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浩然 Amos Why
黃浩然 Amos Why

七十後,前大學講師,十七歲起加入印刷傳媒,前香港曲棍球代表,自編自導香港電台逾十部外判紀錄片及單元劇,首兩部獨立製作《點對點》與《逆向誘拐》共獲三項香港電影金像獎提名。第三部電影《緣路山旮旯》剛剛公映。

香港有病乎?

今日六四廿九周年,當年我中六,而且兼任學生會委員,事件對我有幾大衝擊,可想而知。

不過上一代政客,經歷過六四,參與過六四,亦負責主辦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好多年;當發覺下一代拒絕出席,就會非常激動,就會立即指責。

其實下一代未經歷過六四,未聽過六四,淡忘六四,非常正常;上一代要怪責,應該先怪責自己宣傳教育工作做得差。

上一代宣傳教育工作做得有幾差?照鏡睇睇自己有幾激動指責下一代,有幾成功趕走下一代,就一清二楚。

事實上香港近幾日,有關六四,最匪夷所思,不單止上一代政客,連下一代政團都一般見識:

隨機隨街叫中學生拍訪問短片,明知被訪者未成年又對六四一無所知,結果將對方隨意亂答放上網絡,引起公憤,引發公審,有意思?

香港真真正正有病,所有陣營都有病,所有世代有病。

即使撇除未經歷過,其實不單止下一代,其實每一個人,都有權有自由去參與或者拒絕參與任何一個活動。

鼓吹自由民主,手段往往最反自由民主,人性?喜劇?鬧劇?

上一代有病,下一代有病,我自己有病?我當然有病,我今晚連維園六四燭光晚會,都會放棄出席。

已經去過好多次維園六四燭光晚會。

今晚,我覺得去香港獨立電影節比較重要,足立正生拍電影拍到變成國際通緝恐怖份子,我好奇想知。

事實上悼念六四,可以一個人,可以在心中,何苦強迫所有人接受,接受悼念只能夠有一種型式?

香港獨立電影節何必六四夜晚搞放映?有戲院仍然夠膽提供場地,已經好難得。

香港獨立電影節。香港,獨立電影,節。香港獨立,電影節。

今晚六四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