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aceChan

「香港粵語片研究會」及「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成員。著有《誰是金庸小說武功第一人?》。

希望拆出一首詩/一朵花/一聲招呼——《浮城絮語:避雨》

發布於

《浮城絮語:避雨》(郭頌儀導演,2020)

改編也斯《新蒲崗的雨天》,憂愁灰冷的格調,拍出了「雨下過沒停/工廠大廈的灰牆旁/冒出一縷白煙/雨不斷踐踏它」的氣息,喜愛藝術的貨運司機與孤冷的出版社女主人的邂逅,無疑帶著別樣的浪漫與哀傷,其實己逸出原詩,反而更貼近他倆夜裡曖昧齊聽林憶蓮與 Blue Jeans 合唱的《下雨天》——「在某雨夜我心愛別離/置身雨中哭泣作逃避」。

《避雨》最突出一幕,是兩人雨中在馬路上搬傢俱(雨是突然而下的?為何堅持雨中搬重物?是在享受那同行的浪漫嗎?)的幻愛離奇感似為原詩所無,但以此為主軸,令人幽思,那麼影片未能呈現原詩紅花、白煙、黃泥、紫污水、藍綠油漬等新蒲崗在地的浮亮與混雜,就不算是缺憾了。

也斯筆下的牛腩粉、咖啡、啤酒(及其街道味道),在改編中幸好都沒失去,不過那忙著閉耳玩 Gameboy 與笑談召妓資訊的司機、工人們,雖沒有原詩「避雨時讀一本四毫子小說」的少女和「以說色情笑話為樂」的老街坊等人有趣,然而「總還有計劃」、「希望拆出一首詩」、「互相鼓勵寫偉大的小說」的感覺仍隱隱在,不在街道處,卻在導演精心插入的 Francis Alÿs 短片裡、男主角談到喪失集體談判權的憤慨中,只是這些左翼呼聲仍稍欠力道——大抵是導演因為太想收結於女主人的遭遇吧(導演片末「謹此紀念青文書屋老闆羅志華先生」),其實男主角(演得很好,比女主角好得多)兩度轉工換裝變神色的「改變」,貌似是向現實妥協,但我想,不該只像「機器仍在轉動/它們快要只印數字和資料了」的「轉動」般,只是一頁頁遺憾,而是有更複雜的思緒,還可有更深刻的關懷的;衷心希望編導將來有機會發展成長片,拍出基層題材的浪漫電影詩。「希望拆出一首詩/一朵花/一聲招呼」與「雨中歸去/傷心小雨淹心裡」的情感,終究略有不同呢。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