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速的索尼克

快慢自如。

发哨儿滴银—Dr. Ai’s story (东北话版/部分)


领导说我“咋能造谣生事呢”,我整个银儿一下子就懵了,他不是寒碜你这个银工作不努力,而是整地好像整个武汉市发展的大好局面被我一个银霍霍了。我当时贼绝望,我平时印真、勤恳工作,我觉着自己做的事儿都是按规矩来得(dei),都是有道理的,我犯了啥错?我瞅见了这个报告,我也跟医院上报了,我跟我的同学(xiao),同行之间对于某一个患者的情况进行交流,没有透露病人的任何私人信息,就相当于是医学生之间讨论一个病案,当你作为一个临床滴医生,已经知道搁病人身上发现了一种很重要滴病毒,别滴医生问起来,你咋可能不缩呢?这(zhei)是你当医生的本能,对不对?我哪儿整得不对劲哪?我做了一个医生、一个人正常应该做的事情,换作是谁,我觉(jiao)着都得(dai)这么干。

我当时也挺激动,就缩,这(zhei)事儿是我自个儿干的,跟其余印儿都妹有关系,你们干脆把我整去蹲笆篱子去吧。我说,我寻思着,我现在这个状态不适合在这个岗位上继续干了,咋着也得休息一段时间。领导妹同意,他说,这(zhei)时候正是考验我的时候。

我经常跟哪儿寻(xin)思,如果他们当时不内样跟我吵吵(chao一声),而是心平气和地问一下这事儿的来龙去脉,再请别的呼吸科钻家一起沟通一下,也许能好整点儿,至少可以搁医院内部多掰扯一下。如果是1月1号大家都这样精灵着点儿,就不会有那么多糟心事儿了。


鱼果这(zhei)些个医生都能够得到及时滴提醒,可能早就没这事儿了。所以,作为当事银的我贼后悔,早知今日,我管他批评不批评我,老子到处说去!是不是?

后来,事走到这(zhei)一步,证明李文亮是对的时候,他的心情我贼能理解,可能跟我差不多,不是激动高兴,而是闹心、后悔,后悔应该早点儿继续大声疾呼,应该搁所有的银都问我们的时候继续说。很多很多次我都在哪儿琢磨,如果时间能够倒回来该多好。


2月21号早上领导叫我过去唠一下,内时候其实我都想问了,觉妹觉着内天呼豪我呼豪错了,得(dei)给我个说法?但我妹敢问。妹银搁正式滴场合跟我说句扫瑞。但我觉着吧,这(zhei)次的事儿告诉我,人吧,还是得(dei)坚持坚持自己自个儿的想法儿,得(dei)有银粗来缩点真话,必须得(dei)有银儿,这(zhei)世界总得(dei)有点不同滴音儿,对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