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ea001

马基雅维利主义者 马基雅维利主义者 马基雅维利主义者 马基雅维利主义者 马基雅维利主义者

新冠一点感叹:唯愿世界上再无英雄

發布於

几乎每一个名校的伦理公开课上都会以这个著名的电车问题(Trolley problem)开始——

两道铁轨,一道上站着一个人,一道上站着10个人,火车已经失控,做为列车长,你到底选择撞一个人的道,还是十个人的道?

这个题又跟人数没有特别的关系。

可以同时换成另一个问题:能不能牺牲无辜之人,换取成千上万的生命?

这个问题,因为存在于在假设的情形之中时,每每引得无数争论。

人到底能不能杀人?杀人者是否都有罪?


正如古偶鼻祖《古剑奇谭》的第一集里说,“不能因为要拯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就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

在这一点上,权利主义与功利主义口诛笔伐,纷争不休。


2020年的伊始,这亘古未能辨明的悬案以一种意料之外的惨烈的方式终结。

新冠悠然降世。

只是一个朝夕之间,所有人都身处当年的Mignonette号上。

死神镰刀迫在眉睫,多数人一瞬间都做出了同样的决定,——杀死那个“少年”。

官方说,封城有程序,但此刻人们纷纷呐喊,程序是个什么东西?!

请组织尽快封城,——尽快杀死那个少年。

国际组织高度称赞中国封城行动迅速,牺牲巨大,——背后仍是那个声音,杀死那个少年!


于是钟南山含泪封城,900万人成为英雄。

举国医疗力量,全球的捐赠背负着围城之外人类的残存道德,逆行而上,背影悲壮。


期间,城外的人们有些人不知为何突发心理疾病,其实原因莫过于和平时代忽然同类相残,粉红泡泡破碎,没想到人还是人,人仍是兽——

所有的社会治理标准和方法在人类的自然属性面前,分崩离析,碎如瓦砾。

好在当人类处于野兽的生存困境之时,困境之中既没有法律也没有道德。

比如,谁也无法指责台湾禁止口罩输出,因为毕竟,从机械功利主义的角度上来看,生死面前无父母,丛林之中无道德。


但是否袖手的人就无罪?只是天神所选的幸运儿?生死面前,信仰是否不堪一击?

Mignonette号上的幸存者被法院判罚死刑,而后被特赦。

——但他们仍是被特赦的食尸者和杀人者。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