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一

旅台大馬人 | 愛好影像、聲音、文字 喜歡的很多,但我都會做。

失眠

發布於
刊於馬來西亞《中國報》 2016.3.10

人們總把在吐真言後誣賴是酒精的錯,就如同我在失眠時怪罪那杯咖啡。

有時候,我躺在床上可以看見皎潔的月亮。它很像一面鏡子,讓我反思一天做過的事。回想的過程,我會遺憾某些來不及,也會感慨某些無能為力,更會為某些錯誤感到後悔不已。那些說不出口的對不起在失眠的那一刻變得特別輕,可是已經錯過對的時間,變得無力。我偶爾會忘了說再見,因為匆忙趕活而悄悄與他們漸行漸遠。

我在床上輾轉難眠,身旁的妹妹早已熟睡。

我經常失眠。有時候,我躺在床上依稀看到微弱的、閃爍的星星。那些夜晚的雲朵很厚很沉,雖然天色已暗可是天空顯得格外黑。牽著思緒的是我今天的不足,儘管我還記得那些快樂和美好的事,卻一直趕不走那些負能量。

他人眼中的我們多數是假象,因為那是我們想要被看見的模樣。夜深人靜時,逃出別人的眼睛才能卸下一丁點枷鎖。看似堅強好勝、事事完美順利的人會在失眠的夜流淚,因為別人看見他的成功好像理所當然,卻忽略了他在背後的努力。庸碌的年中上班族會在失眠的夜望著旋轉的風扇發呆,因為多年循規蹈矩的生活非常乏味,可是為了生計卻無法做出改變。

每個人在失眠的時候都會和自己說話。揮走烏雲之後,我們都會給予明天更多展望,希望明天比今天來得更好。

導致失眠的不是咖啡因

想醉的人喝了一杯就倒下,就好比不想睡的人沒有喝咖啡也會睡不著,統統都只是藉口。很多事情,我們習慣一錯再錯。

我總在睡覺前為我的態度感到懊惱,因為我花了很多時間掛在網絡,遺忘與家人之間的親密和聯繫。雖然科技發達,網絡資訊爆炸,我們依賴電子產品以便跟上時代的步伐,卻跟不上家人的步伐。

我知曉自己在外的時間很長,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很多,可是我經常忘記要給他們更多的耐心和關懷。我的脾性不好,認為對的事情決不放棄,認為錯的事情決不妥協,可是家人之間何必如此計較?我明白他們的苦口婆心都是為我好,只是時代的間隔讓我們不習慣彼此的方式。我總在睡前懊惱,可是夜幕低垂,我什麼都做不了,第二天一覺醒來卻忘了這回事,依然執迷不悟。另一個晚上,我同樣會為自己的不好而懺悔,日復一日,一錯再錯。

我親愛的家人,請原諒我。我必須將那些壞習慣改過來,或許這樣才可以根治失眠這個症狀。

好不容易合上眼睛,放鬆身子和腦袋瓜,刺耳的鈴聲響起。睡眼惺忪看著腦中的指針,緩緩爬起床。咖啡的溫度依然留在肚裡,至於所有的悲傷情緒就留在昨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