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一

旅台大馬人 | 愛好影像、聲音、文字 喜歡的很多,但我都會做。

鼠患

發布於

每當逛街路過寵物店,我總會駐留片刻。隔著玻璃,我用手指挑逗箱子裡的倉鼠,作狀持著小零嘴,仿佛認為裡頭的動物是白癡,會被騙過來與我對望。每一次都不成功,但我從不洩氣。心裡曾想過把這可愛的小東西帶回家,但都無法通過父母的關卡。

「如果它跑出來了怎麼辦?可能它會藏在某個米缸裡面,或者在客廳亂跑被我踩著!你會照顧它嗎?到最後又不就是我幫你處理。還要買糧食給它,還要幫它清理籠子……」他們滔滔不絕地給了我很多反對的理由。所以最後,我也只能在百貨商店里期盼與它邂逅,沒法給它個溫暖的家。

直到最近我在宿舍看見「小黑」。

某日,我與室友出門吃晚餐,心想讓空氣流通,家中學長姐也不會往裡頭跑,所以沒有把房門關上。一小時後,我們摸著飽足的肚子回家。走進房間,我的眼角瞥見一個黑色的物體從左到右閃過。我以為桌上的紙張或是袋子被風吹了下來,便不以為然地往右邊看,想要拾回東西。剎那,「小黑」發現房裡的動靜,急起來往門口竄去才發現房門緊閉,立馬回轉跑起來,趕快藏在櫃子後面。

我和室友大喊,不假思索地跳到床上。面對一隻活生生的老鼠,我瞬間不曉得該如何處置。捏著拳頭,我的心跳越來越快。踮腳走去把房門打開,室友則用椅子拼命敲打櫃子。小黑忽然出現,再次把我給嚇得大叫,然後非常聰明地往外面跑去。

翌日,飯廳桌上的麵包竟然被它隔著塑料袋咬了一大口。我疑惑,究竟它與我們共存了多久?想著想著便不寒而慄。

老鼠的逆襲

人類將小倉鼠關在籠子裡,笑著看它在轉輪上跑,逗弄它、飼養它。反之,我們看見家鼠時就露出厭惡的表情,不僅大喊救命,還拿起掃帚驅趕它。倉鼠家鼠分得清楚,但好人和假好人就不一定了。

聆聽你的心底秘密,轉身就出賣你的朋友;幫你作報告,隔日就搶先給老闆呈現的同事;向你乞討金錢,回到公司交給背後騙財集團的流浪者。社會人琳瑯滿目,雖然並非全都懷著不良之心,但現今要付出全心全意好似不再那麼容易。身邊有許多不動聲色的老鼠,看似是可愛的小動物,往往在不對的時間點就會跑出來殺你個措手不及。

老鼠的逆襲讓我重新思考對倉鼠的喜愛。對於不可避開的假好人,我也欣然接受他們的出現。與此同時,我對世界仍存有信任。我由衷地感謝那些扶持、幫助、保護、擁愛我的人,讓我在世界的另一端過得尚好,在舒適圈之外依然賣力向前。

至於家中的那隻鼠,在多次尋覓之後依然找不到它,想必是匿藏在非常隱秘的地方。我想,接下來應該要設立滅鼠大隊,裝置捕鼠器,收好所有的食物,揪出這隻可恨的動物,免得淪為鼠患的受害者。

刊登於《中國報》副刊 2016.10.28


後記:

老鼠抓到了,還一次抓了兩隻。當年的那個晚上嚇死,因為老鼠出現在房間,而且還在床底下。協助幫忙抓鼠的朋友們,在隔日拎著老鼠籠,把兩隻小可愛帶到河堤旁放了。

我只希望,他們不記得回家的路。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