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aceChan

「香港粵語片研究會」及「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成員。著有《誰是金庸小說武功第一人?》。

攝影一流,但掩蓋不了劇情與人物之空洞——《今宵多珍重》

發布於

《今宵多珍重》(Precious is the Night,彭文淳導演,2020)

從 50 分鐘的「短片」發展成 80 分鐘的長片,劇本依然空洞(雖沒看過短片,但這只算是加長版,長版如此,短片可以想像一二),導演自言參考了不少黑色電影(Film Noir),但其實拍不出那或宿命或灰暗或淒迷或爾虞我詐的氣氛,只有很公式很粗淺的情慾糾紛,放到六十年代新加坡背景(然而器物雖舊,整體卻是光鮮亮麗尤勝今天),其實就是長篇廣告片而已(導演是著名廣告能手)。

《今宵》攝影無疑精彩,剪接也有意思,人靚景勝,但當中的光影魅力無法維持超過五分鐘,同樣不停開門關門行行企企就是一場戲(誤),不妨再看看布烈遜的《溫柔女子》(Une femme douce,1969)。戲中那南洋大宅很吸引,紙皮石階磚、撥輪式電話、三葉座枱扇、螺旋式階梯,都令人神往,可惜好像(快)已拆卸了。有趣是編導自作聰明以作家讀舊聞生靈感遂創作小說的方式,講述這個據稱是真人真事為藍本的情色命案,作家還說自己長得很像男當事人(同一演員飾演),但最後以「羅生門」方式將一切消解後,就彷彿忘了作家的存在,開放式結局不等於可突然浪費、拋棄原初佈局啊。電影雖然瑕疵甚多,倒算還能眩目,男主角陳傳多的結實肉體(原來他已五十多歲﹗)露得煞有介事畢竟一定有知音人(導演因為成本有限,沒多找專業演員,主演多是模特兒之類演藝素人,他也明言主要揀靚樣,是以演技甚為參差,然而女主角既乏氣質也欠演技,很影響觀眾投入這段色慾故事),然而電影節觀眾輕易照單全收,也是搔頭,映後現場提問更是精彩:見到螺旋階梯,就問導演是否參考過希治閣,導演自然也點頭吹噓一番——有螺旋梯就似希翁?即使是要穿鑿附會,以此邏輯,首先想到的也不是希翁,真為羅拔史奧默(Robert Siodmak)的傑作《鬼屋魔影》(The Spiral Staircase,1947)被人遺忘感到不值。又有問導演片中常出現的藍天白雲與樹影空鏡是何意思,導演當然有其意思,但我更認為……那是因為湊不足片長,特意多加空鏡而已。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