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aceChan

「香港粵語片研究會」及「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成員。著有《誰是金庸小說武功第一人?》。

舞臺歌藝出色,敘事寫情不足——《星夢女神︰茱地嘉蘭》(Judy)

發布於

《星夢女神︰茱地嘉蘭》(Judy,dir: Rupert Goold,2019)


1、若論拍傳奇女星的私生活,本片頗不如兩年前講影星葛麗亞嘉綸涵(Gloria Grahame)中年愛情故事的《最後相愛的日子》(Film Stars Don't Die in Liverpool)般細膩深情,劇本難度也不高(《最後》寫與年輕近三十年的繼子的真情相愛,也談到影人星運漸暗與老病纏身之苦,比《星夢》複雜多了),甚至比不上《情迷夢露 7 天》(My Week with Marilyn,2011)般容易引起話題,不過,雲妮絲惠嘉(Renée Zellweger)的演技卻是上述影片中最可觀的,全片幾乎只圍繞著這點而建立(甚至可說茱地嘉蘭也非重點)。如果上年雷米馬利克(Rami Malek)那樣演《波希米亞狂想曲:搖滾傳說》(Bohemian Rhapsody,2018)可贏影帝,那麼雲妮絲惠嘉多頒她幾個影后獎都不為過。


2、本片最動人的一幕,是茱地嘉蘭在倫敦表演後得到一對男同志戀人熱情招待的那夜,一位落寞影星/母親/女人,一對過往受盡白眼的戀人,後者以往藉前者的歌聲得到支持與安慰(茱地嘉蘭是當年的 gay icon),如今前者在後者身上感到短暫的家庭與友情溫暖,感情相當複雜。不過整體而言,本片寫茱地嘉蘭與各男角(包括前夫和年輕新歡,還有美高梅影業巨擘梅耶)的關係都甚淺薄,很定型(都是唯財是視,傲慢自大),寫她與其他女角(包括長女幼女,還有表演期間的女經理人)則層次豐富多了。這樣的不平衡,也削弱了電影的深度。


3、是厲害的,雲妮絲惠嘉又演又唱,舞臺風範不得不佩服。茱地嘉蘭(在電影裡)是個悲情角色,但無論她做過甚麼說過甚麼,她站在台上一唱,就是光芒萬丈。最後一唱 “Over The Rainbow”,不自禁地眼濕濕。我是成年以後才看《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1939)的,但還記得初看時的感動——今天不少觀眾只視《綠》為兒童片,卻不識欣賞這實在是影史上最偉大的傑作之一;許多評論人時常擔憂「評論」的這樣那樣,卻幾乎看不到他們受電影的觸動,失去了《綠野仙蹤》紅鞋兒一碰的 magic moment,那就沒有了「電影」了。


4、香港的字幕翻譯,差不多將所有「薛」字輸入為「薜」,必須更正。「薛」者,國名、姓氏也;「薜」是藥草、植物,也可解為其陶瓷破裂,或通偏僻的僻,與姓氏完全不相干,讀音也不同(音幣)。薛興國幾年前寫過一篇〈薛與薜〉,可以參考。另,薛興國數日前不幸離世,才剛過七十歲,家人雖欲低調,文化界似沒怎麼留意,甚是可惜。小時候讀他的《通宵達旦讀金庸》和飲食文化文章,頗有印象,原來他還譯過《醜女與野獸︰女性主義顛覆書寫》(Feminist Fairy Tales),其興趣之廣,也很可觀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