在知識和邏輯上再進一步,因為他們的熱血和善良,他們是會說實話,是支持我們的力量。每個人的力量也許在高牆內都單薄,但積少成多,是人民的力量。就算你是一個士兵,你也可以選擇射擊的時候槍口抬高2cm。更何況追求民主的人,如果反過來不相信不動員民眾的力量,似乎是背道而馳。

「在雞蛋和高牆面前,永遠站在雞蛋的一邊」我希望每個引用過村上春樹先生這句話的人,都真正理解和認同村上先生對人的悲憫,而不僅僅是出於政治文宣的需要。

中大一戰前線的內地生,不知道有沒有拿到香港身份,成為一個香港人,他冒著生命危險,他的家人可能被大陸公安追究,他追求的是香港人的民主,不是自己的收益。

在時代高牆內,每一個追求真實、支持民主的中國人,冒著比牆外更高的風險,也都是更脆弱的雞蛋。

民主,是相信人的尊嚴,相信人人平等有權自主的價值觀。這一切都由「人」展開。而如果在追求民主的過程中,香港人丟掉了自己的人性、良知、同理心,即使有一天他們贏得了權力,他們自己也變成了非常不一樣的東西,與自己的初心完全不同的東西。這在人類的歷史上,已經一次又一次的重演。

你站在雞蛋一邊,只因為這一刻香港人是雞蛋,日後你變成高牆,就站在高牆那一邊,這是扭曲了村上先生的原意。今天說普通話的手足是condom,被你拋棄之後,明天你會發現非香港出生的手足,也不那麼「血統純正」了,比如梁天琦?後天你覺得,和理非沒有大力支持港獨,只支持普選,也不是「自己人」,利用一下就好,日後可以滾開?這個邏輯,熟悉嗎?前天新疆人,不是自己人;昨天香港人,不是自己人⋯⋯

所謂我認為,我們不僅應該悼念李醫生,應該珍視每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每一個手足,我們還應該去爭取更多的手足,去把話題從個人英雄主義,引申到言論自由和體制改革上,開啟民智。

雖然中國大陸的現代化進程不是香港人的「份內事」,也一定很遙遠,但是你想像一下,如果中國大陸有了自由、民主、法治,那對香港、對台灣,甚至對整個世界,將是什麼樣的影響?

太遠了,看不到。可是6.9號的時候,我們也覺得,「撤回」太遠了,看不到?

李文亮之死喚醒的,讓我想到721元朗黑夜

請不要神話李文亮,他不是一名英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