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飴

退役旅人。兼職跑者。一世爸爸。

為甚麼食個飯都要睇政見?

和理非近幾個月組成「黃色經濟圈」,一切都先幫襯黃絲開的店家為重,誓要日日夜夜狠狠懲罰,由最初期的陸陸雞煲,到後來的龍門冰室、水門雞飯皆是。

不過近幾星期,有幾個朋友都提到一個問題,就是,如題。

「若果對手都喜歡把我們標籤,為甚麼我們都變成一樣?」

「以一個老闆甚至員工的政見來決定食一餐飯不是很無謂嗎?」

「我到底應該食藍絲好西還是黃絲臭西?」

最尾那個問題,好簡單。

換成是男女,你會揀一個藍絲靚仔老公,還是黃絲毒撚老公?我知某些人會揀死,某些人會揀獨身,但當你會猶豫的時候,即是承認,政見,是你會考慮的一部分。

第二個問題可以嘗試用另一個概念解答。

Anita Roddick 創立的 Body Shop,在七十年代已反對以動物實驗製作化妝品(外加公平交易、悍衛人權),由此打響名堂。動物權益是不是跟化妝品質素掛勾?它們不以虐待動物為宗,是不是造出來的化妝品的妝點效果特別好?未必。問題是,你會選擇它。

坊間不少手工皂,沒有添加防腐劑,用料標榜天然,是不是就一定是好的清潔用品?如果帶去跑步後沖身的話,手工皂在方便程度一定不及量產膠樽梘液。問題是,你會選擇它。

原因?因為有些事情是凌駕於產品質素。在這個例子裡是道德,關乎於動物權益,關乎於環保。

因為道德,而不是清潔效果、妝容功能而選擇這些產品是不是很無謂?

第一個問題,又關於另一個概念。

Nike 跟 adidas 一直都各有粉絲,鞋迷是不是互相標籤對方?鞋迷是可以在品牌中找到自己的價值認同——看你是信奉 Just do it 還是 Impossible is nothing,這算是標籤嗎?

又另一個,iOS 跟 Android。Android 用家會嘲諷 iOS 用家封閉、懶惰,保守,無寸進。iOS 用家覺得 Android 不好用、保安程度較低、沒有 Airdrop……這些都是功能上的比較,以食物來說,就是皆以味道去定奪。不過,世上也可以有狂迷粉絲死忠,只會忠於自己用開、想用的系統,就算有人拒絕 Chrome、Safari、Firefox 而狂熱支持 IE,我們也不會說他標籤,因為他只不過忠於自己想忠於的品牌。

若果以品牌論,黃絲,藍絲就是品牌。忠於黃店,是忠於自己。

當然還是有人會說喂去食飯呀,食政見呀?當然食物最重要啦!

是嗎?那為甚麼世上會有食服務、食環境、食裝修?為甚麼食店評分不止於味道,而是好幾項打星星?若然你可以因為老闆記得你的口味、看辦師傅揀選的日本酒杯、與你家只有幾步的步程,而去食一餐飯,為政見而選擇坐低定離開,有何奇?

正正就是因為,食餐飯,可以不止於食餐飯。否則,跟餵飽肚皮就懶理世情無異。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