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aceChan

「香港粵語片研究會」及「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成員。著有《誰是金庸小說武功第一人?》。

「我的眼淚馬不停蹄地流下來」的延伸思考

發布於

香港考試及評核局最近出版 2021 年文憑試《試題專輯》,分析考生常犯的弊病,例如指有考生配詞不當,寫出諸如「我的眼淚馬不停蹄地流下來」等字句。這則新聞引起不少迴響,一如每年考評局出報告的討論一般,文學界的朋友自然反起白眼,紛紛以此為反例撰文,希望推倒我們對創作和欣賞的框限,擴闊書寫和想像的可能,但對於老師們來說,重點其實不在於「馬不停蹄」是否詞類錯用與否,而是考評局舉出這些例子,有甚麼作用?

不同於外界的刻板想像,評卷者固然有一定的指引要遵守,需要按局方的範例作參照,但其實批改評級的過程不算極端封閉或保守,評卷者有足夠空間,憑自身經驗判斷對錯、優劣。詞類運用、句子結構,這些問題的對錯,並不像「錯別字」相對上有明顯的標準而且必須圈出計算(現在用的是「加分制」,全篇文章只 0-1 個錯別字,可加 3 分,8 個錯別字以上,沒有加分獎賞。評卷員因此必須圈出所有錯別字以計算分數),評卷者也不會單單憑一句「馬不停蹄」,影響有關遣詞用字或籠統所謂「文筆」的評等(換句話說不會去統計有多少個文句錯誤去算分),而是從總體去判斷。「馬不停蹄」算不算錯誤,應從整篇文章的書寫風格和行文水平看,假如本來通篇都是錯謬百出的,考生在這句錯用詞類的可能便極大——事實上倘若全篇計只能拿 U、1 甚至 2 等(剛剛及格的等級)水平的學生,很可能連「馬不停蹄」四字也未必懂得寫,更遑論錯用。如果學生文筆水平甚高,這句也許確是別出心裁的修辭,評卷員應該能夠判斷,即使是較死板的老師,很可能覺得需要加個引號,強調此處這個四字詞是有特別的用法,但也不見得會扣分。

現在我們常強調「教考合一」,而公開試考生的情況,應可作為老師未來關注和努力的方向。單單知道同學會錯用詞類,而不知道整體的趨勢(像「馬不停蹄」之類文句是不是在統計上明顯增加了?),並未有太大的啟發,自古以來人類就是會重複犯錯,今人古人都會寫錯別字、錯用詞類吧,而「上一代人中文水平比現在好」也不過是刻板的偏見。即使假設錯用詞類的趨勢確是上升了,原因到底是甚麼呢,泛濫的網絡潮文也不見得經常錯用詞類或令後生誤用字詞(又如另一個常見迷思︰香港廣告嗜用「食字」,先不評價此現象的好壞,這是否反映媒體人對字詞的讀音和詞性特別敏感?會不會影響到一般人誤寫錯別字?),找不出箇中原因,就很難對症下藥。「多看經典篇章」固然是永遠的好建議,但潛移默化,也只是其中一個方法;錯用詞類,到底是邏輯上的混亂,還是寫作時沒有不斷檢查的意識(事實上,一個考生假如會意識到「配詞不當」這回事,就不會馬不停蹄地犯錯了。嗯,這兒我是故意的),不同的症候,就應有相應的改善之法。

又,先撇開「馬不停蹄」一例在遣字造句的「技術」問題不談,最後也想籠統地談談關於詞類的教學。幾十年前就已有「星空,非常希臘」,我們少年時也聽慣「插班生甲動作很劉華」,不論是文學經典(說余光中已經非常非常保守了吧)還是流行文化(今天的初中生應該已不認識 Twins 了),教科書上的「經典篇章」總是缺乏足夠類型寬闊而有趣的作品,老師們自然可以各憑經驗和才情為學生增潤添補,但回想昔日讀書時,就著詞類的關注,除了枯燥的文言字詞學習外(不是說學習文言文枯燥,而是整個教學氣氛),記憶中教科書上好像只有「春風又綠江南岸」等寥寥數例而已?倉促間胡謅幾句,老師們不妨指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