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燼

寫作是一種紙上的結繩記事,一種生活的炭筆速寫。 小說│散文│新詩│古風 Instagram:陽燼

以歌入文│行星

發布於
或許你終將會淪為社群好友上,一個毫無溫度的姓名;或許我們的世界,終將會由兩條交線走向平行。罷了,就讓我待在一個看得見你的軌道,靜靜看著你,就好。
挖到一篇舊文,放上來跟大家分享。
以歌入文就是用一首歌的歌詞,添加情節拼接成一個完整的故事,大家有興趣也可以玩玩看!這個故事的靈感來源是來自小學時期加入打擊樂團的經驗,部分劇情是真實發生過的記憶,閱讀本篇的同時,也可以找這首歌來聽聽。

#歌詞:理想混蛋—行星

photo by @pinterest

沒有行李 沒有目的
一個人旅行
在無邊黑暗裡 直到耗盡勇氣
卻無人回應

我相信,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首歌。
那埋藏在心中的旋律,就像一個小巧的三稜鏡,使每個人折射出不同的光澤;而要找到以同一串音符鑲嵌而成的心靈,那是幾近不可能的渺茫。

忘記了呼吸
直到誰的溫熱把我喚醒

記得那是一個微雨的午後,雨滴滑過空氣留下發亮的軌跡。閉上眼,我仔細聆聽著雨聲,試著分清那雨究竟是落在校舍的橘紅屋瓦上,抑或是墜進雨豆樹的鮮黃花盅裡。突然,隱約一陣清脆的聲響穿過雨幕,跳進耳裡,就像隻斑斕的蛺蝶呼地撲騰飛上天空。是……鐵琴?揚眉,迴身,鞋跟追著雨的節奏,我向打擊教室走去,為何胸中的韻律莫名加快?是那雨珠引起的共振,還是,那股躁動的期待?

我悄悄走向那間棄置已久的教室,放晴了的陽光斜斜透過玻璃窗灑進教室,在牆壁上映射不規則的光影。偷偷往內一瞥,仍是看慣了的擺設:一台鐵琴,一座鋼琴;而裡頭的人影——是個男孩!他拉開書包的拉鍊,露出裡面琳瑯滿目的琴槌,他用手指輕點著下巴,思考的神情活像是在一根根五顏六色的棒棒糖前猶豫不決的男孩。眉眼一動,他用修長的手指抽出背包中的琴槌,那雙淡藍色的琴槌,夾雜著些許灰色的線條,讓我想起早春雨後涼涼的天空。只見他輕輕抬起雙臂……倏地,第一顆音符準確地落入我耳中。那首歌溫柔清亮,優雅的旋律彷彿一隻貓在空氣中靈巧地踱步,我不由自主地走向那台鋼琴,和著旋律彈了起來。那男孩似乎早已發現了我,我只能從他微微一滯的敲擊聲和突然繃緊的雙肩看出他的驚訝。

可以感覺得到,金屬琴鍵錚錚的聲響和鋼琴沉靜的和弦在空氣中相撞,使空間中的粒子微微躍動;可以感覺得到,顆顆音符散發著甜美的溫度,裹住了我的心。在音樂之中,他的靈魂抬起手,指尖觸著我的,一股暖流緩緩淹漫我的每一寸神經,像吸飽了陽光的浪沫,盈溢至嘴邊湮成一個完美的角度。

我與他,有了共鳴。

指引卻無法觸及
那絕對的距離
投射光芒的你

聽他說,這首曲子名曰木星,我倒覺得不似大紅斑的狂暴,反而多了點月光的溫柔,也像極了我,那個思緒總是繞著他打轉的我。

我獨自盤旋在看得見你的軌道
仰望著你一圈再一圈的圍繞
我不能靠近 卻也不願遠離
習慣在你影子裡遊戲我的孤寂

畢業之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空間而模糊了從前,嶄新的事物侵犯了我與他之間微妙的重力平衡,拽著他與我漸行漸遠,而我就只能是那偶爾投映在他波心的,縹緲的雲。該死的牛頓!

我就猶如那顆木星,嫉妒地球佔去了那個接近太陽的位置,使我身處的這方宇宙,陷入無盡的嚴寒之中,只有偶爾自遠方捎來的陽光,才能讓它暖和一些。希望這些遠道而來的光,不會因為跨越了時空而消磨了它溫潤的滋味。

也許有天時間把願望都埋葬
只留下我為你踱步的殘響
你一如往常發著光 而我就這樣
安靜地被遺忘

仍舊是迷濛雨中,仍舊是那間陳灰的教室,站在那個屬於他的位置,想像下午三點鐘的陽光準時灑在他的側臉;想像琴槌在他手腕間旋轉著像枝魔杖;想像,當我彈錯和弦時耳邊慢下來的鐵琴聲,就像他困惑的眼神;想像,四目相對之時,那抹記憶中,總是歪著同個角度的,微笑。

你還記得,那首我們都曾熟悉不已的,木星嗎?

滿足地被遺忘
幸福地被遺忘

或許你終將會淪為社群好友上,一個毫無溫度的姓名;或許我們的世界,終將會由兩條交線走向平行。罷了,就讓我待在一個看得見你的軌道,靜靜看著你,就好。

感謝你們讀完了這個故事,有任何想法都可以留言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小說│桃夭

隨筆│鬥魚

1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