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

清大中文,喜歡曬太陽和看書,現在正在努力念教育。

大學畢業前重看《機智醫生的生活》:真摯的友誼其實都是日常相處的積累

發布於
《機智醫生的生活》劇照

去年春天在netflix上熱播的《機智醫生的生活》,為現實生活中突如其來的疫情峻況,帶來了溫暖與療癒。經過一年,世界各地的疫情狀況仍然嚴峻,慶幸生處於防疫安穩的台灣,謹守防疫規定,配戴口罩依舊可以與家人朋友們見面。深深知曉,所有的一切都不是理所當然,遙遠的德國筆友還在封城,不能與朋友見面。

大學畢業前的最後一個寒假,世界仍然發生如此多事情,回頭看看自己,珍惜身邊的幸運,感謝防疫安全的環境,讓我仍能在少數的限制中,與朋友相見,回顧大學時光。

《機智醫生的生活》沒有主線劇情,是由五個醫大大學朋友二十年後重逢在同一個醫院,工作、日常、友誼所組成。作為醫療劇,有醫病關係、有急救場面、有醫院裡的生離死別、人生體悟。但吸引我更多的仍然是醫大五人幫李翊晙、安政源、金雋婠、楊碩亨、蔡頌和之間的友情,以及每個主角的待人處事原則。裡面沒有壞人,沒有商業陰謀,大家都有小小的缺點,也有自己的光芒,平凡而且真摯的人們。

人與人之間最舒服的維繫本來就是不切實際,不能算計的

串起醫大五人幫二十年後友情的,除了年薪雙倍的VIP病房的主治醫生職位,還有碩亨提出來的組樂團條件。看得當下,令人莞爾。莞爾是因為腦袋中社會化的自己笑說「怎麼那麼不切實際」。的確除了邀請大家擔任VIP病房主治醫生的政源與幽默的翊晙答應以外,頌和與雋婠的直接反對,像是說出了社會中期待的四十歲樣子,也是我們的理性會對自己說的話,生活就是應該務實起來,也只能務實。

「我們都幾歲了。」

發自內心對友誼的聯繫與嚮往,恰好是不切實際,天真爛漫的。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本來就是不切實際,不能算計的。當時的莞爾,除了社會化的自己在說話,也是因為內心中深切知道真摯的友情就是如此開展的。

社會化的自己保護柔軟開放的內心信念,為我們創造美好。成長過程中的坑坑疤疤,讓我們長出謹慎選擇的智慧。社會化,不是「別相信」的自我封閉,而是「別亂相信」。我們擁有選擇的智慧,保護柔軟的信念。

無論是被夏威夷往事威脅的雋婠,或是被主唱職位誘惑的頌和,同意了練團的決定。

於是第一次的練團,每個人都莞爾,擁有絕佳的默契,舒心愉快地離開練團室。頌和丟出去的鞋子,以及幼稚的雋婠撿起鞋子上車鎖上車門,僵持了許久的玩笑。我們才知道,頌和與雋婠不過也只是因為內心中單純對這分友誼的信賴,而同意了練團的決定。

他們只不過是被對友誼的單純信念吸引過去罷了。

「人與人之間應該善待對方。不是世故不是怕得罪人,而是真心相信,人與人本來就該良善地對待。」楊婕《她們都是我的,前女友》

其實,只是有沒有把彼此放進心臟好好珍惜

短短12集的劇情,醫大五人幫經歷了各自的挫折與選擇,頌和被劈腿、疑似乳癌檢測,雋婠的戀愛、政源要去當神父、翊晙離婚、碩亨爸爸過世。無論經歷什麼,他們都用自己的方式在關心彼此。

生活大抵如此,小風小雨小確幸。明明只是平凡、日常的劇情,卻常常看得熱淚盈眶。無論是頌和在疑似乳癌的檢測時,四個人紛紛七嘴八舌緊張得像媽媽,乳癌檢測一出來翊晙的陪伴,與三個人不約而同的走進診間詢問頌和結果。或是,碩亨爸爸過世,就算家裡經歷了宛如狗血八點檔的劇情,四個人仍然一起出現、一起扮鬼臉,給予他很多支持。

友情很簡單,其實,只是有沒有把彼此放進心臟好好珍惜。

(雋婠跟頌和劈腿前任對峙的劇情真的是看幾次哭幾次,太真摯了)

「你要自己跟頌和說,還是我跟頌和說。」
「你是不是喜歡頌和?」
「你有朋友嗎?」
「有啊,但你不覺得你管太多了嗎?」
「因為頌和是我的朋友。好古板,你這種人真是可惜頌和了。」

一個人很精彩,一群人很幸福

醫大五人幫每個人都活得很精彩,像是「菩薩」政源利用VIP病房的收入創辦了長腿叔叔基金補助無法支付醫藥費的病患,夏天路跑、冬天滑學;「浪漫醫生」翊晙社交力滿點,跳舞、唱歌、樂團,還有與兒子的幽默生活。

「今天也要救活喔!」

每次翊晙進入手術房跟著自己的團隊說,「大家一起努力,今天也要拯救生命喔。」總是能夠感受到對於生命的熱忱,於是也會跟著自己說「今天也要好好地、快快樂樂地活著喔。」

頌和在人我界線中十分謹慎,人際分寸拿捏得十分精準,而在能做的界線內會付出最大的努力與親和。享受一個人的露營,看看野生玫瑰,下了暴雨也在營區靜靜享受一個人獨自喝著咖啡的時光。不急著去哪,從容自在地活在當下。同時也是五人幫中的精神支柱,柔軟有穩定地支持著五人幫的每個人。

五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沒有誰被忽略,沒有誰不重要,每一個人都很重要,每一個人的心臟都相信每一個人都很重要,於是,於是才組成緊密真摯的醫大五人幫。

回過頭來看,原來我早就擁有我羨慕的真摯友情了

大學四年,慢慢咀嚼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終於在畢業前才知道自己適合什麼、擁有什麼關係舒服自在。

國高中班級朝夕相處,無論什麼課都綁在一起,認定的友情圈子,要好就要好三年直到畢業。大一帶著高中習性,認定的朋友圈子,卻會在大二完全選擇不同的課程、重心,而走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雙向的,於是你也只能默默收拾自己的認定。也在大二、大三遇見跟自己不適合、不同頻率的人們,心力交瘁之際,在那些破碎中看見自己真正的價值。大四回歸到自己,沉澱,與自己自在相處,也才發現其實醫大五人幫的友情早就在我身邊了。

大四有相見恨晚的遲來知己們,在更加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適合什麼的時候。那些遲來的知己們,除了頻率、價值觀相同的契合,多了一份大家這幾年走錯的路、做錯的選擇後,好不容易找到適合自己的,那份惺惺相惜。

不過,彌足珍貴的依然是那些大學四年始終如一,在眾多選擇下,從大一就彼此認定的深根緣分。

大三下學期第一次看《機智醫生的生活》,很羨慕醫大五人幫的友誼。大學畢業前,回過頭看,原來我早就擁有我羨慕的真摯友情了。

「當你開始嚮往,你已經走在成為的路上。」──哈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