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6 articlesIn total 19493 words

寫在六百萬之前

黃浩然 Amos Why

仲有兩三個鐘,《緣路山旮旯》票房就會過 600 萬,呢個數字其實好普通,不過已經係我過去兩部電影票房總和嘅 3.5 倍,更加重要嘅係,代表自己第一次拍咗一部唔駛蝕錢嘅電影,而呢個事實上係《緣路山旮旯》今次製作,頭兩個初衷之一。

2

公映前 記錄心情

黃浩然 Amos Why

8月1號晚明星首映禮終於完成,我第三部電影《緣路山旮旯》8月4號就會正式上畫。

情人節晚出 NG

黃浩然 Amos Why

我最希望當然是香港能夠恢復正常,如果你明白我在說甚麼,電影事小。結果我寫了一篇文章,跟之前不小心被自己刪除那篇,完全不一樣,我喜歡這一篇多一點。

廿年人事幾艱辛?

黃浩然 Amos Why

香港年青一輩喜歡說:「Your face, your fate.」大概解作「你外貌如何,你命運也如何。」其實我亦都覺得:「Your (birth)place, your fate.」,其實你生於某個國度,某程度已經限制你發展高度。

2

由趙羅尼《堅尼地道殺人事件》眾籌 淺談集資 vs 預售

黃浩然 Amos Why

昔日香港辦事有規有矩,時至今日網民都喜歡講兩個字:利申,即利益申報。我寫以下一篇文章,都要利申,我同趙羅尼素未謀面,完全無關,最多只不過同業,不過互不認識,不存在任何利益關係,亦沒有參與《堅尼地道殺人事件》之創作或者拍攝。

1

宏觀四強已定 微觀杜曹以退為進致勝

黃浩然 Amos Why

其他人未必有同樣感受,不過我今晚睇到一位奇人異士,以一個奇怪調動,扭轉戰局,將任教球隊帶上英超(英格蘭超級聯賽)榜首。

離開 為了回來

黃浩然 Amos Why

上一次 Matters 寫文,已經超過一年有多。

1

用科學證實不科學

黃浩然 Amos Why

剛剛發現「我在Matters找到的怪電影」,這個題目/小組有趣有意思。想推薦大家看看《I Origin》。在飛機上看過,一看難忘,最後一幕好震撼,不過最難得,劇本意念非常原創;今時今日,要在影壇找出原創故事,找到前所未見,非常困難。落機後,我立即上網查看資料,竟然票房慘淡,好可怕,好可惜。

釜山 16 年前後

黃浩然 Amos Why

上一次到釜山電影節,已經 16 年前,當年 2003,我首次入選 HAF,首次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朋友以為我終於有機會做導演,結果撞正沙士,HAF 取消,然後補送釜山創投。海雲台當年去到海雲台,其中一個主場館 Paradise Hotel 附近,都比我想像荒蕪;點知 16 年後再到釜山,整個地區已經脫胎換骨。

831 維園現況

黃浩然 Amos Why

攝於 15:23

818 即時實況

黃浩然 Amos Why

香港島天后地鐵站通往維多利亞公園集會出口

香港國際機場實况

黃浩然 Amos Why

仍然有旅客陸續入境(相片又下角)離境航班已取消 出境關閘已關

入去看看能否上機

黃浩然 Amos Why

我今晚 1920 航班去台北,機管局網站顯示航班取消,國泰網站顯示航班正常。拍攝時間 下午五時多機鐵香港站,有大批市民聲淚俱下,自發勸黑衣年青人不要上車,別入機場,我也有參與。不過我還是會入機場,做個見證。我至少有張機票,年青人沒有。我有,所以我去。

多謝香港政府

黃浩然 Amos Why

17:19今日元朗所發生,嚴格少少,連集會或者示威都未必算,Now TV 新聞稱為聚集,因為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已經罕有被警方否決,根本完全未有主辦單位。17:35正正以上原因,原本以為今日下午未必會太多人參與,不過置身於街頭,我顯然大錯特錯,似乎香港政府在過去個幾月,已經將香港市...

反高潮 不割蓆

黃浩然 Amos Why

從預先錄好片段,反映香港警方刻意空城計。莫講坐監,九位香港青年根本已經準備食子彈,只不過香港警方所謂設局撤退,結果反高潮,不流血就輕易衝入立法會。可笑正正香港政府脫節離地之程度,今時今日仍然用空城計,已經好難分化群眾,完全未了解香港市民已經進化:不割蓆。

好神心 去台北 聽講座

黃浩然 Amos Why

二十幾年前,每年香港國際電影節,誇張起來一天可以由朝到晚,連續看五部外語片。公開購票第一日,會第一時間一口氣預訂幾十部電影門票。二十幾年之後,可能年紀已經不少,可能網絡普及因此外語片總有方法看,我已經好少去看香港國際電影節,除非自己有電影入選(包括創投會),又或者獲得邀請做評審。

G20 Free Hong Kong 集會即時現場

黃浩然 Amos Why

香港中環愛丁堡廣場已經差不多塞爆攝於大會堂九樓

由美洲國家盃展望東京奧運

黃浩然 Amos Why

因為自己第二部電影上年 11 月上映,一直都好忙,已經好耐未上過 Matters,版面都完全改過。反送中已經有好多人講過,七一也不在香港(要去台北電影節聽講座),於心有愧,不過見到香港人無力感消失,社運進化到更高境界,作為香港人,就覺得有希望。

本篇別公開?

黃浩然 Amos Why

把邀請碼交給朋友 Gary Wong @電影朝聖 ,他一篇新人首帖《電影,香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引來 @鮑樸 以及 @曉雅 提問香港電影未來,結果我發覺不如把回應獨立成篇。鮑樸:曾經過輝煌時代的香港電影,會不會是已經夕陽西下?想知道大家的看法!本人:一切都是...

英格蘭與我

黃浩然 Amos Why

我 2002...

十二碼秘訣

黃浩然 Amos Why

無論你是否球迷,世界盃其中最引人入勝之場面,必然包括淘汰賽階段,賽事打和,加時仍然打和,最後要互射十二碼(台灣叫 PK,來自英文 Penalty Kick)決勝負。在國際賽層面,經常在互射十二碼勝出,首推德國,被認為心理質素超强,而長期在互射十碼落敗,則自然要數英格蘭。單以世界盃計,英格蘭先後於 1990 年、1998 年以及 2006...

成功與失敗

黃浩然 Amos Why

話說上星期人在台北,多謝 Matters 佳禾請客,一齊到酒吧睇波(巴西對墨西哥),首度體驗台灣足球迷對世界盃有幾狂熱。期間佳禾問我:「你支持哪一隊?」其實大部份香港球迷,心底裡都支持英格蘭,畢竟都正正「港英餘孽」,自小受英國殖民統治教育影響,對英國一套,總有一種莫名其妙親切感。今屆賽事已經進入四強準決賽,各隊功過都開始有定論,英格蘭今年表現遠超預期,躋身準決賽,教練 Gareth...

足運分水嶺?

黃浩然 Amos Why

俄羅斯世界盃今晚開始八強大戰,事實上亦只剩低八場比賽,不過今屆賽事即使未完成,已經被公認為歷屆最精彩,因為戰情戰果往往都出人意表,強隊球王紛紛落馬,而當中令賽事出現革命性變化,當然首推 VAR(Video Assistant Referee 錄像輔助球證)。今屆世界盃 VAR...

運動教曉我

黃浩然 Amos Why

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天外有天,你就算全隊最好,全國最好,總有人比你更加好。即使你今日已經全球最好,下一個月、下一年又如何?人總會老,被後浪取代。所以運動場上,勝負再重要,都未及突破自己重要。與其沉迷同人鬥,其實你只需要同自己鬥。上屆世界盃準決賽,巴西輸(德國)七比一,因為自己打得差;今屆巴拿馬第一次打入世界盃決賽周,已經一大突破,能夠射入世界盃第一球,又再有進一步突破。運動場教識我好多好多:...

西部在東方?

黃浩然 Amos Why

星期四晚睇過世界盃揭幕戰,即時半夜再睇三集美劇《WestWorld》,追到第二季第八集,下星期一香港公眾假期,朝早終於可以安坐家中,與美國同步睇第九集。有機會,亦好想睇 1973 年元祖電影版《WestWorld》,當年自編自導有 Michael Crichton ,本身讀醫,所以 90...

世界盃開波

黃浩然 Amos Why

Matters...

梁天琦判刑

黃浩然 Amos Why

一早起身,香港面書被梁天琦判刑洗版。六年算輕算重?大家都有共識。不過我相信,梁天琦不會白坐。一種感覺,好涼薄,好悲涼:其實香港已經進展到一個地步,年青人活躍社運,未坐過監,政治履歷表似乎未算完美。一向未稱得上梁天琦支持者,不過上年睇過紀錄片《地厚天高》,開始對梁天琦改觀。事實上,香港電影金像獎初選,最佳電影以及新晉導演,我兩票都投《地厚天高》。亳無疑問去年唯一一部香港電影,令我感動。一直覺得...

想做新導演?

黃浩然 Amos Why

出席電影答問環節或者座談會,總會有人問如何入行,問如何成為導演。一般人以至狂熱份子甚至不少半個行內人,都誤以為寫好一個故事大綱甚至完整劇本,想做導演想開戲,就要找老闆投資。其實,你需要先找一位監製,相信閣下那個故事大綱甚至完整劇本,然後再由監製找資金。其實,你講一句說話,你問一個問題,快至十秒鐘時間,就知道你有幾行內,有幾專業。香港,今時今日,有好故事好劇本,甚至有好監製,想做新導演,想成功...

日本赤軍派

黃浩然 Amos Why

我童年時代,已經好喜歡睇電視新聞,每日都會睇,比起長輩成年人都更加熱衷睇,甚至喜歡模仿主播報導新聞,電視講一句,我又講一句。當時七十年代,其中一個經常聽到,正正日本赤軍派恐怖份子,意想不到今日竟然可以見到真人。香港獨立電影節今個月又有放映,主力播放六十年代反動導演若松孝二多部作品,而若松孝二已經去世,不過若松孝二親密戰友足立正生仍然在生。足立正生不單止編劇導演,更加親身投入革命,成為赤軍一份...

香港有病乎?

黃浩然 Amos Why

今日六四廿九周年,當年我中六,而且兼任學生會委員,事件對我有幾大衝擊,可想而知。不過上一代政客,經歷過六四,參與過六四,亦負責主辦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好多年;當發覺下一代拒絕出席,就會非常激動,就會立即指責。其實下一代未經歷過六四,未聽過六四,淡忘六四,非常正常;上一代要怪責,應該先怪責自己宣傳教育工作做得差。上一代宣傳教育工作做得有幾差?照鏡睇睇自己有幾激動指責下一代,有幾成功趕走下一代,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