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飴

退役旅人。兼職跑者。一世爸爸。

超進化包圍戰

頭盔:本文純觀察研究,請不要做出違法行為,請不要衝擊。

直至昨晚,我跟一眾廢中仍在 WhatsApp Group 憂心忡忡。

因為彼此身處不同的群組,都瀰漫一種很疲累、已經可以了、或者要暫停一下的心照不宣。即是把幾多連登文宣無間放送,好像都無法召集各位的起行。

Sor9ly.txt
69、612、616 後,再簡單少少歸納多次。medium.com

其實很理解。0609、0616 兩轉百萬大遊行,其實已經要了不少中產的命,尤其是首行族,非常給面子林鄭。林鄭那個挺直腰板的道歉 (我稱為 Sor9ly.MPEG),或多或少都卸走了不少人的不滿,還想遊行人數再闖高峰,很難,真的很難。

於是滿谷都是一種不看好的沉靜。尤其是連登只是發放出【抗爭者致香港市民道歉聲明】:

各位香港市民,對不起。
過往兩周,兩次過百萬市民遊行、多次和平集會,甚至有烈士以死相諫,撤回逃反條例等五大訴求仍無一得直。官迫民反,我們不排除會以更強烈的方式抗爭。
為保障普通市民生命財產安全,特此呼籲:
一、6月20日至6月21日期間,避免前往金鐘政總一帶二、避免乘搭港鐵。如你必須出門,敬請揚聲,我們將盡力為你開路

冒死意味特別令人憂心忡忡,甚至是忡忡忡忡。


今日早上七時,我爬起床出發,希望在送兒子返下午課前去金鐘看一看。

WhatsApp 上一個訊息都沒有,與 0612 那朝萬人齊心政總野餐是天壤之別,那天撇除各式暴力與不公,甚至真的有視死如歸的嘉年華氣氛。巴士上都是往常的上班族,去樂禮街附近,只見三三兩兩的黑衣青年慢慢步向政總。

感覺凋零。

八點左右,已經是召集時間後的一小時,大家只是漸漸聚眾在立法會煲底,添美道、添華道人數不多,幾乎連包圍政總都做不了,啊,當刻政府一定心想,早知就由得政總那批奴隸照常返工。

與幾多青年少女乾煎到十點幾,突然情況轉變。

那時我已經回家,以下文章為綜合不同情報組成。發現群眾突然衝出夏愨道。以大約一千人左右的數目,要包圍政總是勉強,而且立法會已決定休會,內在根本空城,乾坐只是消磨意志。

但一千人衝出夏愨道卻是綽綽有餘!問題是,又佔領?是 3.0 還是 4.0?又要守候幾多日幾多月?而且,距離大批民眾放工接力尚有七個小時,太早了吧!

水馬擺放在美國銀行中心附近,車龍出現,大家開始擔心會造成民怨。不過,原來這是一石二鳥的虛招。

因為夏愨道被截停了,於是人群得以穿過公路快攻警察總部——包圍警總才是真正的重點!

他們一直在軍器廠街包圍,就連後方側門都用鐵馬圍封。抽離大局來說,G20 前警方理應不會再用任何暴力清場——尤其人權組織國際特赦表示警方在 0612 用上過度的武力——又,在警總前面放催淚氣大概是傷害到他們的底線吧。

於是各位警察變成有返工,無收工。

有人說圍警總無用,因為導致行動失焦,林鄭才懶得理你,也可能觸動到警方神經,倒不如包圍禮賓府、或者司長官邸。

年輕群眾的超進化是,他們開始移動至灣仔稅務大樓。是的,稅局要讓員工 Home Office、或者到其他辦公室繼續奴役並不困難,但當群眾包圍到市民無法出入,稅局就不得不讓員工提早收工,於是,又一個政府部門被迫罷工。

旁邊就是入境處大樓,群眾又再移師過去,不一會,入境處都收工。

我們常說不合作運動很難搞,因為香港人返工大過天,趕不及地鐵巴士會想殺人——不過,原來他們只要打過卡,是很樂意罷工的。逆向思維之下,演變成:

阻人返工仆街,迫人放工 HIGH FIVE。

朋友又稱呼今日的行動代號為,HAPPY FRIDAY

真真正正的游擊包圍戰出現,不阻尋常市民上下班、但又癱瘓到政府部門,警總被包圍後,甚至有點進退失據,連阻截人群都沒有做。今日,應該會被書寫入社運攻略中。寫到這裡,很難不激動。

黃之鋒拿大聲公叫大家圍政總時,立即出現拆大台的聲音,某個議員明明一直失蹤,一出來就想拆大台。誰料,今次連黃之鋒都無法掌握形勢,根本就無大台可拆,五年前的捉鬼、分化夢魘,似乎不再纏繞本土社運。

今日還未完,希望入夜後沒有演變成大型衝突。「年輕人加油!香港靠晒你哋啦!」真是難聽過粗口。青年們比你想像中高超幾班,出來幫手啦廢老廢中。

各位年輕策士們要珍重!

PS :希望所有市民包括警察也好,都平安。真的好怕警總現場擦槍走火。

0622 晨早更新:警總門外無人傷亡,無人被捕,警方不流血底下重奪總部,彼此終於可以好好休息,萬幸。

如果想知 0621 的戰術策略,可以看這篇佛祖啟示的游擊戰原理:

LIHKG
lihkg.com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