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3 articlesIn total 15126 words

【2020Matters年度問卷】

樂一

2020, everything matters. 每一件小事都是值得記得的事。好久沒來,日子過得認真、充實。在Instagram簡單寫了年末感想,驟然發現信箱收到一封問卷填寫的邀請,彷彿提醒我要上來掃一掃封塵的Matters。2020,百分之二十完美的日子。

1

焦慮是每個城市人的共同語言

樂一

好想把右手拇指的指甲摳掉。

寫不好的詩|Option and Control

樂一

擁有選擇是好事,但你或許無法控制選擇某個選擇以後的好事。未知是世界上最大的驚喜呢。

遠離喧嚷

樂一

就這樣來到大年初九。如果要坦誠的說,面對自己最真實的情緒時,我彷彿為今年不需面對親朋戚友的質問而感到慶幸。雖然疫情改變了所有的事情,讓許多遊子在佳節時分也無法回家團圓,但我好似異常喜歡這種寧靜的慶祝。我撥了電話回家,看著家人仍然快樂過日子,安心多了。

16人格測試——我是倡議者,你呢?

樂一

你是否做過人格測試?如果沒有(或是忘了),可以試試:連結 🔗 (雖然也有中文版,但我覺得還是英文版較為準確和完整。) 有千萬種將人進行歸類的方法,即便世界人口已經達到70億,這件事情從未停止過。從星座(還要繼續細分什麼太陽上升月亮⋯⋯)、血型、姓名學等等等等,五花八門的說法。

紐西蘭教會我的事 | 難過很快就會過去

樂一

穿著「太空衣」在魚油廠工作離開印刷廠后,魚油廠那兒的征聘忽然急剎車。我們躊躇過,曾想要離開到另一個小鎮,但他們延遲幾天后便讓我們正式上班了。原本難過的心情在數天的遊玩后不知覺解開。在魚油廠工作的日子是難熬的。如照片,我們每天過得像太空人一樣。

紐西蘭教會我的事 | 我們沒有不同

樂一

Farewell lunch with homies!在異地生活的人總會思念家鄉,但在紐西蘭的時候我不曾想家。並不是因為外向的個性,而是在這裡我能感受到家中的溫暖。那段日子,早晨是寒冷的。我們總是心不甘情不願地從被窩爬起,瞇著雙眼洗刷然後駕車上班。

溫熱

樂一

筆於2018年。原來我曾經寫了好多關於家的文章,都快忘了。這篇寫得很認真,用來參賽的。而剛好現在正是冬季,看回舊文真是心有戚戚焉。好長,希望有人看完。處在南半球的紐西蘭快要揮別春天,接著迎來屬於沙灘海浪的初夏,光是窺看社交網站上的照片都能感受到那股暖意。

1

鼠患

樂一

每當逛街路過寵物店,我總會駐留片刻。隔著玻璃,我用手指挑逗箱子裡的倉鼠,作狀持著小零嘴,仿佛認為裡頭的動物是白癡,會被騙過來與我對望。每一次都不成功,但我從不洩氣。心裡曾想過把這可愛的小東西帶回家,但都無法通過父母的關卡。「如果它跑出來了怎麼辦?

關於Timing

樂一

世界上的所有東西,好像都因為時間點而顯得重要。不喜歡吃蘋果的你,在肚子非常餓的時候拿到一顆,頓時覺得這是最美味的食物之一。平時認為帶把傘出門十分麻煩,但在下雨的時候覺得自己聰明極了。遇見自己的理想型是多麼幸運的事情,但如果你已經結婚了那就沒啥好談的。

用五十字寫一個故事 | 離

樂一

將你捲入被單折疊 然後上鎖木櫃和衣櫥 窗前的簾子不透光 太陽睡去 桌上的花香也隨我而去 我輕裝遠行 留下重重的你 四年前第一次出遠門寫的短詩,配合挑戰修正為50字。之後走了好多個地方,彷彿那一次的別離就是一場漫長又精彩的成長故事。我不太想家,不代表我不愛家。

沒有Monday Blue的日子

樂一

我的身邊有許多朋友,總會在週日的晚上哀號,感嘆週末過得太快,隔日就要回去面對現實。恰巧在這段在家工作的日子,我一直思考什麼對我而言最重要。我曾經在一份工作中不曾感受過Monday Blue。可能因為我真的很喜歡整個工作氛圍,即使到了公司也不會覺得壓力。

別當個太乖的孩子

樂一

老媽子先前大掃除,忽然給我發信息,問說:「櫥裡面中小學的獎盃還要嗎?」 小學的時候什麼比賽都參加,因為拿獎很開心(當時所謂的成功應該是上台領獎吧)。其實後來也沒有了參賽的意義,常常在想:去年贏了,今年也要贏,不然就退步了。最近和朋友聊到,驚覺多數亞洲小孩都在壓力中長大。

樂一

我有一份改不了的偏執和牛脾氣。我明白她的擔憂,同時又堅持自己的理念,很難畫出之間的平衡點。媽,我有自己想要走的路。或許很多人的二十歲都在踏實地升學唸書,然後再順利畢業工作。可是,我想要體驗很多課本以外的事情,我想用眼睛看世界,想用雙腳走過不一樣的地方。

1

成功是什麼

樂一

我有一度覺得自己走得太慢了。雖然很多事情沒有成文規定,但我們從眼睛和耳朵學會的事情遠比我們想像的多。從「成功」的人身上學會「成功」的定義,然後我們模仿、比較。老豆說過這麼一句話,我記著好久。「他們都看不起我,覺得我只能住在這個小房子。現在我很欣慰。

寫不好的詩 | 如果那一天

樂一

你的記憶書庫裡 不是萬人讚揚的燦爛詩篇 只有斷開的字句 翻 到那頁空白 即使最後只剩揮別 我會剪下我深長的影子 粘貼

職場趣聞 | 奇妙的快問快答

樂一

我曾到過一場面試,前端都是合乎常理的過程:我做簡單又認真的自我介紹、分享過去作品、說明未來遠大的理想等等等等。而對方是公司的老闆,他也展現了過去幾年的案子以及他們的涉略範圍,然後簡單介紹公司的規模與工作習慣。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直到他打開筆記本,然後說:「好吧,幾個問題。

流浪的日子

樂一

身邊有好幾個朋友都很喜歡三毛,有的說在她的書里看見自己,有的取了個洋名叫“回音”(Echo)。而我,從三毛的字裡行間感受最深的是任性。《雨季不再來》裡許多章節的她應該處在我這個年紀,二十來歲,想要逃離原本的舒適圈,邁出去看世界。最後她做到了,環遊各地唸書體驗。

寫不好的詩 | 飛

樂一

要飛 飛過浪花雪月 飛過崇山深洋 飛過高牆 一襲就碎的高牆 堅韌屹立的高牆 我可轉頭對你微笑 語你 飛翔的美妙 但你若不明白 那便任我 天空是我的 你 你們 我愛的 愛我的 都是我的 我要飛了 終點是這裡 飛過的是想像 飛去的是期望

職場趣聞 | 怪不得你的牙齒那麼難看

樂一

我從16歲開始工作,我指的工作是那些林林總總的兼職差事。學校假期開始以前,我就會先把空檔時間排滿,有家教、補習班老師、clerk、週末銷售員、餐廳外場小妹⋯⋯我的父母也鼓勵我去多做些什麼,可以賺一些外快,更重要的是提早看看社會的樣子。即便未來的職業與這些差事毫無關聯,但這樣的經歷...

Matters新人打卡 | 簡介

樂一

發布文章以後才仔細了解在Matters的經營模式,覺得應該好好的介紹一下自己 :) 馬來西亞人。90後。旅居台灣。原本的正職是一名影像創作者(剛離職,目前在尋覓的階段),但因為喜歡寫字和講話,所以會接文章撰寫和配音的案子。樂一是筆名,希望這個名字的精神可以延續。

失眠

樂一

刊於馬來西亞《中國報》 2016.3.10 人們總把在吐真言後誣賴是酒精的錯,就如同我在失眠時怪罪那杯咖啡。有時候,我躺在床上可以看見皎潔的月亮。它很像一面鏡子,讓我反思一天做過的事。回想的過程,我會遺憾某些來不及,也會感慨某些無能為力,更會為某些錯誤感到後悔不已。

趕不上流行趨勢——回到原點

樂一

很小的時候,我看的是卡帶式卡通,依稀記得其中包括《Lady and the Tramp》(小姐與流氓)和《101 Dalmatians》(101斑點狗)。後來,卡帶消失在市面上,爸爸買了DVD播放機。自此,我便開始了傍晚八點要坐在床上看張衛健的《西遊記》才能入睡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