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9 篇作品累積創作 14599 
amir0320

一种能力

今年终于学会。以前特别怕别人在我面前流露很强烈的情绪,暴怒,其他,或者最怕的,哭。一有人哭我就脑子发懵,哆哆嗦嗦的不知道干嘛,一个劲儿安慰,别哭了没啥大事种种…… 对自己又很麻木。一方面是不在乎的事太多,做人特别没心肺。再就是不喜欢进入情绪,太受累了。

amir0320

Monday Assorted Links

IT’S TIME TO BUILD 看到 Paul Graham 转推这篇文章。作者 Marc Andreessen 是 Mosaic 和 Netscape 的开发者,对互联网历史略有了解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两款浏览器的开创性作用。

amir0320

Monday Assorted Links

Verdict on Philadelphia's "Soda Tax" "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 这句话蛮有意思的,“通往地狱的路由好意铺成。” 为改善美国人日益增长的肥胖率,费城3年前通过了对苏打汽水的税率新规。

1
amir0320

你好吗?写信的人多多少少要问上这么一句 。因为有这种探询的心情,想要知道你的近况,但免不了种种忐忑,也许并不直接提问,只是简单问候几句。但你知道的,写下这许多话,是因为我想知道,这么长的时间里,你过得好不好。你好吗?写信真难。前几天我在日文课程里看到“解”,愣了好一会儿。

amir0320

梦十夜

实在太容易着迷。Monozukuri: Making Things课程的例行简介中有这么一段:"In my case, I think you could say my situation is like the well-known story of Unkei.

amir0320

中国经济:同情的理解 - 兰小欢

国内很有几位经济学教授的著作是我长期关注且持续学习的。陆铭、兰小欢、徐高... 这个名单不短。新冠疫情肆虐,各方论战也愈演愈烈,似乎已渐变为一场大型且残酷的社会实验。但,还是想自我提醒,永远不要让屁股决定脑袋。在任何时候,放弃预设立场客观看问题,都是极难完成却要尽力争取的"那个点"。

amir0320

有人问我公理和正义的问题

豆瓣上看见杨牧先生逝世的消息,不由得想起很多事。水逆星座这个东西吧,你可以说它伪科学,但是它省劲。比如说我要解释为什么从来不在微博讨论任何有争议话题,要把话说到位可能得几千字,或者我也可以说:我是天平座。这话立刻就到位了。又比如如果要解释某同事为啥你对他也不是有意见他也挺好的但他就是令你抓狂,几千字都不够。

1
amir0320

单比特错误

还是旧文。几年后无法相信的东西好像更多了。而有些,握得更紧。“Memory's images, once they are fixed in words, are erased," Polo said. "Perhaps I am afraid of losing Venice ...

amir0320

Ugly Delicious

18年的旧文。ins上看到David Chang宣传,3月6号第二季Ugly Delicious将上线播出,忍不住又把这篇翻出来。怀念和朋友们吃吃喝喝,百无禁忌乱聊天的日子。蛮喜欢ugly delicious的。

5
amir0320

一种期待

1. Toronto to Mississauga in 8 minutes 对commuting这件事又爱又恨。爱,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澡堂歌手对多样化演出场地的需求。偶尔转型唱唱公路歌曲是很重要的生活调剂手段,之一。不唱歌的时候,开车又是很合适的mindfulness exerc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